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谢淑靖的采访专题,这次介绍一群特别的街舞奶爸们,他们从学生阶段跳进婚姻,成了老公,最后再成了家庭里的老爸,血液里的反叛精神丝毫不减,当街舞奶爸遇上剧场妈妈,舞蹈与剧场的跨界,会擦出什么火花?(推荐给你:

剧场本是一种需要具备各种本事与弹性的工作,成为妈妈之后,一方面要提供给孩子有规律的生活,一方面又要在变化性大的环境中维持工作,要兼顾实属不易。这两年,却遇见一群更不容易的人,他们是“街舞奶爸”!


(2015赴北京参加节目)

台湾街舞的年纪刚进入青壮期,从引进台湾到现在的风行,大约三十年的时间。却有一群人,从他们高中时期就走入街舞世界,把大人眼中次文化的流行,甚至是一种不良少年才从事的活动,变成一种艺术,一种风气,一种可以成家立业的职业!

从学生时代,跳到恋爱,从恋爱跳进婚姻,从单身跳成老公,从老公跳成老爸,他们依然在街舞的领域坚持不懈,希望让更多的人,可以体验他们从街舞中感受到的释放与挥洒。


(年轻时代的TBC)

台湾教育有个奇妙的现象,如果我们的孩子小的时候会唱歌、会跳舞、会弹琴,爸妈一定会很得意,孩子这么有才艺。但是大部分的父母,并不乐见这样的才艺,变成大学主修或是未来职业。包括我本人在内,到了三十几岁,已经当妈妈了,还是会被父母关切,赚不赚得到钱?生活有没有问题?想来表演艺术工作者,还是这个社会中的少数、异类,被担忧不上班怎么能生活的一群人。(推荐阅读:

而街舞需要体能,是个比剧场更受时间挑战的严苛领域,很多舞者随着年纪的增长,也必须面对是否要转行、未来在哪里的焦虑。而这几位街舞奶爸,不断的想创造平台让更多的舞者可以延长街舞的生命,除了增加曝光机会外,也建立街舞教室、举办国际比赛、参与世界大赛、教育推广,让街舞舞者除了担任艺人伴舞、成为活动的点缀,更提高了他们的社会地位。

经过多年的努力,街舞在台湾已经越发普遍,2008年世界街舞 Locking 个人赛冠军周允斌(Win)甚至成为国立编译馆的高中体育课本封面,足以见得街舞在台湾体育界的被看见。(推荐给你:


2008世界街舞 Locking 组冠军周允斌

而在街舞已经逐渐普及后,这群街舞奶爸又有了新的想法。

街舞的呈现方式,常常是一首歌的时间,以个人或群体的方式进行编舞,不同的舞种之间,泾渭分明,同舞种的选手又会以 battle 的方式,一较高下,像是一场接着一场的擂台赛。但这次,这些街舞前辈希望将短篇具有爆发力的街舞章节,编织成完整叙事的舞剧,一如美国由来已久的街舞电影,让街舞成为表现的主体,而不再是配搭。

而这次与他们的合作,也让我这个肢体白痴的剧场妈妈,接近了“街舞”这个我以为此生无缘的表演艺术行当。试着以剧场编导的身分,跟一群世界级的街舞舞者还有编舞老师工作。这次的制作,是台湾首发,以纯街舞舞剧的形式呈现,而且为了要全新创作属于台湾的街舞音乐,并让舞与剧情结合的更紧密,我们在没有音乐的状况下,工作了三个月,等到舞与剧的融合已经达到一定程度,音乐与音效再加入,这对从音乐发想舞步的舞者或是以音乐发想剧情的音乐剧导演来说,都是莫大的挑战。我们也从对对方领域完全不熟悉,到慢慢摸索与对方沟通的语言,朝着未曾碰触过的境界,缓步前行。

对我来说感到难得的是:他们已经在自己的领域,达到相当傲人的成绩,被誉为街舞界的“台湾之光”也绝对不会有人质疑。为何还要冒着风险,低下头来,向另外一个领域取经,弯着腰重新开始呢?

这样的尝试,可能会失败,也可能被各自原本的业界讥笑为不伦不类,跨界本有它的风险存在,对我来说也是。但是他们希望将街舞扩展出去的心愿,却让我很是感动,我们存在这某种相同的轨迹与信念,让我们在各自成为爸妈之后,还愿意为着将表演艺术推广出去而努力。

|
(左起:周允斌一家、彭英伦一家、黄柏青一家、黄柏翰一家)

街舞源自美国街头,从黑人开始崛起,代表一种受压迫的族群,用身体动作表达心声的方式。搭配涂鸦、饶舌、DJ,宣泄对这个社会的不满,也作为对压迫阶级的抗议。这种并非源自本土的表演艺术,开始在台湾流行时,不管舞步或音乐还是多为模仿,再慢慢融入台湾舞者自己的诠释。

但在衍伸为舞剧时,就必须找到属于自己的身体语言,讲述自己的故事,不然如何做出具有台湾原创性的舞剧?不然就会像话剧搬演翻译剧本一样,感受到演出者与文本时空背景之间的巨大落差。

于是我掌握了“阶级”、“压迫”与“释放”这几个关键意念,并将观赏族群的思考,从熟知街舞的青年男女,扩张到社会上的各行各业。不同于美国电影,总把街舞的主要角色定为年轻人,场域定为学校,高潮点总是为了一场比赛。“街舞”本是来自街头,街头本是属于各行各业所有的人,而所有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框架与压迫,那并非来自另外一个阶层,而是那心中隐形的牢笼。

是什么困住了我们?我们想挣脱的是什么?真正的自我到底长得什么模样?是这次街舞舞剧想要表达的主题。

台湾是个一直被殖民的地方,甚至连一个“国家”都不算是,常常一个殖民者来到,就要我们忘记自己的语言与历史,将飘洋过海来的文化活生生吞下。而我们在下意识当中,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压抑,学会否认自我,只要符合社会期待,就能在一点点惆怅的情绪中安然活下去。

这出舞剧,适合街舞的爱好者,但更适合对街舞陌生,却想改变现状的人们阖第观赏。你会感受到心中那骚动的因子,在对你呼喊着自由,让我们一起动手解开,那来自国族、来自生活、来自心灵深藏的结痂。在这里你可以听到唤醒你记忆的民谣旋律,又能听到舞动你心灵的重拍节奏,就像剧场妈妈与街舞奶爸,在兼顾梦想与现实的路上,正连滚带爬携手奔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