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茄子皮在女人迷的短篇连载,【寻路日记】为自己的生命寻找一条自在的路。这一回,我们回到青春期,怀想我们的第一次失恋。“想着那些揪心,那些狂喜。让人几乎,在爱里行乞。在这个歌的几分钟里 让我们一起分析。”《前戏》这首歌让人想起在爱拼命问为什么的自己。(推荐阅读:

高中升大学的那一个暑假,我第一次失恋,和交往两年半的初恋女友分手了,感觉天崩地裂、像是经历世界末日,刚大考完的我不在乎自己上哪一所大学、什么科系,吃不下也睡不好。每一天,心中被许多的为什么充满,满脑子都在想一个问题:“我该怎么做,才可以把她追回来!”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这是生活的唯一意义。

我总会在日正当中的时候跑到海边看海,一边晒着太阳、一边回想着两个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到开心的事就偷笑,然后想到这些事已经过去了,也不会再有了,就开始嚎啕大哭。在海边,阳光通过大海打照在我的皮肤上,待着待着就晒伤了,好像愈痛就愈觉得自己被安慰,觉得这也算是一种纪念吧,纪念自己曾经轰轰烈烈的爱过。

 

在海边独处的日子,我常常在想,自己真的有这么难过吗?我常常这样问大海:

“亲爱的大海啊~我是因为很难过才来这里,还是为了要让自己感到很难过,才来这里假装和你倾诉?”

其实我也搞不懂。那时候的“前女友”在一间咖啡厅工作,上晚班,我会在早上就到咖啡厅,点一杯最便宜的金桔茶,然后为了怕被她发现而带给她压力,我会在她要来上班的十分钟前离开,心中自我催眠:“虽然我们没有相遇,却在同一个地方一起完整了一天。”茶有点酸,但是金桔酱是甜的,酸酸甜甜的就和我复杂的心情一样,想起美好甜蜜的过去时心中就充满了甜意,想到了这一切都“已成过去”,又和茶的底味一起辛酸了起来。就这样,反反覆覆,一直到有一天看见了一个画面。

一只小虫子不小心跌进了我的金桔酱里,我把视线凑近与它切齐,近距离看着它的六肢在金黄的泥淖里挣扎,我不晓得它是在享受和金桔小姐的如胶似漆,或只是深受捆被无法自拔,我好像在这虫儿身上看见了自己,顿时有了一股魄力。

“它需要展翅高飞,重新与世界连结!”

我小心把它从酱中解救了出来,它便顺势飞出了窗外,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再次回到了孤独的状态,但是好像有些事情不太一样了。或许我是孤独的,但是并不寂寞,因为我还有我自己啊!就算全世界都与我失联了,我也可以练习陪着我自己,再说我又没有与世界失连,我只是结束了一段关系。

经过了一段沉思,思考了几个问题:

  •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难过?“第一次失恋吧,但其实也有种失去依靠的新鲜感。”
  • 为什么自己要有这么多的“后续行动”? “想要证明自己曾经爱过、也还爱着、也随时可以重回爱的关系。”
  • 为什么自己会一直难过,好像走不出来?“因为不接受!”

“因为不接受!”

我好像开始懂了。失恋的当下当然痛苦,曾经有一个可以互相依偎的亲密伴侣,突然间被抽走了,没有人会不痛苦,这挺正常的。但是,当我过度聚焦在“断掉的连结”时,内心其实是一种深层的不接受。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为什么... (推荐阅读:

“或许,我该停止聚焦在这一切‘为什么’发生,而是练习接受,并思索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 

失恋像是一种断掉的连结,而连结是两个人的课题。两个人的相处有太多的细节,我们很难在历经沧海桑田,或是干下难以挽回的蠢事以前,就能学会珍惜,就了解和谐的关系如何经营。这样的艺术太高深,对那个时候我这一个第一次失恋的小毛头来说,道行太高、遥不可及。

反观,或许我们太常把焦点放在断掉的连结了。这其中涵有太多的因素,有些是我们的行为造成的,有些却与我们毫不相干、根本无法掌握,这也无妨!我们真正可以做的练习是,在断掉连结的时候,把焦点挪回来给自己,重新练习“与自己的连结”,和自己告白、重新爱上自己或是。努力成为一个会让自己爱上的样子。(同场加映:

再次来到大海边的我,用海风和海鸥的叫声当作隐形的笔。在海的面前无限敞开,在空气中写下了几道和自己告白的习题,并在心中默默回答。

不能掌握的习题:

  • 为什么分手?
  • 有没有可能复合?
  • 怎么样做,可能会让他重回我的怀抱?
  • 他到底发什么疯,或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可以掌握的习题:

  • 在这一段关系之中,我认识了自己什么,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或想要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
  • 关于自己,有没有什么能接受、与不能接受的事?
  • 在相处的过程中,发现自己喜欢什么、讨厌什么,重视什么、相信什么?
  • 下一个人、下一段关系出现之前,我可以有什么样的练习与准备,让自己可以在下一段关系中,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原来,除了沉溺在失恋的痛苦外,我还有另一种选择:“练习和自己告白!”在告白的过程中酝酿更好的自己,静静等待更好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