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同场加映:

盲人有梦,像黑盒子
记录着事发之前的
光雷电
一幕幕包括,爱情发生的瞬间
世人的潜意识,都还不够
纯粹。就像我
过量的爱,在睡前
掺杂对你的遐想
熬夜成汤,蒸腾出雾里
一张带蜜的脸,笑着
一双手向我伸出,如有神
点击我而发出光芒
如何才能正确携带
灾难现场的美丽残骸,渗入
睡眠的沃土里,反覆温习
飞行途中那使我失事的某次相遇?
唯有使我瞎去,不再复见
与你无关的一切叙述

——黑盒子/湖南虫


(图片来源:来源

我告诉过你我的额头我的发想你
因为云在天上互相梳理我的颈我的耳垂想你
因为悬桥巷草桥弄的闲愁因为巴赫无伴奏静静滑进外城河
我的眼睛流浪的眼睛想你因为梧桐上的麻雀都飘落因为风的碎玻璃

因为日子与日子的墙我告诉你我渴睡的毛细孔想你
我的肋骨想你我月晕的双臂变成紫藤开满唐朝的花也在想你
我一定告诉过你我的唇因为一杯烫嘴的咖啡我的指尖因为走马灯的
夜的困惑因为铺着青羊绒的天空的舍不得

——我告诉过你/陈育虹

// 想念是很绵密的。

蛇在冻土下昏睡。
人在上面走过,谁知道?

任何地方都太远。
对于不愿意醒来的人来说
任何梦
都不能把她好好安顿

谁在冬天里仍有羽毛般的心--
让我们再多等一会儿

在带刺的花荫下
永远做那新来的
不管谁来把我们带走

——〈在任何时候醒着〉苏浅

你是地震
地震下寰宇的高楼
唯一不动的房间
当我走进
我就恢复成男人了
以小手覆盖你大手
用短短的手臂环住你胸背
回覆你不断召派各式使神
予我的保护
我就恢复成孩子了
这样的对待被对待
翻出一朵魔术花
完成
一种新太极
就在此刻
我们
肩胛之间碰撞
也形成一种
强烈的骨气
割喉的爱情
在床上
我们的唇是梅雨季晒衣
乍晴又雨永远不干燥
我明白
万物不断寂灭的定律
人事终有终点的道理
但现在

不愿意也
无法去想

——枕边情诗 ◎李云颢

// 你说的道理我都懂,但不是现在要想的事。

你总会有情人的
不要露出悲哀的样子
这通缉看不见近乎透明
在很久的以后,必然
就变成了歹徒
也许就下一刻转角
默默底喜欢如地震小晃勃起
诞生你的爱情于这样的文明

你总会有情人的
当多年以后
悔恨的鳞片在镜前闪烁反光,你想着
如果能回返最初的夜晚
触动繁复的绳索,拉开迷团似的帐棚
第三只眼仍注视着
安静的动物奇观
独角是一封神标志应无问题
羞涩引发森林大火在深山里面
默默垂下你诞生于这样的文明

而你总会有情人的
尽管如此,这首诗不便存在了
却至少会有一个情人
忘了自己也要记得你
曾经雾气奔流草叶翻飞
一种辉煌是
无声小晃的地震般缓缓勃起
但穿越密云垂下你的爱情于这样的文明

——你总会有情人的 ◎鲸向海

// 生命中会有一个人,即便忘了自己也要记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