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玛华森与汤姆汉克斯登上英国版君子杂志封面,他们这次不谈电影,要谈女性主义与世界的关系。汤姆汉克斯分享自己是女性主义者,而他支持同性婚姻,是因为他深信爱无法归类,不该只是二分的是非题,他同样也将检讨矛头指向奥斯卡,认为电影产业仍有许多需要检讨,并且向电视圈学习之处。看看女人迷为你翻译的专访节录!(同场加映:

今年二月,艾玛华森宣布息影一年,她说希望自己的 2016 属于女性主义。她发起线上的女权阅读俱乐部,要贪心的读,要爬梳女性主义的经典,要强化自己,再坦荡荡地面对世界上层出不穷的性别问题。(推荐阅读:

“让自己成为一个强壮的人,因此能用更多的爱,去面对既存的恨。”看到她这么宣布时,我心里这么想。

今年三月,艾玛华森与汤姆汉克斯登上英国版君子杂志封面,艾玛华森邀请汤姆汉克斯加入 HeForshe 活动,用女性视角采访汤姆汉克斯,他们从自我成长、家庭,一路聊到女性主义与好莱坞电影产业。(同场加映:

我们对汤姆汉克斯并不陌生,多数时候我们记得他在《阿甘正传》、《浩劫重生》、《抢救雷恩大兵》、《达文西密码》里的阳刚模样,这位在电影圈耕耘近四十年的实力派演员,接受采访时,侃侃而谈自己为何支持同性婚姻,为何选择成为女性主义者,那是因为二十一世纪,如果我们还不为平等权益努力,那是有愧人类历史长河的几千年,我们见到他特别柔软的一面。

汤姆汉克斯:“我是女性主义者”

艾玛华森:你觉得自己是女性主义者吗?

汤姆汉克斯:我想我是。我们活在二十一世纪,该向过去几千年的历史深刻学习。如果我们并未持续为活着的人争取平等权益、平等机会、平等自由,而持续让权益独厚男性,那我们等同浪费了过去的时光。

艾玛华森:我知道你有儿子跟女儿。我也同样感动听到你全力支持你的老婆追求职场成就。我不想过度探问你的私生活,不过当你教育后代与经营婚姻关系时,性别平权议题是否是你关注的重点?

汤姆汉克斯:我妈妈主动离开让她不快乐的婚姻关系,她一边工作、一边进修,一边拉拔孩子长大。我的姊姊同样也为自己的人生奋力一搏。我的太太与女儿从不觉得男人有权主导他们的人生。在工作上我遇到的女性,总是替我带来更不同与多元的观点,光是聆听她们说话,我觉得自己获得许多。(同场加映:

我对于这些女性与我的女儿的支持,与我对男性与我的儿子的支持,从来没有不同。

谈同性婚姻:“爱的方向是无限的,不该是二分是非题”

艾玛华森:你相当支持同性婚姻。我在 UN 的演讲中也曾提过我们应该将性别视为一道光谱,而不只是简单的对立二分法,在光谱上的任何人都该有自己舒服的位置。你的看法也是如此吗?(推荐给你:

汤姆汉克斯:看看我们人类,每个指纹都是独特的,每个眼珠都是不同的。没有两片雪花的形状会相似,人类也是一样。每个人都像掌纹与指纹上的纹路与皱摺那样独特,我们的性别也应该如此。我们去爱我们爱的,对能激励我们的事物兴起热情。

爱能引领的方向是无限的,不该变成二分的是非题,逼迫人们必须择一。(同场加映:

非性感不可的女性?好莱坞的电影产业不再能反映现实世界

艾玛华森:我知道你对政治与商业议题有兴趣。你认为提高女性参与比率重要吗?你是否看到先前加拿大总理 Justin Trudeau 宣布内阁将由男女比 50:50 组成的消息?

汤姆汉克斯:我看到那则消息,并且也乐见其成。

艾玛华森:你在职场上,经常与杰出的女性共事。你出演的作品《飞进未来》就是由女性导演佩尼马歇尔执导,你在《红粉联盟》中也与吉娜戴维斯合作,她成立了戴维斯机构为了电影产业里的性别权益发声。

但即便如此,好莱坞距离平权的路依然很远,无论是萤幕前或萤幕后。2013 年的热门电影中,有台词的女性角色只有 30%,但女性裸露的镜头则是男性演员的四倍。先前纽约时报的报导指出奥斯卡影艺学院成员有 76%是男性,93%是白人。凯萨琳毕格罗是唯一一位曾拿下奥斯卡最佳导演奖的女性,过去从未提名过任何有色人种的女性导演。你觉得好莱坞里的性别议题为何重要?

汤姆汉克斯:我想,现今的电影艺术逐渐与艺术层次脱节,电影里的女性总是难脱性感或是负责照料的形象,这点已经不能精准反映现实世界。对我而言,真正伟大的电影,必须让观众在影片中辨识出自己,即便我们并不属于同种性别,或是并不说同种语言。

当性别教条与角色潜规则决定了谁书写故事,以及谁出演故事,女性总被要求负责出演性感或是人妻角色,这削弱了女性的完整与多重身份。我不认为那是艺术,它并未对世界带来启发。

电影产业是迷信的,他们凭藉第六感、怪异的旧规则、过往的卖座纪录来赌接下来会不会卖座。但是世界比好莱坞想像得更宽广许多。我觉得现在电视圈比电影圈进步了,电视圈里有更多聚集主角是女性,有许多制片是女性,女性有自己的节目,我期望未来电影圈能逐步跟进。(同场推荐:

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对话,理解性别的既有难处,将父权体制的压迫与局限拆解来谈,放大生活中的性别痛痒,停止咎责彼此,而是思索每个人的前进路径。于是我们有了联合国的 HeForShe 活动,君子杂志的“Women&Men 我们得谈谈”单元,也有了女人迷目前正进行中的性别读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