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认识蔡宜桦是透过 蔡宜桦 - 小花纽约大冒险,透过她平白直叙的文字纪录下她在国外闯荡的点滴。有趣的是,小花的模特儿照片总是专业到难以亲近,但她的文字与影片却是深刻与平凡,浑身散发让人想靠近的爽朗。一起听听她的分享,看见在纽约模特儿圈的冒险故事!(同场加映:

那天,外头飘着微微的雨滴,两点半一到,一位高个戴着帽子的女孩出现在门口,不疾不徐的与我握手问好,她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听不出对于陌生环境的疑虑,反倒是像来到朋友家一般的自在。一小时的时光,我们从她踏进模特儿的第一步,聊到她对于未来的想像。

谈起她初踏入模特儿界,可以算是个意外,也可以说是命中注定。在大学时接触到模特儿走秀,以为这行业就是上台耍耍酷,但当真正将模特儿视为工作时,她才知道自己要学的可多着呢!她笑着说,刚开始总喜欢摆一些特殊的姿势,像是叉腰、扭曲着肢体等等,现在学会了如何控制身躯,自然地摆放四肢,透过眼神、表情传递出肢体做不到的讯息。

静下来,倾听你的心,你会知道你要的是什么!

关于小花如何认定模特儿作为她未来的发展,这过程总令人好奇,小花说明自己也曾经对于未来毫无方向,是一直到 20 岁时,心里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明确,决定要为未来冲刺,开始早睡早起为未来做准备。这样的转变背后的原因小花也说不上来,“或许我们都该适时倾听自己的声音,学习在独处中发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在独处的过程中,她慢跑、她骑脚踏车,她仔细回顾过去的生活,发现自己渐渐爱上这个行业,便义无反顾的投入这行业。在快毕业时,便开始规划未来,并动身前往外国追梦。一开始,她什么方向也没有,凭着一股冲劲,一封信一封信的写,寄给巴黎、米兰、伦敦的广告公司,她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冲就对了!”,而很幸运的,在巴黎获得了工作机会,更在日后有机会到纽约发展,对小花来说,这像是梦一般令人不可置信。(同场加映:

生命不总是完美,往好的看,就能重拾勇气

在纽约当模特儿,看似光鲜亮丽,但其实也有不少不为人知的苦,要足以应付纽约高水准的物价生活,就是一个大问题。特别是在广告界,薪水通常都要等三个月后才能领取,有时甚至是一年后,对于刚到纽约生活的小花,无疑是个大难题。

小花苦笑了一番说:“其实我也搞不清楚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可能是因为我很狗屎运吧!”当我再进一步询问,模特儿界是否有些很难以接受的潜规则时,小花露出迷茫的神情,似乎不懂我在说什么,停顿了一会儿说:“我想应该是吸引力法则吧?只要努力去想好的事情,就会远离所谓的‘潜规则’了!”小花倒也不是不知道所谓的行规,只是她选择不去执着于评价,而是追随心中的那把尺,活得自在。

“是你的,就会是你的!”小花腼腆的笑着。

在这样高度经济压力下,小花常常一天要跑三四个试镜。关于在每个不同视镜间的角色转换,相较于刻意的伪装自己去迎合厂商,小花反倒认为应该一以贯之,保持最真实的样貌。

“你永远都要知道你是谁,试镜只有短短 30 秒,不当自己太浪费了。”

其实试镜和生活中与人相处没什么不同,无论怎么样都会有人不喜欢你,唯一的出口就是当做好自己、保持独特的态度,当这个面试官和你看对眼了,就会要你了,其他的就不用强求。

当我仍在思考时,小花富有磁性的声音又传来:“我们不应该为了面试而不停转换自己、讨好别人,那样只会迷失自我。”仔细想想,当在面试或是接触人群时,我们不也都想要伪装成适合的人,却终究迷失了自我,当在不畏惧他人眼光,勇于做自己时,却又意外的获得了他人的喜爱。(同场加映:

