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同场加映:

他前进一步二三四
她击掌转圈二三四
眼角余光
同时各自
检查镜中侧影(垫步)二三四
接吻欠优雅 
牵手太多余
于是他们
传递一朵
纸玫瑰致意二三四
她微笑(这双舞鞋开始挤脚)二三四
他挺腰(外面车子会不会被拖吊)二三四
影子长了又短
但音乐还没有完
继续相对回旋
直到海枯石烂
在结束之前二三四
他们不能结束二三四

——Shall we dance ◎严韵

爱情自桥上走过
昨夜灯浅
它伫立在墙外,穿着花纹的芒鞋
我们不再去湖上
(满袋是彩虹,满心是爱)
我们在风霜中拭面
把明日的雾色扎在你夏天的草帽上
我自乱花地上醒转
蹂躏酒后大宇宙的乡愁
让我割裂臂膀灌溉你七月的芙蓉
我枯竭如稻草
我立于此,晒着季后的阳光

——杨牧〈星河渡〉之三

星期天,我坐在公园中静僻的一角一张缺腿的铁凳上,享用从速食店买来的午餐。啃着啃着,忽然想起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听过鸡叫了。

我试图用那些骨骼拼成一只能够呼唤太阳的禽鸟。我找不到声带。因为它们已经无须啼叫。工作就是不断进食,而它们生产它们自己。

在人类制造的日光下
既没有梦
也没有黎明

——〈鸡〉商禽

昨日我沿着河岸
漫步到
芦苇弯腰喝水的地方
顺便请烟囱
在天空为我写一封长长的信
潦是潦草了些
而我的心意
则明亮亦如你窗前的烛光
稍有暧昧之处
势所难免
因为风的缘故

此信你能否看懂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务必在雏菊尚未全部凋零之前
赶紧发怒,或者发笑
赶快从箱子里找出我那件薄杉子
赶快对镜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妩媚
然后以整生的爱
点燃一盏灯
我是火
随时可能熄灭
因为风的缘故

——因为风的缘故 ◎洛夫

// 如果我想你,只是因为风的缘故

穿过窗外骤雨
我的意志是清楚的
一夜冰雪,化为薄雾
飘散在鱼肉四周……
(整个时代沦为刀俎)
于是买了哑铃
锻炼体魄
这种事情,也只敢告诉你)
把哑铃摆在胸膛上
把你摆在心上
锻炼就开始了

——锻炼 ◎ 鲸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