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人,你们迟迟不敢相爱,怕弄坏了好时机、好交情。写给未恋人的一封信,想让你知道,无论未来怎么走,我会一直想念着你。听听心理师的爱情告解,爱,不一定要有最终的答案,只要让自己的心事,有安放的地方。(推荐你看:

我知道你隔天就要走了,当天下午,我们约好一起吃饭玩耍,但我总觉得少了些什么。在日常的对话间、在仓促的行走时,我感到一股不安,那是即将失去的不舍。即便澳洲不是太远的地方,且只有三年,不算太长也不是太短。但在我的认知里,已足够将彼此的生活与心灵,剥离。

你在我眼中就是个瞎妹,是那种有点傻傻呆呆,捡到一块钱会通知全宇宙,然后开心半天的人。那也是我喜欢的性格,一种单纯,不矫揉造作;那是第一次遇到你的印象,我不敢说那次就有这么深的感觉,只觉得满好相处,想多瞭解你一些。

旁人都看出这件事实,我们也算是同一个生活圈的人,所以当时我刻意制造第二次见面机会并非难事。

那应该是第二次吧,我对你的每个印象都很清楚,所以我确定是第二次;相互取得联络方式后,我一心想着怎么和你联系是恰当的做法。然后有了第三次、第四次;我们聊得都不是很深,一方面我当时不太会说话,只能呆呆的听你胡言乱语。一方面也是我感受到一股急躁,需要一个行程接着一个行程玩,而不是享受在一起的时光。毕竟我知道,我们只是交情浅浅的朋友。

或也许是我也不敢和你深交,怕放入太多情感收不回来。因为,我知道你会出国念书,而远距离从来不是我的强项。那是没办法凝视对方与握住彼此的手,长达数年的时间。

这是种遗憾,看着心中代表某种意义的朋友即将离去。那天晚上的前几天,我无神地想着:“你将正式成为历史中的名字了吗?”

于是,我打开回避许久的你的 Facebook、你的 Instagram,那都和你有些许差距,和实际见到的你不太一样,或是和我心中塑造的你不太一样,我不太确定是哪一个。但无论如何,都是我一直思念、与想要一直思念的人。(延伸阅读:


(图片来源:来源

所以我下定决心,找一个正当理由约你出去,不是为了告白或有进一步的互动:只是想见见你;或许有些自私,完全是为了我的需求把你约出来,满足没能持续见到你的遗憾。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你一口答应了。

我们本来只是逛逛街和吃顿饭,但在途中,你说你 checklist 上有件事情还没完成,是想上阳明山看星星;老实说这是个普通的梦想,但竟然没人带你去过!?我有些意外,也心怀窃喜。意外的是:“你是 YH 唉,这种听起来平凡的玩乐行程竟然没有去过?或说,竟然没有人想带你一起上去过?”

窃喜的是,无论这是你单纯利己的梦想、或想在最后一刻留下些属于我们值得纪念的事,都是延续这最后见你一次的机会。因此,即便天色已晚,云层也厚,我仍提出这个邀请,你则二话不说的答应。

我不晓得这段旅程对你有什么意义,但在美丽的夜景前,那也许是我上大学后最快乐的其中一个时刻:因为载着你,完成你的梦想。我心底清楚那梦想与我无关,但仍是开心,有这么一个时刻让我们独处、聊天,和看着你开心;即便聊了很多,但怕给你压力,且我也没这个立场,当时没有告诉你的是:“我会很想你,很想很想你,真的很不希望你走。”

在阳明山上,我看见你满足和放松的微笑,我很开心。那是一种看着喜欢的人开心,自己也会开心起来的兴奋感;然后我们又聊了更多,拍了几张模糊的相片,我叫你传给我,其实那是因为我想在你离开后,忆起你的微笑。

山上的雾气让时间过得很快,我答应要送你回那个遥远的家。于是一路下山。我说了很多笑话或是东扯西扯,不敢告诉你的是,我好不想要你走,我好想多说一点让你会留下来的话语,即便知道不可能,但我仍尽力寻找心中存在的肤浅字句,让你有那么一点留下来的可能。

然后下雨了,有点凄惨,因为只有一件雨衣。我坚持要你穿上,即便那天我带的是新包包和新鞋子,但我觉得你比这些东西重要多了。但你不要,你说:“你穿吧,你还有一大段路要骑,我家就在前面了。”

还有一段路要骑,我很担心你感冒。但我是感动的,我知道也许那不是为我着想,只是单纯的事实描述。但对你的情感,让我很难不把这段话解读成是你为我着想。

雨越下越大,我们没人穿上雨衣,对话也被迫中断。但最后的沉默也许是更好的相处,因为还有很多想说的、不敢说的、来不及说的,都保留在心里吧。不管是你我都一样,不想让分离变得过度尴尬,或突兀。

最后到你家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你住的地方,也许代表了你对我某种程度的信任。

“掰掰,回去要小心喔。还有,把雨衣穿起来吧。”你下车后不舍地对我说。

“好。”我看着你走上宽大的阶梯,回头道别,与再回头道别,直到消失在那扇巨大的门后。你不知道的是,我在那个地方待了许久,久到雨都停了,我才愿意离去。那时我有点难过,“我是不是不会再见到你了?”(推荐你看:分手以后,不用强迫自己不再想念

回到家后,我轻轻放下这一晚的经历,挖一个洞,把它全部丢进去,再将一旁的土堆块缓缓推落至洞口。默哀了一会儿,或整个晚上。

你告诉我用写信的方式,我们可以将更多想说的话寄给彼此。于是,我开始用文字写出一篇又一篇的故事或启示。有时给你看,有时没有,你大多用好玩或好笑的方式带过。在你的语言底下,我不晓得潜藏的是什么,这份情感让即便是心理师的我都看不清楚,或说是不想去看清楚。

但我知道自己,那是很深很深的思念。

更多文章,欢迎逛逛脸书专页: 标注自由-写给自己的心理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