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生活中,每个人都会面对许多拉锯和挑战,对于有特殊需求的孩子的家庭更是如此。作者张嘉容以剧场工作坊的实际读剧与演出经验为例,告诉我们戏剧让人重新获得勇气的魔法,以及亲情强大的能量。(同场加映:从电影看北市选举:《我的名字叫可汗》带你认识亚斯伯格症

4 月 2 号是自闭症纪念日,让我想起与泛自闭家族结缘之初。 2011 年,水面上与水面下剧场在林芳瑾文教基金会的支持之下,开办十堂“亚斯伯格戏剧故事工作坊”,针对没有戏剧经验的泛自闭家长和助人者开课,培养照顾自己和孩子的技巧。

过程中我教大家怎么用简单的剧本形式,写下生活的对话,参与者都必须在课后缴交一段文本当作作业。第八堂课, 10 月 9 号,有个家长美美(化名)交了一篇“留职停薪”,写下早疗孩子家长在教养过程中常见的冲突。

故事背景是这样的:

“ 97 年 4 月,哥哥在早疗三年多后进入小学普通班就读,医院所有疗育课程皆停止,每天仅由太太做训练,在工作、家庭二头烧的情况下,她的身体开始出现状况,每天需服药(心脏疾病),几经思考,她决定办理留职停薪,同事(公司主管)及家人(父母)皆同意,但第一次讨论时,先生反应很激烈,认为她是受特教老师影响,只想放弃工作照顾小孩,先生认为孩子的状况已改善许多,不需要这么做。”(出自作业)

这个作业描写了四个场景,场景一是老师建议太太留职停薪,更从容的照顾自己和小孩;场景二是一家人开车出游,太太趁先生心情不错时再次表明想留职停薪,先生当下打弯方向盘勃然大怒;场景三是饭后太太心脏病发作,呼吸困难,全家人十分紧张;场景四,太太在卧室再次央求留职停薪帮孩子做早疗,先生终于答应。在冲突场景中,先生话很少,并没有说出为何反对。(推荐阅读:法国式教养让父母好轻松,孩子好快乐!

我们把作业投影出来“读剧”,再由作者跟大家说明事件详细经过,提出讨论,然后由作者自行分配角色排演一次。演完后我请大家发展冲突版与和谐版,冲突版要把冲突拉大,让先生讲出更多反对言词,和谐版则是让先生说出主角想听的话。

现场发展的冲突版

先生:所以妳的意思是我在家里的时间还不够久,我没有办法帮妳分担太多的家事?

太太:我知道你的工作是这样。我只是希望小朋友在现在低年级的时候可以多作一些训练。这样有很难吗?而且男生不是就该扛起这个家吗?

先生:对,我就一直在扛这个家,所以我一直压力很大。妳在讲留职停薪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现场发展的和谐版

先生:“妳在家里面的付出我都看到了。我对妳很心疼,也感谢妳对这个家付出很多。可是,我的成长背景和工作,让我没办法告诉妳我的担心。我们两个好不容易才把这个家建立起来,妳却突然说要留职停薪,我压力好大,我觉得这个家的经济我撑不起来,这个压力,没有任何人可以听我讲。上礼拜你心脏病发作的事情让我想了很久,只是我不太知道要怎么跟妳讲。我希望妳利用这一年好好休息,工作我也会好好帮你承担。这样好吗?”

这两段让美美听见先生的内心话,长久累积的心结开始融化。冲突版中,夥伴扮演的先生抛出情绪表达了自己的压力和顾虑。和谐版中,夥伴把先生的苦衷和对太太的心疼和肯定表达得十分清楚。(推荐给你:理想的产后生活:伴侣能替你分担的事

2012 年春天,我们参加华山的汇川艺术节,当时我受到欧陆火红的纪录剧场 (Documentary theatre) 、参与式剧场 (Participatory Theater) 的启发,创作了台湾第一出此种类型的作品《你可以爱我吗?》,我称为“纪实互动剧场”。

