现在的购买者已经厌倦迎合众人目光,而走上另一条路:风格化的小众。近几年,风格化的店家林立各处,不讨好众人,只接受有共同理念、看法、或对特定物事有所关心的购买者。这些店家的创始人,希望自己的想法能被大家看见,期望寻找志同道合的人能来到自己的店家,一起讨论彼此感兴趣的主题。这一次跟着小日子杂志的脚步,来认识这间在淡水河畔的独立书店吧。(同场加映:

聊聊天 我们开了独立书店

686(图左)

本名詹正德,原本从事的是广告业,中年离职后,决心过着每日读书写字的生活,于是动起开设独立书店的念头。目前为有河 book 店主,与诗人妻子隐匿一起经营这间位在淡水河畔的二楼书店,店内贩售书籍以人文、艺术、生态旅游等为主。

Peggy(图右)

知名独立书店草叶集的创办人之一,喜欢有温度的纸张、手作小物、小农产品和 ECM 。草叶集结束营业后,在内湖巷弄里悄悄开起极有个人风格的注书店,这里有音乐、有咖啡、有书、有轻食、有杂货,另外还提供友善住宿。

686:进入中年、离开职场后,选择开书店,说得简单一点,是为了寻找一种理想的生活方式。就像有些年轻人从都市跑到花东种田,尝试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我和我太太则希望可以拥有整天读书写字的生活。

那时我们的想像很美好,以为只要每天坐在柜台里面看书、做自己的事,偶尔客人要结帐再处理一下,这样就可以了,我们当时就是想得这么简单!(推荐阅读:

确定要开书店以后,马上就落实到怎么开始进行,实际的问题一个接一个渐次而来。其实对于要开怎样的书店,我们在初期都没有什么想法,有的人是先有个理想书店,拚了命都要实现,我们不是,我们只是觉得可以试试看开书店,并没有其他具体想法。

唯一的一个念头,是住在八里的我们一直觉得河边风景很美,于是起了个想法:“如果有间书店开在河边就太好了”。

这个想法后来成为我们最坚实的原则,所有的东西都要合乎这个原则,不合乎这个原则的,再好我都不能选、再好都不能要。我们既然已经选在河边开店,就是为了这片风景,所有的一切都为这个风景服务。

Peggy:在注书店之前,我和朋友一起经营位在新竹的独立书店草叶集,所以我不仅有对书店的想像,也已经实际操作过。但是跟草叶集不同,注书店卖的是我自己想要的东西与生活。

注书店的核心精神是一定要跟自己的生活密切相关,因为在草叶集时代,我和朋友过得实在太辛苦了!草叶集的 Slogan 是“对家园与美好生活的想像与实践”,我们或许能够带给顾客那样的感觉,但我们自己始终停留在想像的阶段,完全没有实践在自己的生活上。

例如我们提供顾客很好的喝茶、吃饭空间,可是回到家里,面对的却是家徒四壁,只能睡觉,而且才睡五个小时就得起床准备开店。(推荐阅读:

然后每天都没时间吃早餐,中餐、晚餐也都很晚才吃;虽然卖书,但我的住所却没有什么书,因为太忙也无法看书,进的书只是翻一下而已。最后精神紧绷到一个程度,觉得不能再过这样的生活,于是决定结束营业、搬来台北生活。

因此当我决定开设注书店,我就希望这家店可以是我这个人活到现在所累积的样貌:我选进来的书都是我看过、知道在说什么的书,卖我喜欢的、听过的音乐,给客人吃喝我知道的东西。

另外,现在我学会在我的能力范围内经营这家书店,若是因为开店而完全牺牲自己的生活品质,那就回到公司上班就好啦,这样还比较轻松。

686:我现在的状况跟你之前有点类似,开店八年,一直被绑在同一个地方,没有办法离开,虽然窗外的风景很美,每天都不一样,但是连续几年都待在那边,偶尔还是会有种世界愈来愈小的感觉。

我只能想办法把自己在书店工作当成是生活的一部份,尽量让自己觉得自在,一旦觉得紧绷,一定要马上想办法疏解掉,也会想办法找机会往外跑。

虽然有时会因为杂事缠身、无法做自己的事情而感到烦躁,但想想这本来就是自己的选择,开书店很难避开书籍进退货、难搞客人上门⋯⋯这类的事情。

Peggy:我觉得退书很麻烦,开书店花最多的时间就是进进退退书籍,所以我干脆直接去外面买回来卖,或是直接跟作者购买,目前店头上的几乎都是买断书。

如果认真计算,一本 300 元的书,进价七折,卖价九折,卖一本只赚 60 元,要卖三本半,才能再买一本书,卖书本来就不是赚钱的行业。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想把自己的生活与开店结合在一起,如果买进来的书是自己喜欢的书,就比较不会有这些书都是库存压力,而是把自己的书分享给别人,如果有人欣赏,再卖给他。

对我来说,比较困难的反而是卖掉自己的藏书,我常常会舍不得,这件事还需要慢慢练习。我也会直接跟客人说,我们这边的书只有打九折,如果想买七九折的书,就去网路上买没关系。

686:独立书店没有办法跟连锁书店、网路书店玩折扣战,那也不是独立书店该玩的东西。而且新出版的热门书都先被大书店包下来了,如果没事先讲好,小书店连一本都拿不到;所以大书店不只在定价上具备优势,连通路上也很有优势。

所以我们还是注重回到书本来的价值,当初会进这本书,就是觉得这本书有某种价值存在,我们想表达的是为什么要卖这本书、这本书有什么价值,然后特别在我们的书店推广它,希望这本书能被更多人看见,而认同我们书店价值、认为独立书店有其存在必要的客人,自然会把折扣的差价就当作是一种支持与鼓励。(同场加映:

Peggy:作为经营者,早期我会觉得大家都要支持独立书店,现在当然也这样想,但这个成分少了点。我更希望顾客来到这个地方,看到店头的书或商品,会明白背后选择的价值。在连锁书店、网路书店、中型书店之外,应该还有一家小书店离你家不远,你可以选择到那边购买。

如果这个社会只提供单一选项,那一定会非常可怕、非常无聊。所以我把这间书店定位在提供更多的选项、开创不同的可能性,从我的角度选我觉得对的东西。

我觉得开独立小店的人,都会把一些自我的想法藏在里面,每次我到一间新的店,只要一看,就知道这间店选的东西好不好、认不认真、有没有自己的个性?有的店选的很好,让我可以在那边一次买齐我想要的东西,这些东西又是生活上用得到的,我想开的就是这样的店。注书店是一间很年轻的店,如果有所谓的死忠顾客,他们跟随的不是这家店的商品,而是它所展现的想法与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