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观察是女人迷的新尝试,我们谈论性别,温柔地谈,自我辩证地谈,为开启沟通而谈,为更好的活而谈。上周乙武洋匡自曝有五段婚外情,随即老婆仁美致歉,台湾一片热议。有人说乙武洋匡“五体不满足,下体很满足”,有人说简直是另类励志故事,有人说“搞不懂愿意跟他外遇的女生想什么”,从这些论述里,我们看见阳刚阶序的暴力与依然将女性视为“等价商品”的歧视。(同场加映:

出版自传《五体不满足》大卖五百万本的作者乙武洋匡,于上周被日本媒体《周刊新潮》揭露外遇,他因而公开坦承结婚十五年来,外遇了五次。老婆仁美在乙武自白后,也非常“日本式”的发表声明致歉,表明夫妻关系会继续下去,“他外遇,我也有责任。”

乙武洋匡的新闻像出人人自认有资格评论的连续剧,身障者与人夫的双重身份,让他的情欲沾染层层叠叠的污名。

乙武洋匡的自爆,更让他从“五体不满足”式阳光健康的“励志成长故事”,翻新为更新版本的“身障者‘也能’外遇励志故事”。

我想透过乙武被翻转的“励志叙事”,聊聊三件事。

为何手天使能获得正面重视,但我们依然用猎奇眼光看乙武洋匡的“性”?而当乙武洋匡的外遇自白等同励志故事,我们是否也假设了“身障者的身体不可能有人欲望”?最后,女人为何屡屡为了男人外遇登场鞠躬道歉,成为婚家制度下的陪葬兼拥护者?(同场加映:

弱化的身障情欲:乙武洋匡,为何成为男人共同体的励志故事

乙武洋匡在日本自曝外遇,情欲战场远至台湾。

PTT 冷嘲热讽“五体不满足,下体倒是很满足”、“五体不满足,五女大满足”,宅神朱学恒自觉幽默的留言,“没有腿也能劈腿,没有手也能把妹,让人重新思考男人到底需要什么才能让女人爱上,这我真的不懂。”

不少人转贴讯息觉得格外励志,背后的隐含讯息谁都读的懂,“今天一个比我‘弱势’,一个没手没脚的男人也可以把妹劈腿,我为什么不行?”

当乙武洋匡成为励志故事,身障者的性与情欲再度承受污名。我们能够接受服务性质、健康化的“手天使”与“口天使”,却无法想像身障者拥有性的主动权。

我们假定了身障者与他不健全的身体,不可能有人会欲望他的“残缺”,不可能有人愿意与他发生关系。因此乙武洋匡成为人们“意料之外”的励志故事。甚至连他发生性行为的方式,人们也无法想像。(推荐阅读:

无法想像的性让人非常恐慌。

于是 PTT 上流传一张“没有四肢可以这样做爱”的示意图,女生以双手撑地跪姿在前,乙武洋匡以悬挂钟摆方式前后摇晃与女性性交,身障者的性被嬉闹化,却获得上万次转发,无论如何我都不觉得好笑。

身障者的性与情欲,好像只能二选一,不是体制化的“手天使”,就是沦为一句笑话,不存在任何模糊地带。

同张示意图,也让人看到绘者对性关系的想像苍白。女人只能是“接受”方,而无法主动欲望与挑逗;乙武洋匡以钟摆方式维持男性的“性主动”,拯救男性的阉割焦虑。

可是,乙武洋匡,能不能不削成为男人作为共同体的励志故事?

被标价的女人:鲁蛇把妹好励志的阳刚阶序

乙武洋匡外遇被视为励志故事还有另一个歧视隐喻,那就是女人依然被视为男人“证明自己能耐”的奖赏。越成功的男人,有能耐“获得”越多女人,女人被标志为“价格各异”的商品,为男人服务。

所以乙武洋匡外遇比有钱有权的企业大佬外遇更励志,因为乙武洋匡的残缺身体让他背离成功想像,而即便他不成功,即便他看似鲁蛇,依然能把妹,还能外遇五次。乙武洋匡召唤了背后同样跃跃欲试,渴望征服女人的自诩鲁蛇们。

“如果他可以,比他‘健全’的我一定也可以。”背后是扎扎实实的阳刚阶序竞逐,女性则是竞逐的奖励。

所以朱学恒有感而发“男人到底需要什么才能让女人爱上,这我真的不懂。”我相信他是真的不懂,他不只相信没手没脚的身障者不值得被爱,也相信女人只会被特定男人吸引,或许是小鲜肉猛男,或许是高富帅,总之不会是残缺的、阴性的、弱化的乙武洋匡。

而在这一连串的假设里,女人的面孔始终很模糊,女人没有现身,没有发言主体性,她们只能“被追”,她们是“被拥有”的奖励,因为对象是乙武洋匡,她们还会被贴上“搞不懂在图什么”的标签,投射满满的仇女恨意。(同场思考:

陪葬的女人:女人有没有不原谅的选项?

唯一现身的女人,是乙武洋匡的太太乙武仁美,与她捍卫婚姻家庭的声明,“之所以老公会劈腿,身为妻子的我也有一部分的责任,我正在反省。”

这几天,另有新闻报导绘声绘影地报导,乙武夫妇熟识的妇产科透露,仁美在生产后就拒绝与老公行房,所以让乙武洋匡“不满足”才开始外遇。

但是我们有想过吗,为什么男人外遇女人要负责(即便是夫妇,妻子绝对也有权利拒绝与老公行房)?从成龙到彭顺再到乙武洋匡,为何女人必定要陪同出面道歉,以原谅之名煽情上演“幸福和好”?为何女人必须乖巧成全婚姻关系,成为婚家制度的陪葬兼拥护者?(同场加映:

我好想问,女人能不能不鞠躬哈腰,有没有“我不原谅”的选项?当关系被搬上台面,女人是否能不作为家庭的守护者,成全男人的外遇?

我多麽期待,有一天,身障者的性与情欲不再被猎奇,残缺不阳刚的身体理直气壮地被爱欲,女人不再被视为竞逐的商品,而能大方地去爱去恨去接受去不原谅,不用成全谁,也不需对任何人交代。

从朱学恒的言论以及按赞人潮看来,我知道,我们离那一天,还遥远得很。我但愿,在爱欲面前,我们终能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