“没有他们就没有我,我们是那么样的渺小,而团队是那样的巨大”

今年是小花从事模特儿的第五年,慢慢熟悉模特儿的生态,除了拍照、摆姿势的技巧更加熟练,同时心中也多了份谦卑。这并不表示小花是位有大头症、不知天高地厚的模特儿,而是在和各个团队合作间下,她明白一件好的作品,功劳绝对不会是一个人,而是一整个团队,常常有时会沈浸于拍摄的过程中,而忘了自身的角色,等整个拍摄完成后,才抽离回归自我。

她转身看着背后的墙,兴奋地边指边说:“对啦!就是这一句‘一个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远!’”我被小花丰富的肢体语言逗得哈哈大笑,这句话来自于心照不宣的共识,以及对于自我的谦卑。

“在纽约的工作团队中,每一个人的角色都是很重要的,设计师会询问模特儿服装的穿搭是否满意,在拍摄后,摄影师也会和模特儿讨论如何呈现得更好。”小花很感谢能有这样的团队,让她能在过程中,不断增进自我的能力,包括服装品味、摄影角度方面的知识,全方位的吸收资讯进而内化成养分。

接受拒绝,不是你不够好,只是你们不那么适合

相较于台湾的模特儿产业,多半是厂商直接指定模特儿,在纽约因为市场大、竞争也激烈,一年要跑一千多个面试,甚至更多也不太意外。也正因为如此,面试无下文是家常便饭。谈到小花被拒绝的经验时,她傻笑了一番说:“如果要在模特儿界长期发展的话,我猜,应该要和我一样健忘比较好!被拒绝的 case 太多了,记得也没用。”她突然用像是要昭告天下般的注视着我的双眼,说:“当模特儿的第一步,就是要学着被拒绝。录不录取,常常是很主观的问题,而不是你不够好。”我心中纳闷着,真的有那么容易吗?

小花表示,自己也不是一开始就那么看得开,而是慢慢的学会如何转换视角。“一直到这几年,我才渐渐抽离模特儿的视角,认真的去观察我所在的大环境。”有人认为,亚洲女性在欧美模特儿界应该比较不吃香,小花倒是不这么认为,“吃不吃香,都是自己去定义的,换着角度想,你就是占有优势。”(推荐阅读:

亚洲人虽然在先天上的身形较西方人来的矮小,但是在同年龄层的面容中,却总是显得比西方人年轻。我不解的问小花,这算是优势吗?她睁大眼说,是啊!因为时尚界讲求新意,在新面孔中通常会希望找到刚入行的新血,亚洲人看起来都很年轻,自然也占了某部分的优势!


(图片来源:蔡宜桦 - 小花纽约大冒险


(图片来源:蔡宜桦 - 小花纽约大冒险

我渐渐明白小花说的接受与看开,既不是全盘接受他人的评论,更不是充耳不闻。而是学会换位思考,找到值得你去学习的地方,发现自己的优势。

“我希望能把我所学的,分享给更多勇敢追梦的朋友。”

在小花生命的每一个阶段,都有自定的目标,对于未来的想像,小花表示她还没有定案,但她很喜欢能帮助到更多勇敢追寻模特儿梦的朋友,与大家分享她的经历。她鼓励对于模特儿有梦想的朋友,“不要想太多,做了就知道了!”她眯起双眼笑着,又突然歪了个头说:“但是也不要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太多的事啦,还是要开心!”

在小花身上我看到了,奋不顾身就冲到纽约圆梦的勇气,也看到了面对生活挫折的泰然哲学,比起抱怨困境,她更习惯的是看到事物的光明面,并鼓舞自己变得更好。或许我们都应该让学会接受自己的样貌,好的、坏的都好,重要的是当个最真实的自己,并学会接受他人的拒绝以及异样的眼光。让我们一起做自己,并朝相信的事物去努力吧!(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