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阵子,吴奇隆与刘诗诗的婚礼羡煞众人。说他们郎才女貌、道他们苦尽甘来。专访吴奇隆与刘诗诗,一起看他们之间,并不像镁光灯前亮丽的平淡无奇。其实爱,不过是柴米油盐,一起徒步度过生活的难。(同场加映:

一枚钻戒如何被戴在有情人手上?一个吻,怎么找到温柔的嘴唇?抵达幸福之前,每个人都必须走过一条风雨长路。不得是命,得到了是幸。幸却也不能怠慢,时间是没有野心的见证者,静静在一旁考验着爱与恒心。吴奇隆和刘诗诗,星盘上最佳绝配的天蝎和双鱼,眼见婚期在即,《美丽佳人》独家邀约两人,一同谈谈情、说说爱。

“给你黏个红鼻头是小丑!”刘诗诗换了一套牛仔连身裤从怡亨酒店的化妆间走出来,本来坐在角落里低头忙于手机事务的吴奇隆抬起头来,用手拢成一个圆形,假装放在刘诗诗鼻头嬉闹着。后来拍摄的时候,摄影师示意他们可以随便玩一玩,他竟一把背起自己的新娘,刘诗诗也是没在怕的,找好平衡角度,妥妥坐在了先生的背,还能优雅地仰头欢笑撩头发。

“你们现在知道我们家里谁是老大了吧!”安稳放下太太,吴奇隆又演起“苦情戏”,刘诗诗顺势走过去帮他捶捶腰。不黏不沸的一对璧人,她让他安心,他让她笑。(同场加映:

不管多晚都一定要回家

拍摄结束换上便装,二人坐在双人沙发里。情侣款毛衣看起来暖烘烘的,都是湖蓝姜黄和牛奶白色的色块,差异在排列组合的形状不同。刘诗诗把手拢在嘴边悄悄说出牌子,是她自己去挑的,“其实都是男装,我这个是 S 号,他是 M 号。”一个可爱的好太太样貌,喜上眉梢,眼神透亮。采访计画从刘诗诗的新戏《如果可以这样爱》谈起,坐在一边的吴奇隆大松一口气,快人快语道:“好了,你们先聊她的戏,正好我把这个会开完。”说完又埋头在手机上。

事实上,整个拍摄中,只要是空闲,他都一直忙于手机会议不停。刘诗诗对此习惯了,安然不闻不问,转过头温柔地说:“咱聊咱们的。”新戏里面她饰演的角色叫白考儿,角如其名,“够直接、够狠”。她不会像生活中一般的人,一遭遇到挫折便易消沈,“你越压我,我就越往上走,不会被压倒。”接近这个角色有难度吗?“我觉得挺开心的,因为…”刘诗诗还没说完,一边的吴奇隆头也不抬接下话来,“因为她喜欢拍不一样的。”刘诗诗目光看过去,点头认许。(推荐阅读:

“她有个‘毛病’,就是她不管再累回家几点,她都要把明天拍的内容、剧本台词都给背下来。”吴奇隆扔下手机,迫不及待进入我们的谈话。新戏台词有点拗口,吴奇隆就会见到一个每天在那里“语速奇快大段大段自言自语”的太太。“我老以为她在跟我讲话,其实她是在自己在念台词,我就觉得,好吧…”吴奇隆假装嗔怒,刘诗诗被逗得仰头笑。有他在一旁,她显得安然不沸又愉悦喜乐,愿意听他多说,也懂得恰如其分地表达,“台词量太大,不提早背好我心里会不踏实。我们的相处也是自然而然就是这样了,大家都觉得很舒服。”

只要是在家所在的城市拍片,即使是郊区,要1、2个小时的车程才能回来,刘诗诗也坚持不住在剧组。有时候拍到晚上12点,也照样回家,早晨6点再出门也没关系。“我可以在车上睡。”她知道吴奇隆会在家等她,所以有时候她在剧组连晚饭都会少吃一点,因为知道吴奇隆会在家里做宵夜。

“家人就是要在一起的,再忙也要吃一顿饭。”她说。

“她瘦,是本钱,我爱做她爱吃,就好了。大家平时都那麽忙,也一定要抽出时间来,一起做一点事情。”吴奇隆跟住她说。两个人相处,必须要有相似的生活节奏和规律。他们默契守住的准则是,两个人在做自己的事情是,对方一定不会去干预。“我只要一说开会,她是不会吵我的,她做一些自己的事情时,我也会离得远远的。但工作结束了,比如她背完词了,那自然而然我要问她,你要吃什麽我给你做东西吃,你要玩我可以跟你玩一样。”

外人看他们“忽冷忽热”,其实是他们在调整空间的松紧以让彼此觉得自由和自在。实则,是一种尊重与利他。这份感情带给吴奇隆的改变是让他找到更多自己于一个家的意义,原先一个人,想不到要烧菜做饭,吃什麽都无所谓,并不费心去想。有了刘诗诗在,“要麽泡碗面就吃了,要麽干脆就不吃了”的他甚至开始掌管了厨房。

“我喜欢给她做饭的好处就是,她总是高高兴兴地吃,不管你做什么,问她,她都说好吃。我有时候担心味道是不是淡了、辣了,她都是没事,挺好!”

