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看着林依晨演过的一部部偶像剧长大,除了想起自己的变化,也见证林依晨戏路上的种种突破。看一位热爱演戏的演员,获得国际上的肯定,深为他感到高兴的同时,也让人想一窥这位对戏剧有高度热情的演员,背后的生活哲学还有成长经历。(延伸阅读:

在韩国领“亚洲明星大奖”时,她同时以中英韩三种语言致词,惊艳国外媒体。领奖,因为表现精湛;语文流利,则是在繁重的录影外还不放弃学习,镜头前的多样美丽,都是她努力的成果。

若从2000年的《流星花园》算起,偶像剧在台湾已有十五年的历史了。十五年来养成许多当红偶像,要说具有实力及气度的人物,林依晨的名字应该在前几名。以《恶作剧之吻2》和《我可能不会爱你》两次拿下最佳女演员奖项,实力早获肯定。有关林依晨入行演艺圈的故事,有点像巨星传记的开头篇章;为了弟弟的电脑而参加美少女选拔,接着得到电视剧的角色,成为大家熟知的演员。

她坚持上完大学课程,毅力惊人地完成学业,出国游学丶出书。就在看来诸事顺利时,却发现脑部肿瘤,一场病让她对人生有更深刻的体悟。林依晨很是踏实地耕耘着她的生活,对比其他银幕前的知名女星们,她活得很“实在”:如同多数年轻人半工半读完成学业,工作帮忙分担家计,出国进修追求更广阔的视野,恋爱没有与企业钜子的绯闻丶结婚不是惊世炫目的婚礼,每个阶段实在地面对。艺人身份在她似乎也就是份工作,上下班之间换的不同状态;她扮演不同角色与人物间,真实生活里却不梦幻虚假。(同场加映:



感谢一路上的人和事

她才获奖,不免俗地要问她一路走来,有那些人事物是她会想要感谢的对象。身为一位演员,她说自己应该感谢每一位合作过的导演。一部戏是因为导演的风格手法才能成形,其实每一部戏剧本丶导演的功力都占了最大影响,角色的塑造丶和其他演员之间的沟通,都不是演员可以独自完成,也难怪她会说:“都是导演塑造了我。”她谦逊地说自己有的能力,是至今合作过的十多位导演共同培养出来的。

另外事情的部份,很可以看出她的聪慧正向。她感谢曾有过的批评声浪,出道初期比较会听到一些批评,而她的个性追求完美(虽然她知道世上没有“完美”存在)。“可是因为我往那个方向去追,就会想办法克服,就会再进步。”听进批评,让她找到新的表演方法,让她改进工作方式;像以前常被取笑的婴儿肥,让她下定决心减肥成功。“现在除非很累造成水肿,否则不会再出现那种情形。”别人的批评,她当做舆论给予的激励。

每个角色教她的事

曾有人看过她在剧本内的注记,给予她在专业上的用心肯定,觉得想要有所作为的演员亦该如是。林依晨对待工作的严谨绝对有,还有一部份应该要归功于她对人的兴趣以及对表演的喜爱。很喜欢听林依晨谈她演过的那些角色,有着她对人事物温暖厚实的观察。像是电影《234说爱你》拍宣传照的现场,据偷听来的段落(因为是别人采访的问题。嘘⋯⋯)她说每接到一个新角色,就像踏上一段冒险的旅程。(同场加映:

对于戏里那位刚毕业而涉世未深的女孩,她说:“她在初恋时抛弃了一些本来的价值观,有点危险,在往后的日子里不知道还捡不捡得回来……”像在替好朋友思虑未来的成长路。“每次拍一个角色。我会被她影响,她也会被我影响。”那是为什么她慎选剧本,因为她会和戏里人物产生交互作用。

 

关于幸福

在林依晨的人生阶段里出现过几个时刻,命题都很像,总要在几个方向里做选择,家庭与事业丶学业与事业丶事业与爱情。当然这里的“事业”只是笼统的代表,有时是工作内容丶有时是成就目标:学业丶事业丶家庭丶爱情…都是人生阶段里的重点。碰到这些问题的时候她总会思考很久:“有些是人必需尊重的自然法则……”但有些时候又会想要在一定的年纪,达到某种既定的目标或成就。

