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相爱吧》第二季,将陈柏霖和宋智孝送作堆,两人之间也产生意外的火花。当懵智遇上大仁哥,他们都是特别认真不服输的人,同时也都向往着朋友型的恋人模式,一起看看他们的对谈专访,或许这一次,可以期待他们不照剧本的相爱?(同场加映:

情人可以设定,恋爱可以努力,实境秀得以拍出真意?似假非真,旁人雾里看花,唯有身在其中才懂个中感受。《我们相爱吧》第二季的萤幕情侣陈柏霖和宋智孝,在初春时分,为你献上若有似无的暧昧恋曲。

年前的台北,气温骤降,但摄影棚却因为智孝这位韩国娇客,荡漾一股温暖气氛。几日前才因《Running Man》见面会来台湾的宋智孝,为了《美丽佳人》周年庆的封面邀请,在不到三天内再度飞来台湾。你也可以说,这两天一夜的紧凑行程,仅是专程为了与柏霖相会。

因着怕冷的智孝,柏霖将摄影棚备有两台暖气的化妆间毫不犹豫让给了她,全没架子地与跟其他工作人员待在同个空间妆发。两人一见面,虚寒问暖和礼物都少不了,智孝从韩国带来好几大袋的礼物、名产,柏霖也特别在拍摄空档订了有名的鲁肉饭、切小菜和排骨汤,“我知道她很爱吃。”柏霖笑着说。

拍摄时,柏霖总是努力地,用不是很轮转的韩文跟智孝聊天,贴心的举动,让本来有点害羞的她也打开心扉,请人在旁翻译想讲给“欧爸”的话。两人更旁若无人地打闹,一会儿是智孝贴在柏霖耳边讲悄悄话,柏霖则是更是数次在拍照途中逗得她灿笑如花。

虽然有语言隔阂,但他们的相处完全没有距离,无论是搞怪、脸贴脸、靠肩拥抱,两人的绝佳默契,连在摄影师说“歪头”的同时,都歪向同个方向。粉红色的暧昧泡泡在空气飘荡,他们看起来,宛如恋情初萌芽的情人。(同场加映:

“我感觉好像认识他很久了。”智孝这么说。

绝非胡乱凑对

事实上,《我们相爱吧》是没有剧本的,剧组只是选择环境和场景,但台词、行为和接下来所有相处,都是依照双方原始的反应跟本能。或许,你也可以将真人秀看成一种恋爱纪录片,用后设方式记录两人的相爱模式。正如涂鸦大师班克西的记录电影《怪盗涂鸦异世界》那般,片里的艺术家真有此人,或只是班克西创造出来的恶作剧角色?没人能解。

戏剧出身,而后因综艺节目《Running Man》红遍亚洲的“懵智”,和《我可能不会爱你》的戏剧一哥“大仁哥”,素未谋面,却因俩人开出的“男女朋友条件”被节目凑对。“我记得当初开出的条件是善良、开朗、爱笑,别让我觉得无聊,虽然很抽象,但后来他们找了智孝,现在想想真的很适合。”

智孝说,她当初开的条件是个性好、有义气,“知道是陈柏霖的时候很开心,很久没有见到这么帅的人了!我身边真的没有这样的男性,你看《Running Man》的成员就知道了…。柏霖很帅、个性又好、可靠稳重,更有专属于男演员的气势,所有关于他的事情都非常完美,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真的很幸运。”

恋爱纪录片

智孝在节目中舍弃了女演员的形象,每每素颜上镜、卖力竞赛、作粗活、扮丑、就算当女汉子也无所谓。也因为其率真、拼命三郎的个性,让她在节目中有了“王牌 Ace”的称号,与一般韩国女星宛如娇嫩花儿,美丽谨慎、带点距离感的氛围全然相反。(同场推荐:

就连这几年跟韩国演艺圈有密切接触的柏霖,都觉得智孝真的很独特。“她是有灵性的女孩,不是那种透过化妆才有魅力的人。懵智看起来很可爱,但认真起来比谁都不服输,也很照顾人,有让别人开心的能力。有自己的风格和特色,不是复制品。”

对于智孝而言,这个“新任萤幕男友”,无论外表或个性,都让她有极佳印象。“他是一个很温暖的人(当然噜,柏霖是我们有名的暖男啊!)即使是很小的事,也不想让对方为难或是不开心。他第一次来韩国的时候,刚好有强烈寒流,连我生活在韩国都觉得冷了,何况是他?即便天气这么差,他也没有丝毫抱怨。”

