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我们的心情格外沈重,我们在心里吊念着小灯泡,为了小灯泡妈妈的勇敢发言而动容,而我们也问自己,在无差别攻击事件之后,我们能做的到底是什么?女人迷观察家投稿,从无差别攻击事件里,一窥性别角色的压迫,每个人都或许是背后那双无情的推手。想防止无差别攻击事件,我们得确保有个不孤立的环境。(同场加映:

从无差别攻击事件,一窥性别角色的压迫

西湖命案,小灯泡的殒落,同时捻熄了人们对社会的信任与安全感。

在全台齐声哀悼的同时,有人胶着于死刑存废的议题,有人着眼于司法制度的缺失,但如果冷静下来,把随机攻击与一般杀人区分开来,我想大多数人不会觉得,惩罚犯人是第一要务。

日本52起无差别攻击案的前车之鉴

走在台湾之前的日本,从2000年以来,已经发生52起无差别攻击的事件,数量多到令人不寒而栗。而日本政府也针对这样的状况,做出调查研究。以日本无差别伤害的的研究为借镜,从中,我看到的是,性别角色,竟也是无差别攻击的幕后推手之一。

日本法务省对于无差别伤害的研究中指出:“无差别杀伤事件的犯人大多为男性”“整体来说,犯案者多数没有活跃的人际关系,在孤立的状态中过着穷困的生活。”而他们暴力的因子,可能来自于“曾被霸凌、被孤立、经济上的困难、工作上的烦恼、曾被虐待等”,而且大多数人“在犯行之前,有一定比例的犯人曾向医生求助此种内在的冲动”。

虽然日本无差别攻击的的手法一个比一个令人发指,但是,我却想要为这些身为凶手的男性抱不平。

在日本人际关系那么拘谨高压、性别角色又那么鲜明的社会,功成名就成为日本男性受尊重与否的重点,而这些工作失利、朋友不多、感情不顺的男性,身处这样的社会,可能每天被嘲笑为啃老族、宅男,长期的遭受言语或肢体压迫,他们心中必定有许多悲伤与抑郁。

然而,这个社会不只藉由对男性的期望打压这些边缘人,这个社会更从未教过他们怎么宣泄情绪、释放压力,甚至不允许他们宣泄情绪、不允许他们哭泣。于是,这些受伤的心,只好转向他人,用攻击、伤害──一如我们教导男孩子要勇于竞争、要支配他人──来呈现他们所剩无几的男子气概。(同场思考:

在男子气概对男性的压迫下,悲剧的种子悄然发芽,然后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被性别角色逼入绝境的反社会灵魂

而台湾的无差别攻击事件,又何尝不是如此。

根据报导,前年震惊各界的北捷杀人案罪犯郑捷,小时是个乐观爱笑的孩子,遭到国防大学退学后,才性情大变,从小就对文字语言有天赋的他,虽然对文字抱有极高热情,但是却因为父亲出身工科,希望郑捷能继承衣钵,而被迫进入国防大学理工学院就读,一度想转考文学科系,却遭到家人反对。

细究他的人生,一个男子,被要求继承家业、被要求就读理工科系,被要求放弃兴趣,这样的例子,对一般人来说其实并不陌生,这个杀人犯的人生历程,到现在,仍然每天在数不清的家庭中上演。

而内湖斩首案的王姓凶嫌,他所患的精神疾病,虽然不是自己愿意,却也因为男性的身分,更难得到一般大众的谅解。从2009年曾文钦随机杀人事件,到今天的内湖斩首案,这些男性嫌犯,或许并不是真的无能,才成为社会的边缘人,只是在制式的性别框架下,找不到容身之处。(同场加映:

他也许跟郑捷一样,曾经表达对于游戏、文学的兴趣,差一点就能成为电竞高手或其奇幻文学作家,却因为自己的兴趣被认为无用而错失成为达人的机会;他也许身型娇小、声音较高,却因为被嘲讽为娘炮、CC,而决定闭口不语、封起心灵。

这些负面的情绪,又因为社会对男性抱有“必须要坚强”的期望,而无处宣泄。无差别的仇恨就这么在他们的心里,被养成一只巨兽,最终无法遏止。(推荐思考:

除了数落罪犯,我们还能做什么?

 

我一直都只代表我自己截至目前为止,我对嫌犯,我对死刑支持或废除,没有任何的想法想要说出来。我也没有发起或支持任何活动(日后若有,我一定会贴到我的FB上来)但,我一直都只代表我自己,我不能决定任何人、任何团体发表他们的立场,或藉由...

Posted by Claire Wang on Tuesday, 29 March 2016

事发至今,无论凶嫌最后被如何处置。我们都还是必须回过头来思考,怎么避免下一次的憾事发生。

从日本完整的报告中,白纸黑字的写道“欲防止无差别杀伤事件,防止孤立有很重要的意义”。而防止孤立,第一步也许就是“放宽成功的定义”,成功,不会只有一种样子,如果我们能将目光从那些读好书、赚大钱的温拿身上拿开,不只能让各行各业、不同科系的专业被看见,也能让这些长久处于聚光灯底下的所谓“成功人士”,有自由发展兴趣的机会。(推荐给你:

再来,“功成名就,不该是人生唯一的目标”。好好爱人、懂得审视内在、与自己共处,何尝不是一种成功?如果一个男子,愿意肩负起家庭的责任、相妻教子,让家人可以无后顾之优的工作、给孩子充足的时间与关怀,难道不是一种美好的付出?

但防止孤立,最重要最重要的,仍然是,何人的生命都不该被量化为竞争比较的筹码。去除比较,改用温柔的心,尊重所有与自己不一样的他者,让所有人,都能毫无拘束的发挥自己,对于需要帮助的族群,给予实质的帮助与包容,才是消除仇恨的唯一解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