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延伸阅读:

我想要一张床
干净,棱角明确
静静地躺在上面
让睡眠进入我
让我进入
你的痛苦之中
 
我要在门口
种满花朵
即使现在看起来残破
踏遍的都是尘土
但未来他们会老
老的时候
也有老的美丽
 
而我也会老
老的时候
你会在我身边吗
你会带着
我送你的花
跟我一起老去吗
你会介意老去吗
 
我想要一张床
和你一起躺在上面
让阳光从窗边洒进
一半的光照在我们身上
一半的光
则照进我们的黑暗
我和你躺在床上
也许做爱也许不
也许说一些无关彼此的生活
 
我不孤独地活
你也不要孤独地死
 
——〈我想要一张床〉宋尚纬

把你点亮的人
忘了在离开的时候
把你熄灭
 
其实早起
没有想像困难
早退也是
 
───任明信〈光临〉

什么是生活
生活是阳光 微风 雨和星空
还是美而美 便当店 晚上的异国料理和酒馆
或者 你爱我我爱你就足以把一切填满
你扬起头说:“你说的,都是一些碎屑,我问的是真正的生活。”
我伸出手 握住你的手 盯着我们两人的手说:“生活是这个。”
你摇摇头 笑了
还是不对但是 就算了吧
下次你如果问我什么是人生 我照样也会胡乱回答的 

——生活 ◎叶青

于是我看见一熟悉的人从
依旧的商店走出,背后
是眩目的光线。其余
都在午后持续的雨中黯淡
下来,不和谐的
心跳,积水上不时有涟漪

决定无需撑伞,步出
骑楼用赶赋的节奏
前行,想想又不必。分心
刹那:抬头瞥见天边,云层
接触的边缘,露出一丝破绽
他的眼神穿越数里--目睹
一件旧事;彷佛我的复制

于是冷雨在窗前一夜
未眠,的时刻
黑夜敲奏无人的歌
路灯用萧索的沉默听
我决定披衣起身
在一种漫长不知道什么
心境之后,或许

如雨声听过就忘记;
晨光用等量的隐匿
在黯淡的街上漫步
相似的情节重演;
于是我看见一熟悉的人从
依旧的大门走出
他模拟晨光蹑足

——无题 ◎李承恩

天使们试着发现自己。他们不相信深奥。
虽然他们拥有全套的潜水装备。
这么容易入睡。
他们洗一个澡,当有人要求
为“完整的救赎”举例的时候
我肉体边厢的幽灵
我们和天使的区别是
我们的沸点不同
他们容易蒸发
而且比较倾向于爱。
虽然我们也是这么这么的透明
却被各种邪恶的枝节感动启发
带着大大的悲伤醒来。
并在不断岔开的故事支线上
走失了我们唯一的那只羊

——夏宇◎《腹语术》〈非常缓慢而且甜蜜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