她微笑看着柏霖继续说:“我过去六年以来都是跟同样的人合作,现在遇到不一样、新的人,发生的每件事情都很新鲜,真的很期待未来跟他的相处。”

神祕的女演员

从广告出道的宋智孝,从没想过自己能因综艺节目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她在12年前演出电影处女秀《女高怪谈3:狐狸阶梯》正式进入演艺圈。相貌清秀的她,有着白皙肌肤、细致柔和的脸部轮廓,以及一双会笑的眼睛,极为上镜的好条件,让她在2006年迎来在韩国演艺圈的首个重要机会-电视剧《宫》。

她花了三个月,宛如真正舞者般悉心练习芭蕾,由内而外揣摩角色心境。浑然天成的自然演技证明了自己能演,却也因为将坏女孩演得太过传神逼真,观众下意识将她与美丽坏女人画上等号。两年后,她为戏大胆全裸演出的禁忌卖座片《霜花店》造成舆论哗然,更成为当年的话题电影。

敬业的她认为好剧本永远是接戏的首要条件,即便可能破坏形象,也在所不惜。“我是杂食型的演员,只要让我觉得有挑战,有新的尝试,任何角色都乐意接受,没有固定的类型。如果有想挑战的类型,只要有能力的话,什么都想试试看。”

懵智的诞生

这样敬业的演员智孝,转到综艺节目一样没变。她于2011年加入韩综《Running Man》,与六位男主持人一起主持、出任务、搞笑、甚至卯足了劲搏命演出,凭着真诚与努力,凭着比谁都冲的不服输个性,凭着比男孩子还强的女汉子气势,颠覆了一般观众对女演员的想法,也扭转了她最初予人的印象。

韩国综艺圈无疑十分竞争,这里封闭又充满无声性别框架,在综艺节目几乎被男性主持人占据的情况下,智孝可以说是唯一的女霸主。不同于其他女星所表现的事故应对、完美仪态和样板美貌,她每每以素颜、不做作的休闲打扮出镜,完全投入游戏,以率真直爽的态度掳获了观众的心。

观众这才发现,那些在戏剧里,时而活泼,时而怀抱心机,时而性感的智孝,都不是真正的她。真实的她,比剧本里平面的角色更有血有肉,更有滋有味。(推荐阅读:

她随着 RM 在这六年间,成长成“不良智孝”、“懵智”、“Ace 王牌”等各种角色,当问到她平时是否真的像节目那样,智孝睁着杏眼说:“我平常确实也很常发呆,但没有像节目里那么夸张。或他们会说我是“不良智孝”,也没有那么夸张,当然这也是我一部分的个性,不过平常没有那么明显,而是隐藏在内心。我其实还蛮怕生、害羞,个性也比较内向、文静,比较喜欢在家安安静静的待着,跟节目里给人的感觉差满多的。”

在爱情里的智孝是…

对看惯懵智的观众而言,《我们相爱吧》则是以更真实的方式,展现智孝的恋爱模式。“在 RM 已经六年,互相比赛、竞争、打架,或是发呆的样子,已经被很多人所熟知。许多人喜欢我这样的样子,也觉得很感谢,但也希望可以给出不一样的形象跟感觉,例如有男朋友的我会是怎样的?我会跟男朋友怎么约会?透过这个节目,把我最自然、最真实的一面呈现在观众面前。”

在恋爱上,智孝坦承自己属于配合对方,但有时也会按照个人意见的女生。“如果对方问:‘你想吃什么?’我会讲出自己想吃的,不会被对方拉着走,我不是什么事情都奉承或配合的女生,但如果配合对关系比较好,也会愿意配合。‘看着我吧’、‘多爱我一点吧’我不是这种 Style,比较喜欢像朋友的关系。”

无独有偶,智孝向往的朋友型恋人,也和柏霖当下对恋爱的想像相去不远。《爱在黎明破晓时》跟《爱在日落巴黎时》就是他最喜欢的爱情电影。“或许因为这两部电影没有 ending,他们是一辈子的缠绵,见证了彼此的青春,我想这或许是爱情最美的状态。不用非得要在一起,在一起很好,但如果没在一起,却时时刻刻都有心动的感觉,那就已经超越爱情了。”