“我真不是敷衍他,也不是迎合他,其实我吃东西挺刁的,但他手艺是真的好。”

“谢谢你啊,就是因为这样我才一直持续不断地做下去。”

两个人自顾自聊起来,举案齐眉的平和美好。

一滴泪落下的分寸

数年前拍摄《步步惊心》是他们萤幕上的第一次合作。吴奇隆实话实说对这个女孩子的初印象,“她挺傻。”“就是譬如明明这个镜头拍的是你的大全身真的看不到你的眼泪,她也要哗哗哗的一直哭,哭完站在那边还要缓半天。”

他实在看不过去了,就真的走过去跟她讲,“(镜头)看不见你哭的细节的,松一点。”结果再拍,她还是那刘诗诗的用功和“笨拙”,吴奇隆全看在眼里,他一面疼惜她的“不惜力”,一面又知道这份走心在当下环境里的可贵。“有时候我会觉得心疼她,她是一个很实在的演员,有很多演员……譬如说像我,我可以玩技巧,但她演戏很少这样,她是往心里在演,我真的担心她会太累。”在一起后,吴奇隆尽量将自己多年的职业经验和方法教予刘诗诗。

“你不但要能够投入到那个角色很用心,还要能够掌握到现场的环境发生的一切…你哭的时候,要知道光在哪里的,可以让眼泪沾到光,每一颗都是亮亮的…如果镜头演员跟你的表演两个能够一起达到最好的位置,那才是最高级的表演、最高级的位置。”吴奇隆这样说着,刘诗诗在旁边微低头,轻轻应和,若有所思地想着,倏忽想起早前在一部戏的现场,吴奇隆去探班,凑在监视器前看她的表演,一条拍完,拉她到一旁,只一个调整眼神视线的提示,马上让刘诗诗开窍。

有时候,他甚至会和刘诗诗一起完成一条镜头。“她在镜头里,我就在那个角落看,然后我也顺着她表演的节奏,时间到了,OK,她哭的时候,我眼泪也掉下来了,赶快擦掉。哈哈。”先生在片场,刘诗诗会觉得更踏实、开心。

“他看了就会对我提出要求,这对我有益。”在事业最美好的时光结识爱人,他不增你骄躁,反而可以找到你的软处帮你增补功夫。听两个人探讨表演中一滴眼泪落下的分寸与时机,是一件很妙的事情。他们一个慷慨,一个信任,好的感情即如此,让自己值得被珍惜,让彼此成为更好的人。

角色都是骗人的 生活才最重要

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吴奇隆和刘诗诗是在拍摄《步步惊心》的时候就已经彼此动了情,“其实没有”。那时候他们都投入在戏里面,刘诗诗当吴奇隆是个“老师”。戏里情感从初初酝酿到后来的纠葛交错,太深了;戏外他们便以理智告知自己,要退出来思考,离远一点看,看看对方也看看自己。(同场加映:结婚,不是女人人生的必选题

“我们拍完之后大概两年的时间里很少联系,因为当你投入一个戏里面很深的时候,有时候会不明白自己(动心)是因为戏还是因为人,所以我会希望大家是应该先拉远一点,清清楚楚的去感受一下。”吴奇隆的神色变得深沈起来。

两个人,一个出道27年,一个出道11年,悲欢离合的戏码,都演过了太多。“角色都是骗人的。”经验更多一点的吴奇隆直截了当地表态。刘诗诗的观念亦然:“从角色当中体会到的感受也许是一种经历,但是真正让人学会为人处世,让角色更丰满的,其实是生活。”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他们分得清明。片场的情绪在回家的路上就自行消化掉,进门时小狗扑上来那一刻白天的甜辣就全都忘记了,换上家居服就是两个寻常的爱人,清晨即起洒扫庭除,相敬如宾互相照料。(推荐阅读:

“下班了,身上那个职业的按钮就关上了。”两个人的生活不似一个人那般轻松自在不管不顾,多了些取舍和责任是必然。吴奇隆享受这种为刘诗诗的改变和调整, 他现在适当减少了表演的比例,分出更多精力参与影视的全产业链开发,也是为了进一步稳固生活基础,让爱人可以全心投入在热爱的事业上。

另一边,他亦担起生活层面的职责。18岁即出道,后来的20多年,他说自己其实“在生活上某一部分是变白痴的。”前阵子刘诗诗在片场,请他去商场帮自己买化妆品。“那个商场名字我知道,就开车去了,停好车上一楼,然后到了那个卖化妆品的卖场那里我就跟白痴一样。怎麽买东西我已经不太晓得了,我不知道要先去开票,交钱,然后再回来拿东西。”找到一家店,一问,老婆要买的那样东西没有,他就发微信问她,但是刘诗诗在拍戏没法马上回覆。你怎麽办?“我在那边站了一下,然后很多人这里拍照,那边拍照,我只好一直走,就在化妆品那层大概走了有10圈,就一直绕,一直绕,直到她回我信息,我买了东西才走。”小事情,但对于吴奇隆来说,有种“多谢你搭救”的安心。

“感谢我吧。”刘诗诗听罢拍拍他的手。“是,谢谢你。”他又翻过来握住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