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同场加映:

虽然我明明看见
这个世界倒着站
有一点怨,一点嗔
我的心中没有恨

虽然我坚持要直立
并不想挥臂抡砍
何况手中也没有剑
我眷恋─风吹着世界的环炼
有若羊群的铃子叮当

虽然世界倒着站
我只想唱歌,像一只野雀
唯求我所爱恋的它
会让我直立,或‘倒着站’

——刘毓秀〈倒着站〉

// 此诗是刘敏秀九○年代以前的诗,那个时候妇运还不盛行,她以“我”作为诗的主体,观看父权,像一只野雀,能够得到所爱的世界“让我直立”或‘倒着站’之要求。

张爱玲说为谁便能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不也很像女性与男性的角力。如今,我们但愿不再做这种角力,这种哀求,所有人,都有权活的自由。

他们彼此深信,
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
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
但变幻无常更为美丽,
他们素未谋面,所以他们确定
彼此并无任何瓜葛,
但是自街道,楼梯,走廊传来的话语——
或许他们已经擦肩而过,一百万次了吧?

——辛波丝卡〈一见钟情〉

你能否来,打扫我的枯萎:
把凋零的花扔出去 黄了的叶子剪除
但剩余的枝干暂且留着:芬芳过的途径要留着

——我的暮年就交给你了,
这一颗皱巴巴的心也交给你
你不能够怪我,为这相遇,我们走了一生的路程

所以时间不多,我们要缩短睡眠
把你经过的河山,清晨,把你经过的人群
都对我重复一遍

——你爱过的我替你重新爱了一遍
然后就打起了瞌睡
心无芥蒂

——余秀华《无题》

你曾看见太阳,一只火鸟
穿过金色的天空,步入云层,
你曾知晓人的嫉妒和他卑贱的欲望,
曾爱过而又失去。
你老了,像我一样爱过而又失去
美丽的一切,且注定走向死亡,
在匆忙的霜露中,你曾追寻过你的蓝图,
也曾在夜晚步上山岗,
在生动的夜空下裸露头颅,
正午时走进光,
一如我,知晓某种欢乐。
尽管我们之间相隔数年,数年如零;
青春呼唤着年轮穿过疲惫的岁月:
“你找到了什么。”他哭着问,“你寻找的又是什么?”
“你找到的,”年轮以眼泪作答,
“正是你寻找的。”

——狄兰·托马斯〈青春呼唤着年轮〉

人生抵达峰顶之后
恰似一滩雪泥
烂着
不在乎那些演唱会
也不参与那些烟火
看似孤独,宿命
其实偶然
劳动地闪烁着:
星空的革命并不下
于凡间
纯情的庇护
仍不堪防御日常指爪
别人算计的东西
总比我们耀眼
当你又静定于我胸前理毛
雨跟雾一起茫茫崩落的世界啊
到处使我们想推翻的一切
也会终结你我的叛乱
吉光最偶然的
片羽宁馨
不过就是大家都在夜色里
藏得很好
所以绝不任意攀折践踏——
“我爱你”一旦开口
我们的恨
将被看轻

——鲸向海〈飞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