恋爱就是开发潜能

对首度参与实境节目的柏霖而言,这样的秀真我成份比想像多更多,“我会真的把她当成女朋友,带她去重要的地方,像是我成长的民生社区、我以前上学的路线、我最常去的公园…。”目前单身的他,也不放弃恋爱的可能,持续抱持着开放心态寻觅对的人。 

“不管长或短,其实感情还蛮重要的,一定要有。有时候谈恋爱,或是跟人相处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自己是这样的人,也会发现对方可以开发自己多大潜能,。每个人都是一扇门,都有上锁,谁才可以把你所有的锁打开?有些人可能敲敲门就走了,有些人可能不会待太久。恋爱,就是找到一个拿到最多钥匙的人。”

也因为自己是表演的人,在电视剧和电影中经历过太多浪漫情结,现在的他,彷佛已经有些麻痹。不管是大仁哥的深情演出、《爱情无全顺》里的痴心好人宅男、张世豪的青涩告白,或在《追婚日记》饰演的高富帅陈丰。这些爱情电影,某方面来说,也建构、立体化了柏霖的感情生活。“我时常觉得演戏比较精彩,私底下的生活比较无聊。所以如果有人能够让我遗忘剧本、遗忘演过的角色和状态,她就是可以走很久的人吧。”(同场思考:

无为而治的丰收

说2015年是柏霖的戏剧爆发年并不为过,短短12个月内有六部电影上映,他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在《坏蛋必须死》里,他首度挑战全韩文演出,在《追婚日记》里跟老朋友依晨、仔仔和导演再度合作。《万万没想到:西游篇》也是因为老朋友韩寒才出演。与河智苑合作的韩国电影《绝命恋爱》,则是全英文发音。“这一年来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到了很多新环境,可是同时间又有同学会,算是过去跟未来的总集跟交织。”他喝了一口咖啡笑着继续说:“这的确是过度丰富的一年。”

其中,《再见,在也不见》是他去年一部很重要的作品,柏霖在里面饰演三种角色,分别诠释友情、亲情跟爱情,对于现在的他特别有感触。“最近爷爷去天堂,才感悟到生命如此短暂,要尽可能地经历。比如说你去了森林,虽然可能会弄脏鞋子,但可能会看到很多有趣的东西,遇见新的事情,总比待在家里好。生命就是不断地感悟,然后反省,后悔,再去珍惜。不管亲情、爱情、友情,都是如此。”

事实上,大仁哥这几年不仅打开在韩知名度,河智苑华人圈的经纪约,还签在柏霖的公司。在一票华人演员歌手卯足了劲,卖力抢攻中国市场之际,柏霖则是以一贯无为而治的随性态度,宛如踩着华尔兹的轻快舞步,走进人人都想分杯羹的韩国娱乐圈。

“做演员这行,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被设计好了,我不想透过这个设计再设计一遍,反倒想自然发展。”他一派轻松地说。

电影是一种蝴蝶效应

对柏霖而言,电影就是记录他走过的路,像人生的回忆,让你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些什么。“如何诠释好一个角色,如何讲好一个故事,才是最重要的。透过表演,才能发现不断提醒自己的事情是什么。每部作品都希望让一些人感悟到什么,或许是我最大的期许。观众透过你去经历一段旅程,一些讯息,和些许提醒,如果没有很深的意义,那至少也有娱乐效果。” (推荐阅读:

这一整年紧锣密鼓的拍戏行程,自然为他带来不少压力,坦言自己每天都很倦怠,能够坚持下去,就是因为电影的魔力。“电影能够留下的东西,不只是给我自己,还有给世界各地的观众。我时常会看伊朗、土耳其、希腊的电影,他们也不知道这部电影会到那么远的地方,在台北被我看到。电影有种魔力,像一颗种子,创造出来之后,一百年后浇一滴水,后人又会再看见。我在做的,好像就是制造一些种子,我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是一种非常有距离,却又没有距离的蝴蝶效应。”

在去年的高产量拍戏后,今年的柏霖有了恋爱的准备-而这个准备,就是与智孝共度虚实莫辨的恋爱时光。“我跟智孝还有好几个月要走。跟以往的合作很不一样,以前跟女明星演对手戏,是建立在剧本的角色上,所以只会投射在电影里,可是我们这次都不是在演戏,她真的就是宋智孝,我就是陈柏霖,不是别的角色,我想这会是最有趣的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