她在拍《我可能不会爱你》时从程又青身上体会到,人有时候要适时放下一些坚持。“事业需要很多人成就,婚姻则是两个人难得对的人碰到。”于是她知道要取舍,重点是弄清楚什么才是重要的。而在这些关键点上,“家人相关”的选项应该都是林依晨优先思考的。她曾说过:“所谓幸福,就是让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都快乐。”护守着爱及所爱信念,是她一路走来的重要支持力量。

那么她演过的角色里有那些人对她而言是很特别的?你以为头一个会谈到程又青,结果是黄蓉。“她跟我最不像也最像。她蛮呛的,有很多心机:有时候内藏,有时候外显。对人的好恶很清楚,尤其你要是她讨厌的人,她绝对会让你感觉到。我是尽量不想让人感觉不舒服。”这是她们不同的地方,而相同的地方是“对另一半,会很希望往对他好的方向走,会很想要帮忙,做什么事情都会先想到他。”她总是从角色身上学取一些东西,而她从黄蓉学到的是“相信感情要自己争取才能获得。”

最爱当演员

听闻她在学习拍片的相关事项,问她是否对幕后编导等工作有兴趣,她笑着给了很有智慧的回答:“目前我对自己的演员工作是满足的,不过我终究会想知道从导演的角度可以怎么去看演员。”而她若要自己写本拍片,会是一些弱势族群的题材,像人口贩卖的故事。

但不管怎么样的类型,她总希望最后可以让人重拾勇气。问她为什么结局“面向阳光春暖花开”对她来说那么重要?却被她回问:“每个作品都要花很多的精力去拍,你想要留给世人什么样的东西?”旁人只能点头同意:好的,作品要能传递正面能量。如果她要当编导,她希望能借由片子来提醒社会一些事。然而她强调自己还是最爱当演员。只是演员工作常处于被动接受指令的状态,视角不及导演或编剧来的全面,所以她试图培养镜头后的眼光,是期望可以更全面的理解演员的可能性。

 

 

二十岁,旧身份新角色

因为新戏里饰演一位初出社会的大学毕业生,拉她回到廿多岁的心境里;学生时期与其他时期,相对地显现出单纯美好,没有经过太多大风大浪。角色热爱演戏这件事也契合她自己,但对方因为接了一个征信社的案子,涉足一场爱情游戏,“因为她玩了这场游戏,有些别的价值观会融入她的人生里。接受了复杂的想法,她有了转变。但是事过境迁以后。有些她丢弃的单纯信念,可能是再也捡不回来的。”听得出她语气里的疼惜。(同场加映:

好奇地问她若能回到廿岁生日当天,她会对当时边念书边拍戏的自己说什么?“勇敢地多谈几次恋爱,受伤了也没关系。身边有很多爱你的人,你会复原的,别担心。”她说勇敢地多痛几次,对了解自己有帮助。“你会对很多事情,比较有包容力。”怀疑因为她是演员,才需要这些震荡,她澄清说不是。“想要体会情绪的最高点和最低点,是为了更看清楚自己的样子。这么做不单只为了职业,还为了与家人的相处丶将来与小孩的相处,与自己的相处。”谈着过去,却不小心泄露了未来,她已经在思考与孩子的相处之道。

运气不那么偶然

“其实机运丶运气,不像我们想的那么偶然。”她曾有所感悟地说了这句话。

2011年的《我可能不会爱你》袭卷不少话题及奖项,就连事过多年,近期还让她和陈柏霖一起拿下韩国电视大赏的“亚洲明星大奖”,强度可见一般。卸下程又青的身份;又以《兰陵王》获得好评后,一般人会趁胜追击的机会,她却毅然放下决然地进修去了。之后她将主力放在电影演出上,新戏《234说爱你》就要上档。其实从很早以前,她就懂得机会的前面或后面,需要很多的努力。两者来临的先后顺序可能有所不同,但你必需都要具备,要有能力抓住机会,或有机会展示你累积来的能力,缺一不可。不管演艺圈或是人生路,这才能走得长远丶稳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