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茄子皮之前在监狱做替代役时,和狱友阿文聊天,在爬梳这段犯错的过往时,他领悟到了不要再怨天尤人,抱怨“为什么”,而要练习接受过错,才能停止再次错过。(延伸阅读:【人类图气象报告】不要攻击自己,不要轻视自己

当我在监狱里面的时候(服替代役啦),曾有次机会和一位精通书法的受刑人阿文,一起工作.他非常厉害,隶书、草书、楷书样样熟稔,监狱里头许多在墙壁上的书画都是出自他的妙手,称他为我们监所里的书法大师,一点也不夸张.

那一次,我在旁边戒护他写春联,自己也提起毛笔和他一起书写,虽然知道他是因为“杀人”才在监狱里头待了二十多年,有点颤栗!但是在一旁观察了几个小时,看着他屏气凝神的写字,眉宇之间丝毫没有一点暴戾之气,于是便鼓起勇气和他对话。(编按:以下茄子皮简称“茄”,阿文简称“文”。)

茄:“阿文,你书法学多久了啊,写得真好!”

文:“喔!我小学就有学了啊,那时候比赛就常得奖,可是后来就没再写了,是之前在另一个监狱,有位长官帮我弄了一张桌子,希望我可以重新开始练字,才又恢复的。”

茄:“那,我可以问你问你一个问题吗?如果不舒服,或是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要说,没关系。”

文:“哈!茄子(台语),有什么关系,你问啊!”

茄:“你是为什么进来监狱啊?”

文:“原来是这个唷,你是问哪一次?”

茄:“很多次吗?那问第一次好了?”

文:“当兵的时候,有一个长官老是仗着权势欺负比较弱小的弟兄,有一次我不开心就走过去挥他一拳,后来放假就不敢回去,逃了兵。”

茄:“这要关这么久喔?”

文:“没有啊,那一次关出来之后在外面,遇到我好朋友的女朋友被别人仙人跳,我觉得看不惯这种行为,就去教训他,结果不小心教训过头⋯⋯他就⋯⋯翘了。”

茄:“那,你不会觉得后悔吗?”

文:“为什么要后悔,过去的事情又不能改变!”

茄:“也是啦!可是你都不会觉得过意不去吗?那个人的家人因为你的不小心,就这样失去了一个家人,他们一定很难过。”

文:“想这么多有什么用,做了都做了,在监狱里面生活还是要过啊。”

茄:“那你现在回头看,你会怎么样看待那个时候的自己?”

文:“唉!年轻的时候是比较冲动啦。”

茄:“所以,你会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犯了无法挽回的错?”

文:“我不会想这么多,这样根本无法前进,在监狱里面那么多年,我常常听很多同学嘴巴上在说自己犯下了滔天大错,非常后悔、要悔改,但是都来到监狱里了,还是一直搞一大堆有的没的把戏,打架、诬控滥告、找长官或同学麻烦,嘴巴上说承认自己犯了错,身体上倒是挺诚实的。对于自己已经做过的事,我们无法改变,只能接受。”

茄:“喔⋯⋯接受?有意思,可以多说一点吗,对你来说什么叫做接受?”

文:“很简单啊,好好在监狱里生活,该工作的时候就工作、可以学习的时候就学习、应该要互相帮忙的时候就互相帮忙。这里的同学啊,要不整天在那边后悔、抱怨,不然就是找人泄愤,或整天想着出监以后的事,难道就不能好好在里面生活吗?”

茄:“你一开始就是这样想的吗?”

文:“哈!没有啦,我其实也是近几年才开始转变我的想法,以前我也跟他们一样,老是不能接受自己做过的事,整天都在监狱里头胡作非为,一直到有一天有位长官为我准备了一张桌子,和我说:‘阿文,上次听你说小时候很会写书法,有没有兴趣重新来过?’ 那一次之后,我的墙内生活开始有了重心,工作完成后我也不会看书或做其他事,就是都在写书法,所有的空档都被书法充满,我开始发现,以前我老是纠结在过去犯下的错,自责也好、推卸责任也好,都是不接受啦,所以我想要好好的服刑,好好的过我在里面的生活,其他的都不想了。”

茄:“真好,我也要多跟你学习,我也常常受到已经发生的过去纠结,但你说的没错,过去发生的事情没有办法改变,我们只能改变今天以后的自己,那些不接受过错的时光,让我错过了很多事,我不想要再错过了。”

许多时候我们认为自己犯了某种过错,或是觉得别人犯了错,结果让我们来承受,你可能会想:“为什么是我?为什么这样的事降临在我身上?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 算了吧!累了,“为什么”这三个字,是永远都追究不完的,听腻了吗?换个问题吧:

“今天以后我可以怎么做?”

追究或纠结于过错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又错过多少时光了呢?练习接受过错,才能停止再次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