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花运动两周年了,318 攻占立法院,五天后的 323 攻占行政院,警方出动大批警力镇压,媒体报导,电视另一头的民众看到抗议者愤怒的眼睛,有人只轻描淡写地说一句:“反抗的学生活该,被打最好。”两年后的 323,我们该怎么记忆这样的一天?周芷萱说,“撕裂的意义,正是要你学会如何面对撕裂,然后用自己的方式走下去。”(推荐阅读:

【所谓撕裂社会的意义】

我不觉得 323 行动真的只有留下伤痕,对三一八延续的贡献我想是有的,对于某些台湾人来说重新理解自己,也绝对是存在的。

323之后,我爸妈冲上台北硬要看我有没有怎么样,还为了当晚我没接电话大发脾气(啊就没收讯)。后来听说,她跟厂商吵了一架。因为那个“马迷”厂商说,“被打的学生活该、打死最好”,我妈整个抓狂,她说:“立场不同我可以接受,可以跟他聊,但会说出打死最好,真的是没什么好说的了”。她从此没有再跟那个厂商坐下来聊过天。(同场推荐:

有些人跨越了某一条界线,于是你知道彼此该怎么站。

昨晚看自己的 324 脸书回顾,是满满的愤怒。对于朋友不相信我所见所闻,对于警察和媒体满满的恶意,对于那些躺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恐惧。我那时说,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宁愿相信媒体。

回头看,当时最让我难过的是高中最好的朋友之一,在脸书写着:“你们一下要逐条审查一下要退回,我看不懂你们想怎样”。

有好多人在说,因为这场运动而被删好友、和家人朋友撕裂,我想那个当下我的愤怒的本质是害怕。她其实是个女性情欲光谱拓展上的战友,我们一起偷偷经过了十六七岁的那些年,那些对情欲懵懵懂懂,却尝试着正视自己欲望的那些年。

但在 318 这条路上我们没办法一起走,我们有不同的看法。后来我们依然是女性情欲拓展上的战友,即使实践的方式很不一样。

有些人你以为他跨越了某一条界线,但其实线没你想像的紧。

还有一个故事我一直没有勇气写,太赤裸、也太纠结了。总之这场运动结束之后我跟交往将近六年的男友分手。分手很不愉快,我们对为什么走到今天这样有很不一样的看法,而且各自都很坚持。但两年后的今天我觉得为什么不是重点了,也没什么好坚持。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了。(同场加映:

人生有些时候换轨的开关一旦触动,就往别的方向前进了。但这台火车还是曾经走过那些路,看过那些风景,留有来时路的印记。  


(图片来源:Tomscy2000 C,C: BY 授权)

是那段时间的经历让我懂了,有些人可以跟你一起走这段路,有些人走那段,也许没办法一起从头走到尾,但是你们对彼此的爱以及理解还是可以存在。战友是一种认同体,但他不是永远不会变动的。你要做的,是学会怎么面对这种变动。

人们总是在说,这场运动如何撕裂社会、撕裂年轻人跟年轻人之间、撕裂世代。但我觉得,撕裂的意义,正是要你学会如何面对撕裂,然后用自己的方式走下去。(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