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为你精选的 TED 演讲,穆斯林学者 Dalia Mogahed 的“当你看着我,你想到什么”,在难民议题悬而未解,人们对穆斯林仇视态度升高之际,Dalia 选择站上 TED 舞台,她说在仇恨面前,人人其实都有选择。你会选择让仇恨操控你,还是你会选择深信我们值得活在更好的世界?看看这则 TED 也想想台湾。(同场加映:

“当你看着我,你想到什么?你会觉得我是一个学者,一个母亲,一个伊斯兰教女性,还是一个被严重洗脑的恐怖份子?如果你第一眼想到的全都是负面印象,这不是你的问题,因为这就是媒体描述的我,这就是媒体眼中的伊斯兰。”

在川普高喊要监控美国穆斯林、踢走难民之后,在 ISIS 与伊斯兰信仰被画上霸道等号之后,Dalia Mogahed 站上 TED 舞台,抬起头坚定地直视怀疑目光,她说:“我是个穆斯林。如果生命里,你们从未认识一个真正的穆斯林,那么我很高兴认识你们。我欢迎你们对我提问,我不害怕问题,我恐惧的是从不证实的指控。”(推荐阅读:

一份报导显示,关于伊斯兰教与穆斯林的报导八成都是负面表述,如果我们够诚实,我们不会否认,当我们看着 Dalia,或许脑海中闪过的字汇,也有恐怖份子。

“我不是生来如此,这是我选择的结果。我不是被动接受了家人的信仰,我跟可兰经日夜反覆搏斗,我疯狂地读,我反覆思考,我从未停止提出疑问,最后我才相信了。十七岁那年,我决定“出柜”。我要出柜告诉世界,我是个穆斯林。当我套上头巾那一刻,我的朋友们吓坏了,她们问我:‘你为何选择贬低自己?’”

十七岁那年,Dalia 还不知道,她未来感受到的压力,将与日俱增,有一天人们会逼得她因为她的信仰道歉,把所有对时代的愤怒都扔到她身上。

Dalia Mogahed 的 TED 演讲,用清明声音提醒我们,在这人们被恐惧喂养得如此肥大的时代,我们并不如自己想像得别无选择,你会选择让仇恨操控你,还是选择相信同理心与善良?

“921 那天,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害怕别人知道我是穆斯林。”

“今天人们讨论穆斯林的方法,把穆斯林视为美国的肿瘤。良性肿瘤要定期监控观察,恶性肿瘤要尽快切除,可是我们不是肿瘤,我们跟其他人一样,是活着的器官。”

Dalia 是有埃及血统的美国公民,她信仰伊斯兰教,她在十七岁那天决定骄傲地承认自己是穆斯林,而 2001 年 9 月 11 号,那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害怕别人知道她是穆斯林。

我们不会忘记那一天,飞机撞入世贸中心双塔,烟雾笼罩之下,有人跳窗一跃而下,有人尖叫,大家都还没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叫做自杀式攻击?当 Dalia 打开电视,她听见几个关键字,“穆斯林恐怖份子”、“以伊斯兰之名”、“中东后裔”、“jihad”、“我们应该炸回麦加圣地。”

那一天,她从一个市民变成可疑的嫌疑犯,当时她坐在公车上,正要搬迁到其他城镇念研究所,她尽可能地低下头,就怕有人认出她是穆斯林。这是另一个视角的 911。关于穆斯林的故事还有许多,但在新闻媒体论述里,却经常只有“恐怖份子”或 ISIS 一种面目。

回想台湾,我们也经常被单一故事左右,深信恶人就是全盘的恶,坏到骨子里,这是恶人个人的问题,只要坑杀,社会就会回复良善。所以我们永无止尽的堆叠愤怒与仇恨,并且相信杀戮是唯一的解套。

其实这不难理解,那都是因为我们都害怕的缘故。“神经学研究显示,当我们心生恐惧时,起码有三件事情会发生。我们更容易接受独裁、更容易服从,更容易产生偏见。”(同场加映:

一个容许我们看见愤怒,也能够同理的社会

多数人都对世界有很多愤怒、不满、恐惧,这也是极权主义之所以兴起,并且能够不衰的原因。极权主义用一种最暴力的方式挑衅社会,他给了不安的人们一个行动方案,名叫杀戮,尽管这个行动方案,制造的是更多黑暗。

回过头来想,或许我们确实需要一个更能看见愤怒与恐惧确实存在的世界,我们不只信仰正面思考,更要懂得如何与悲痛共处。我们需要的是学习更多面对情绪的方式,而不只能选择暴力一种,不只能用暴力与暴力相抗。

“ISIS 宣称他们的所作所为来自可兰经,他们让世人相信,ISIS 才是‘真正的穆斯林’。但如果我们把 ISIS 的暴行借喻为所有的穆斯林民族,那我们是向ISIS 的诠释投降了。我们不会说 3K 党等同基督教,那为什么我们说 ISIS 等同穆斯林?”—— Dalia 

911 后的那个周五,Dalia 开着车前往清真寺礼拜,她战战兢兢地到了现场,她看到的事情让她停了下来,清真寺里挤满了人。不只有穆斯林,还有基督徒、佛教徒、天主教徒,或没有信仰的人。他们来,不是为了攻击,而是为了坚定地跟他们站在一块。

“他们选择勇敢与同理,胜过恐惧与复制偏见。你会怎么选?你会选择证明,我们不等于仇恨,我们不等于暴力吗?你会选择证明,人类能够做得更好吗?”

我看着 Dalia 在舞台上,她站得挺挺地向世人说,如果你不曾认识过穆斯林,那么看看我,我就在这里,她证明了温柔比仇恨更强大,相信比敌视更有力量。

我想起台湾,想起这几个月,我们活在仇恨与恐惧的旋涡里,是那几个特别温柔的目光救赎了我们。是无差别伤人案的当晚,呼吁政府改革社会结构而不只愤怒消灭个人的小灯泡妈妈;是在政大摇摇哥被以“不正常”之名强制送医后,毫不迟疑替他站出来的人;是在恐惧不安之际,依然选择相信爱与善良的人们。(推荐给你:

是他们让我们深信,在仇恨面前我们都有选择,而我们值得活在一个更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