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这一次聊聊从中国传到世界的A4 腰挑战 #A4waistchallenge!当 A4 腰成为“身材好”的最新代名词,我们想问,何必把美丽的诠释权,交给一张 A4 纸?(同场加映:

你还依稀记得,去年五月极为火红的“反手摸肚脐”模仿热潮,我们或许都是当时无法摸到肚脐的“失格挑战者”。

而今年,谁拥有 A4 腰的 Hashtag #A4waistchallenge ,从北京传到全世界,挑逗地问,“你呢?有没有像我一样的 A4 腰?”

哦,原来这时代水蛇腰或小蛮腰不够看了,A4 腰正当红。A4 纸宽 210mm,长297mm,若能将竖立的A4纸贴合自己的腰部,即能宣告拥有 A4 腰。

你皱起眉头想,怎么可能?而 A4 腰甚至还不是“现代美女”该有的唯一标配,或许还要有细长脸、高鼻梁、大腿缝、比基尼桥、胸部要能夹手机、锁骨要能养鱼。

中国女性主义者郑楚然首先开炮,她贴出一张将 A4 纸刻意横放的照片,上头写着“身体不需要被凝视,我爱我肥腰。”

法媒巴黎人日报 Le Parisien 则丢出图表,法国女人的平均腰宽为 30 公分,法国小姐也至少有 25 公分,A4 腰的挑战,连法国人“也”办不到。(这里的“也”我反而觉得很微妙。)

人们忙着挑战或宣泄不满,我在想,为什么我们如此迫切需要一张 A4 纸来证明自己很美?那么 A3 腰,A2 腰的人要去哪里呢,世界上有属于她们的赛局吗?为什么身体的“不一样”暗藏这么多的潜在焦虑?(同场推荐:

永远不够瘦的潜在焦虑:每一天都有新的“A4 腰挑战”

多数人看到 A4 腰挑战的首先反应都是太荒谬了,太不自然了,我们甚至不需要偷偷摸摸的拿纸比量,就知道符合挑战标准的人少之又少。

 

There is not a single sheet of #A4 #paper that can determine my #worth and #value as a #woman or as a #human. Not even that #fancy #degree that cost me 10 #grand. ~~~~~~~~~~~~~~~~~~~~~~~~~~~~~~~~~~~~~~~~ #a4waist #a4waistchallenge #challenge #bodyshaming #stopthisshit #confidence #everybodyisbeautiful #shorthairdontcare #HQ #photography #selfportrait #flickr #shoot #photoshoot #bra

Paul Paulsen(@partypartypaul)张贴的相片 于 张贴

A4 腰挑战的荒谬性正好揭露了我们向来依赖规范来证明美的存在,古有马甲,今有 A4 腰,美与规范互相需要,彼此建构。(推荐阅读:

A4 腰挑战看来荒唐容易推翻,但更多时候,加诸于身体的形象规范,就是我们并未察觉或不愿承认的一个个 A4 腰挑战。比方说每个人都不喜欢双下巴,比方说多数时候黑皮肤不是正向形容词,比方说看来肥胖的人被社会成天以“不健康”之名警告,搞得胖子与瘦子老是势不两立。

当身体规范建立,总是有另一个“比较好”的选择。我们就是无可避免的,日复一日进行挑战,排挤掉一些人,也被某些赛局排挤在外。网路社群的兴起,只是让身体战争来得更快,散布更远,在萤幕的另一头更可视化,于是让许多人更容易焦虑。(同场推荐:

框架与规范构筑出身体的角力战场,我们要跟过去的自己比,也要跟世界斗;人们除了要炫富,还得记得炫腹,现代人对于身体“不合格”的潜在焦虑越来越深。

合格的标准尚且日新月异,昨日你能够反手摸肚脐,今日未必就是 A4 腰,你随时都可能被淘汰,不得松懈。如果身体沦为抢分输赢的战场,没有谁是永远的既得利益者,你永远可能“不够瘦”、“不够美”、“不够白”。

“不合格”的身体,真实存活的人生

关于身体,这些年,我的心情是复杂的。

从前的我,对媒体里铺天盖地的白肌、大眼、纤腰、细腿、丰臀轻易愤怒,我痛恨他们树立单一强悍的美丽教条,我心疼有更多不见天日的身体,可当我某天不经意嫌弃起自己的腰内肉,我明白广告规训多深远,我明白自己其实害怕,我明白愤怒非常容易,但身体永远更加复杂。

那些累积的片刻,让我后来决定要放下太多的愤怒与恨,去思考既存的美丽规范如何慢慢松动。这些年,中性、大尺寸、牙缝、白子模特儿开始走上伸展台,她们不愿妥协成为别人,用肉身冲击美丽定义,而那些尚未被媒体再现的多元身体,一直都在真实生活里,与我们不断擦身而过。(推荐给你:女人,你可以定义自己的美

身体一直都在,无论社会承不承认。规则一直都在,无论人们相不相信。处于社会规范里的我们,该是时候跳脱美丑或身心的二元对立论,细看美丽的模样很宽广流动,不要只不满规则里的样子,也不要只崇尚规则外的模样,该给规则内外的人,更多身体喘息的空间。

规则存在,但日夜相依的身体教会我们,规则从来不该只有一种。我们可以遵守规则,可以调戏规则,可以打破规则,可以另辟规则,当然也可以选择不甩规则地活。

所以 A4 腰的挑战,有人跃跃欲试,有人戏谑的说我没有 A4 腰,却有 A4 大腿,这样行吗?有人偏要拿起便利贴,预言下一次会不会是“便利贴腰”?那是一次又一次对规则的戏谑嘲讽,让人思考规则外,存在更广博世界的可能。(同场加映:

被社会认定“不合格”的身体,拥有真实存活的人生,可以选择不玩这场游戏,头也不回的去活自己舒服的模样,可以不把美丽的诠释权心甘情愿托付给一张 A4 纸。

我一直都天真的期待,有一天能够活在更不批判异己的世界,我们不必然要是“同类”才能理解与认同彼此;我期待我们不带批判眼光的凝视彼此,用力地珍视各异的美,庆幸着最后我们都安然成为自己了,而不是成为某个面孔模糊的教条范例。

我想活在不同身体安然共处的世界,无论是 A4 腰,或不是 A4 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