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杀人”即将上映的国片《失控谎言》,就问一个简单的问题,你愿意听真话还是想选择善意的谎言?由命案开启的故事,背后探讨的是每个人的各怀诡胎与生存困境,这是个对错不分明,但却更贴近现实人生的电影,观影之后,记得那这个问题问问自己。(同场加映:

人生,是由满满的真实组成?还是,用一个谎言圆着另一个谎,以谎为基石,走出虚假却又看似真实的人生蓝图?

《失控谎言》,是一部关于爱情、关于语言、关于谎言的故事,由一宗命案开启故事,发艺店的老板娘意外遇害,颈部被利刃深深画开一道,唯一在场的是她的丈夫苏俊杰,而他却在医院逃跑了,使得自己成为了这宗意外最大的嫌疑犯,所有证据都显示,他就是杀人凶手。

在逃亡的过程里,陪着他的是从国中便相爱的女人周晓晨,沸沸扬扬的新闻事件,同时也引来了两人的国中同学美玉的关切,身为一个记者,她在乎的是真相,抑或是新闻看头?(推荐阅读:

《失控谎言》,由一宗命案开启,由每个人片面的词汇拼凑真相,剧情中参杂着三段婚外情,每一个人都在谎言之下度日,要的是情是爱?是贪图度日?是乞求危险之外的安稳?

命案只是开头,在美玉眼里,周晓晨是个为爱能够放弃一切的女人,她得以为了爱牺牲,为了爱改变,甚至是为了爱做个无声的女人,各自有家庭的苏俊杰与周晓晨,在国中那段没结果的恋爱之后,两人各自在生命中找到伴侣,彼此各自走入了家庭,各自努力刻画一个家的模样,周晓晨从小便活在失和的家庭,父亲会在酗酒后对她施以暴力,至少开始时她是这么的楚楚可怜,惹人怜爱,在原生家庭里得不到的幸福,她自苏俊伟那儿拿,一路上所有的阻碍,她都纷纷击退了,是一个为爱疯狂的女人,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皆在所不惜,于是最后他们相遇,再次相恋。(同场加映:

她利用了美玉,甚至利用了苏俊伟,她可怜又可悲,但她生得貌美,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是谁利用了谁?各自开展婚外情的三人,在关系里难道都是可怜又可悲?透过镜头,看见了戏里的每一段婚外情都有着可怜与幸福的角色。

当然,还有些人得以在关系里自在,在真实世界里,我们是否也是如此,无论陷入的是什么模样的关系,这世界老是急着用放大镜检视,有时候是用道德谴责,有时候是用价值观评断,甚至更多时候是用一时的情绪焦急地下着总结,好像关系里除了彼此,还需要向全世界交代着孰错孰非,谁能活的坦荡欢喜,谁又应当活的痛楚该死,本片不探讨婚外情的是与非,但探讨的是关系里的角色和真相。

《失控谎言》用了另一条支线,诉说教授与女学生的性骚扰案,记者与社会相信,瘦弱且带着畏惧眼神的女学生,应当是扮演着受害者的角色,因此从记者开始,直至大众,全都以探听真实的假象,自我虚造了本身相信的事实,加害者与受害者的关系、细节。我们时常用自己所相信的事,选择观看想要看的事实,听闻想要听的话语,故事就该如同我们期待的发展,尤其是加害者与受害者,角色便应该是那样妥当不需怀疑,楚楚可怜又傻里傻气的,就是需要被深深同情的受害者,而看似拥有权力与发话权的,便应该是凶狠的加害者。(推荐阅读:

直到电影最后,剧情走入了一个悲剧,世人才明白,有时你以为的真相使人痛苦,但你妄自杜撰出来的谎言才使人不得不以悲剧铭志,以悲剧收尾,告诉世人,你们都错了,而且错得离谱。

是否,我们都太习惯用自己的想望与经验法则判定一件事,在我们的周遭每天有着相异而错综复杂的关系与事件,我们因着经验和自身的价值观,坚信着一些信念,而这些信念冥冥之中引领我们判别所遭遇到的一切,判准皆在内心,虽然我们时常念兹在兹的告诫自己客观公正,但我们总是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角度看事情,即便已经了解的很全面透彻,也并不一定就是真相的模样。

《失控谎言》的最后,由许玮甯饰演的周晓晨说着:“反正我们都挑自己想说的说,不是吗?”,说者挑选自己愿意说的吐露,而听者选择自己想要听的进入,书写抑或是言说,都是依凭文字的自我拼凑,失控的究竟是谎言还是真相?或许,我们心里以为的真相,一直都是一个又一个的谎言,欺骗自己、欺骗他人,相反的,谎言是一个又一个的真相,自己认为的真相,他人认为的真相,虚假又真实地,日夜上演,谁又从中获得的利益,而谁又从中遭遇了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