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用 500 字写缱绻的单身心事。这样的年代,连分手都有理想场景,好像我必然要大哭大闹,才能纪念我们曾经爱过。而我偏不成全你眼中的理想,我更愿意把悲伤留给自己,不让你看见。你知道的,分手就是归零,我们再也没有关系,这已经是我最接近心碎的表情。(同场加映:

其实你并不知道,那已经是我最接近心碎的表情。

晚上十一点你约我在家里附近的咖啡馆见,语气窘迫,局促不安,我挂掉电话就知道这不是约会,我还是简单打点自己后才出门,不画眼线,要留给自由给眼泪。

我们对视了十分钟没说话,你才开口说你从她家里来的。

我往你杯里添了一些水,说我已经知道了,我知道我们终究彼此辜负了。人本来就是这样,没有谁的永远真的是一辈子,但我们曾经的每一刻,但愿都真心过。

说实话,我不在意你另外爱其他人,这个年头爱太容易,我们都太慷慨,舍不得不爱。我比较在意你不爱我了,却不愿坦率开口,用爱人当作藉口,多麽拙劣。

我抬头看你,你好慌张,甚至没办法正视我的眼睛,我几乎忘记为什么我要爱你。我觉得承认不爱,不拖泥带水,不牵拖个性不合,至少是对一段关系最起码的尊重。

我都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窝囊的一个人。

不过,我是不会说什么的,伤人的话不说,藕断丝连也不必,说什么毕竟都是多余的。我于是只想淡淡的笑,顺便冷静地告诉你,我不恨你,只是我暂时不能再听见你的消息。

一如你记忆里,我很少愤怒,我很少主动想争取什么,因为我从小就知道,该是我的,连争都不需要。不是我的,怎么争都太狼狈了。

我的悲伤有选择,我可以选择不让你看见,我可以选择只留给自己。

你如释重负,开始言不及义,“不是你不好,是我的问题”“或许过一阵子,我们再约吃饭?”,似乎那是你心目中分手的理想版本,要握手言和,勾勾手说以后还会是朋友。

我不欠你理想版本的分手,我们不必是朋友了,如果没有爱的话。我已经决定,走出咖啡馆之后,要删掉你的电话、封锁你的脸书、忘记自己爱过你。分手就是归零,我们再也没有关系了。

其实你并不知道,那已经是我最接近心碎的表情。

“下一位也记得要好爱好散 不给灵魂痊愈就不难 吻谁都慷慨 相拥紧的夜晚 那怀里真的有些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