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谈起女性教育权,无论受教,或者不受教,都存在其性别困境。哈利王子为6200万失学女孩申诉,所有人都该有受教育的权利,也期待我们从性别角度切入现在的贫穷问题,看见不平等背后最重要的结构。(你会喜欢:

英国哈利王子日前前往尼泊尔关心震后灾情,同时参与为女孩申诉权利的高峰会(Girls Summit),他站在尼泊尔第一位女总统 Bidhya Devi Bhandari 身旁,赞许 Bidhya Devi Bhandari 以身试法领导人 Lean in 风范,也为全球6200万失学女孩争取,每个人都应得同样说话与被看见的权利。

所有性别,都该有受教育的资格

哈利王子赞许马拉拉与蜜雪儿欧巴马致力推广女孩教育,同时期待更多人看见世界童婚现象造成的贫穷与性别不平等循环。哈利王子说:“在尼泊尔,将近一半的女人都是在18岁以前结婚的,女孩很早结婚、甚至在青年期生下小孩,造成失学、文盲等问题,导致无法翻转的贫穷,这个令人束手无策的循环,我们都知道唯一的答案是教育。让女孩受教,是赋权每一个人,让社会一起往前。”(同场加映:

哈利王子点出尼泊尔童婚现况,也赞许政府对终止童婚的努力,尽管趋向平等的速度缓慢,在十年间,童婚人口也下降了 10%。

“我们期待社会能让女孩完成学业,使她们获得技能、知识与自信,使她们能改善生活的环境,和整个尼泊尔。”

“鼓舞世界的男孩女孩,是我们今天之所以站在这里、乐观谈论未来的原因——我们要改变城乡对年轻女性发展的态度。尼泊尔的女领导为我们做了很好的表率,在这里,有女总统、女议员。我很荣幸,今天与你们一起站在这里。哈利王子赞扬女性领导人,也期待看见世界上女人的优秀能拨云见雾、更被看见。

妳该多优秀?知识体系里女人的尴尬位置

没受教育的女性有其困境,相对来说已受教育的女性,同样有性别上的困难。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在今年三月发布研究指出“亚洲区域性别歧视的国家,教育程度高的女性结婚机率较低,因此也较不容易透过生下观念进步的小孩,来改变所处社会的态度。”(推荐阅读:

我们承袭过去的经验知道在男尊女卑的父权体制中,男性多半不愿和成就比自己高的女性结婚。

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在《第二性》写下:“当他为女人的危险魔力所慑服、因而把她树立为主要者时,是他把她放在那个位置上的,因而实际上也是他在这种自愿的异化中充当了主要者的角色。尽管女人的身上充满了生育的魔力,男人仍然是她的主人,这和他是肥沃大地的主人一样。正如女人体现了其生育魔力的大自然,她注定也是服从的、归属的、被用的。在男人看来,她所享有的威望是他们赐予的。”

所以这件事依然回到“支配”,谁有权支配这个世界的秩序、谁有资格成为被看见的人?

女人受教育,是通过“父权社会”的同意,或许正可以用来说明具备知识的女性在这时代的矛盾。因为男人的同意,女人得以进入知识殿堂,却又不被允许女性全然适得其所的表现自己。有脑袋可以,超越男性的能力不行;很漂亮可以,勾三搭四不行;能干可以,但最好不要出风头。女性一直处于这样模糊的位置不得动弹。

女孩女人,你能理所当然地优秀

透过普及教育,我们试图挣脱这块难堪的地带,如同马拉拉、蜜雪儿欧巴马致力推广女孩受教权,他们所相信的女性主义是平反而非造反,是发展社会更平等健康的竞争性学习关系。

无论是不能受教育的6200万个女孩,还是已经通过知识体系长大成人的女人,我们都希望每个人在“教育”的位置上,可以更理所当然地存在。天赋人权,追求成就无关性别。女孩们的未来,该从教育开始。赋权女性的未来,该从擦掉性别框架开始。

当我们看见贫穷,我们应该看见贫穷下的性别问题,当我们看见性别问题,应该看见背后的教育体系。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问题是独立存在,哈利王子参加争取女孩教育的高峰会,选择以“性别”途径改变贫穷,正符合 #HeForShe 精神。(延伸阅读:

He For She,不是为了让女人夺权,不是为了打压男性。而是让所有性别,都能安然处在自己的性别位置上,少了对性别的期待与限制,我们可以活地更诚恳、更舒适、更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