我取材自工作坊学员的故事,邀请水面长期创作夥伴,剧场专业设计(北艺大舞台设计房国彦教授,香港金像奖服装设计赖宣吾、屏风剧团影像设计黄仁君)、演员江国生、蔡樱茹、萧惠文与民众共同演出。(同场加映:剧场女力姚坤君:温柔爱自己,是饶了那个无法“完美”你的人

我担任编导,用一个主题:摺与被摺,做为集体即兴创作的主题,每一个人都像一张纸,在成长的过程中,处于被体制规范摺的张力。如果我们无法接纳和发展原本的特质和个性,我们就不断活在摺与被摺的痛苦中。

在拥有异常孩子(包括天才神童)的家庭中,大部分都是妈妈全职在家带孩子,父亲扛起经济重担,夫妻各自辛苦,很容易忽略对彼此的体贴。前述作业经过戏剧扮演,太太看到了自己的心结,解开了,也放下了。

改编后搬上剧场演出,观众看见照顾者的辛苦和努力,故事的男主角也到场观看,先生了解了有这么多人一起在努力,他们并不孤单。

太太在演出后写下:“演出结束时,弟弟和弟妹跑来拥抱我,对我说:‘姐姐,辛苦了,加油!’当下我忍住了泪,但在坐车回家的路上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心中的悸动无法用言语说明。”

“原以为上回 (2011) 的工作坊已让我心中压力释放,但这次的演出让我发现原来大家都能了解我。过去因为急着想看见孩子的进步,以为别人都不懂我,透过这场互动才知道,是自己没给家人机会。原来爱一直都在,只是经过泪水洗涤变得更清明。”

2014 年,剧团在诚品办分享会,美美说:“因为我和我先生在教养上的不同调,我心里一直有很深的委曲,但是没办法说出来,因为孩子需要我。在工作坊里,因为伙伴的角色扮演,我才知道,原来我先生的压力也很大,他扛起这个家然后要面对所有人的眼光,所以在当下,我们两夫妻都放下了,现在我对我先生充满了感激。”

后来美美希望更多家庭都能透过戏剧凝聚感情,引介我去各早疗机构开课,也持续参加课程。有一次她先生甚至和她全程参与。今年 (2016) 一月剧团尾牙,这对夫妻也一起参加。

美美有两个孩子,非自闭症的弟弟会对自闭症的哥哥吃醋,出现拒学现象,她花了两年的时间单独陪弟弟做功课,散步、看表演、安排特教老师谘询指导,让弟弟慢慢开朗起来,兄弟感情越来越好。

美美为了她的孩子学习了各种方法, 2014 年又去进修特殊教育研究所,立志帮助更多家属。她跟其他我所认识的泛自闭族群家长,甚至许许多多我在不同早疗机构接触的家长一样,都让我看见父母伟大的爱的力量。(你会喜欢:“为什么我们追求正常,而不庆祝独一无二? 16 岁自闭症女孩撼动人心的 TED 演讲

背离亲缘的作者安德鲁.所罗门 Andrew Solomon 花了十年时间,针对三百个拥有异常孩子的家庭进行深入且多次的拜访,发现许多家长因为对于孩子的情感,激发出内在无与伦比的想像力、创造力以及爱的能力,去为孩子争取生存的空间,而且以一种有尊严、有意义的姿态存活下来,从而重新发现为人父母的重大意义。我所认识的许多泛自闭家族的家长也正是如此。

本文受作者授权转载自张老师月刊 4 月号/ 2016 第 460 期

水面剧场最新课程:

[美学教育]

台北市的民众快快来!就在松山区观心生活学空间。

4/23、4/24 六日【水面剧场* 观心生活学空间 】 合作开设 “翻转生命戏剧工作坊” 

藉由创作历程,引发自我觉察、翻转生命!

水面上与水面下剧场 脸书

水面上与水面下剧场 部落格

欢迎分享,与好友一起加入水面上与水面下剧场官方 LINE@生活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