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灯泡案件过后,无差别攻击的恐慌笼罩整个台湾,人们开始划分“正常”与“不正常”,政大摇摇哥昨天更被以“不正常”之名,强制驱离。这个世界的隐藏秩序就是文明的暴力。作者张宀投稿,写下“我有精神官能症,但在理解我的痛苦之前,请别向我贴上“危险”的标签。”我们可不可能,去看见世界上更多元的生存方式,从不只有一种呆板制式的想像?

每个人都会经历过因为情绪失控导致行为变异的时候,但在你们手中依然还是有着最基本的自主权,能在最后一刻猛踩煞车,不让你们因情绪酿成灾难。但“精神疾病患者”不一样的就在于我们的自主权是会被病情剥夺的。从情绪不断的恶化开始,我们的身体就不能自然的控制。久了之后自主权已完全被扭曲的情绪夺走时,那就是疾病与灾难的开始。

我想,这就是社会论断的“正常与不正常”的分界点。

“走得很实在是很慢,容易被悲伤侵蚀,当实在倒地不起时,社会丝毫没有要给予保障,反而是放任不落实的教育眼光冷漠地看着我们,直到我们再也爬不起来。”

曾经从忧郁症走到躁郁症与人格分裂的我,也走过那段黑暗的路,实在好长,直到我愿意正视自己的病与学习自爱,才慢慢的好转,至今我依然要靠着安眠药来进入睡眠。但我相信有一天会好的,虽说也会有所谓的“发病”但我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抽离出来化为文字、绘画、手做。其实这段路下来我只充满感谢,因为没有走过谷底,不会知道阳光是多麽绚烂迷人,但不是每个患者们都能不断的破换与重建自己,直到情绪趋于完整与美好。(同场加映:

直到现在我向新朋友坦承我有这样病症时,有些依然会给予温暖的拥抱,表示理解与包容,但大多数质疑的却是

“你会不会打人?”
“会不会失控想杀人?”

我才发现原来这个社会并没有落实对于精神疾病的知识在民众中,在不知不觉里我成了一个“不确定的恐惧”的存在,万幸的是我已经认同出大部份的自己,不需要害怕别人的眼光,但大部份的患者可能没有这样转变的契机与勇气,所以只能不断的被异样的眼光践踏,直到他们选择箴口不言,活在一个无法坦承的社会里,不断压抑直到失控。

“因为悲伤满溢出来的脱序行为,确实会让我们失能,但大多数人选择的方式其实是自我伤害。”

我曾经从忧郁症转为躁郁症甚至是人格分裂,那时候的自己像是活在多个世界般,幻听不断呢喃于耳边煽动着愤怒与仇恨,幻觉蛮横地为我戴上一副暴力的眼镜。直到药物已经无法负荷这些时,破坏的动机便深深地构筑在我的脑海里,那些日子里有数不尽的痛苦。但后来让我开始追溯这些异常行为的动机来源时,才发现多半都是对于“无法控制自己”这件事感到愤怒,怪自己无能,原来想伤害的不是哪个谁,而是自己。(推荐给你:

虽然因精神疾病伤人的案件在近年来不断的增加,但在这些背后那些选择自我了断的灵魂,多到数不清,一大群被情绪晕染成魆黑的尸体,没有人能够理解他们的最后一刻是多么绝望。

“我们的悲伤,有时候是因为比谁都更爱这世界。”

所有的情绪都是一体两面,恨是因为曾经深深爱过,失望是因为曾经期待过,每个人心底都还是有一块纯粹,期待这个世界是美丽与充满爱的,这些生活里的细节都曾经是星光般闪烁的希望,只是社会依然无情的给予沈默的暴力与挞伐,不断地将我们身边的光用力的捻熄,瞬间我们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于是美好沦陷于绝望,而绝望让病情萌生甚至加重了。

“之所以缄默不语于他人,是因为我们知道自己的忧郁太过沈重,不想让别人背负使之。”

如果仔细去观察我们的话,会发现我们其实与你们没有太大的不同,那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活在无法坦承的社会里,也清楚自己的负面能量是一般人无法承担的,这也许是同理心的表现。

但却害惨了自己,不断的把那些痛苦往内吞,不想让别人担心,却没意识到这样的行持续下去的结果就是孤独一人处在暗室里,等待着有个人能伸手让我们紧握,但之前的行为早已让身旁的人没有了关注意识,直到最后我们亮出求救讯号时,任谁都会觉得莫名其妙。

适当的与他人沟通与协调是每个人的课题,但对于我们来说是最根本治疗的方式,但这个社会已经被豢养地十分孤独,我们没有了可以求救的对象,也没有人会去注意这些细微的冷漠,居然就是造就怪物的根本。随着这几天惨绝人寰的枭首女童案件,让精神疾病,变成像是包装参差不齐的糖衣,一件条纹装的套装,一座把我们包住的监牢,更让人难过的是,它是一张张厌恶、仇视、质疑、恐惧的标签,不断的往我们身上贴。(同场加映:

原本已经活着比一般人还要辛苦的我们,为什么要被社会不健全的知识与媒体单向的报导,再次的加深人群对于我们的刻板印象? 

从边缘转为异类,最后成为女巫被猎杀,这真的是社会该有的样子吗?

“所以正视我好吗? 我是悲伤的存在,但不代表我会伤害别人。”

“所以拥抱我好吗? 我是忧郁的象征,但不代表我与仇恨划上等号。”

谢谢读者们愿意看完上述如此沈重的文字,只是我必须要好好的向大家说,在把“危险”的标签与异样的眼光投射在我们身上之前,可不可以先好好的了解我们的悲伤与无奈,要的真的很简单,只是关心与理解,而在理解我们之后你也许会流下眼泪,那是交流的开始与情感的释放,而我们也会用最诚恳的心来感谢你们的理解。(推荐给你:

希望未来每一个理解我们痛苦的人,可以不用眼泪来打开彼此的心房,而是拥抱与沟通,让爱与理解直接的流于彼此之间,打破那道由刻板印象构筑的高墙,我们都能够平等的欣赏墙外美丽的风景。

而现在正因为这些潜在威胁感到害怕的你们,请听我说。

“有伤要说,总会有人帮你,有痛要说,总会有人安抚你。”

“别因为环境的冷漠让你对人厌恶,也别因此想藉由伤害谁得到解脱。”

“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悲伤吗? 因为你比谁都更爱这世界。”

“只是你仅看到片段,勇敢地剥开,不带伤害的。”

“他们会因为你的勇敢不懈去拥抱你,别怕。”

“别再伤害自己或别人来证明自己的存在,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