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讨厌她,像讨厌着自己。她是松子,一个依附爱情生活的女人,她被这个世界冷落着,只有鲜少时候,她感觉与人产生了连结,那是被情人殴打的时候、她宁可选择悲剧,也无法一刻面对自己的孤单。我们可恨这样的自己,却也避免不了,对爱渴望。(推荐阅读:

的确,我们都会讨厌她,为什么?就好像大白天,有人醉歪歪地走在路上,擦身撞了你,你说了一句:“你要好好看路啊!”但你一端详,这人一身风霜,满身臭气,被人嫌恶,为何还在张开臂膀要拥抱别人?“笨蛋,妳难道不知道要小心点吗?要像我一样小心啊!”你噤声,对的,你必须讨厌她,你哭着决定这辈子都必须讨厌着她。

看电影的时候,几乎每个观众都讨厌过她吧,好像她是体内的肉瘤一样,就算是良性的,也在想要不要割掉算了。“不堪啊!”人们心谷这样回音着,所以你不意外跟她交往的人都打她(只有一个没有),对方自认有多么不值得被爱,就有多用力地打她,“拜托,就让我像臭虫一样活着吧!”是那样地用力挥拳,究竟这女生是多么令人讨厌啊?然后电影结束后,你打了一下冷颤,因为自己竟然有点想哭,这个讨厌的松子,你感觉到好像又有人在远方啐了她一口。(延伸阅读:

川尻松子不知道自己为何让人讨厌,愈讨厌她,她就愈拉着你,然后做出她的招牌鬼脸,“不要闹了!”对方总这样说,轮到命运一记饱拳挥过去时,意外的,她仍没有醒,她像睡美人一样睡到翻了,如果醒来没有王子,她就会再继续沉沉睡去。

人们后来在河边发现她的遗体,邻居是这样说日常的她:“她全身散发一股臭味、半夜会尖叫”、“她从来不做好垃圾分类。”从没有家人来看过她,死后只有不认识她的外甥不甘愿地跑来收拾她的遗物,在满屋的垃圾中,唯一能辨识的物品是台电视与墙上的杰尼斯男孩团光GENJI海报,电影是这样开始的,她以寂寞到发臭的形体登场。

的确,我们都会讨厌她!为什么?就好像大白天有人醉歪歪走在大马路上,擦身撞了你,你说了一句:“你要好好看路啊!”因为你自己也提醒自己好好看路,冷风一凛,你领口拉紧,像在涩谷地铁站鱼贯出来的人们一样,一波波如海浪般的人潮,记住!步伐不可以掉拍,我们这样想着。

在这抖擞的城市,没有人有荒芜的权利,而松子像团烂泥,没有人要问她这一生长途跋涉的缘由,人人掩鼻而过。她却仍兀自地笑开来,仍想拥抱着路过的你。

她完全不符合都市的丛林法则,我们被教得要知道收放轻重,女性杂志总爱写着要“爱自己”,但这从不是重点,若不知道自己是谁,那要怎么爱?松子在跟了黑帮小弟后,对劝阻她的好友说:“就算要跟他一起下地狱,也是我的幸福。”爱情就等于幸福吗?而松子给男偶像的信中写着:“眼中只有你的我,感受到无上的幸福。”彷佛在那一刻才对焦了自己。

这样的人生,真的像她弟弟说的结语:“她的人生毫无意义”吗?那意义是什么?幸福又是什么?电影里,松子跟她的手帕交阿惠都相信着《白雪公主》的童话,然童话里每个女生倒楣的时候,最后都是被爱情给拯救,于是许多女生长大后,当前方路况不明时,会下意识地期盼爱情杀出来扮演着指引的角色,期待爱情(类似什么上空盘旋的神祕力量)把她们从重覆日常中带走,将人生粉碎后重组,对照她人生中想像过的各种故事,无论是山口组夫人,灰姑娘,还是支持落魄作家写作的女人,“被殴打总比孤独好。”她宁可点选悲剧,也无法一刻面对自己的孤单。(延伸阅读:

当松子在迟疑要不要与以前学生发生关系时,面对自己幽暗的房间低语:“反正出去也是地狱,在这里也是地狱。”于是扑向另一段毁灭性的关系。在快被自己的孤单冷死前,去跟着所谓“爱情”走,让它带着他们完成自己的壮烈,与其说是在恋爱,其实更像是信奉一种叫“爱情”的宗教,对方是谁或对她如何都没关系,最后无法善终也无所谓,她是信徒,其人生是在一再验证爱情的伟大,与她对它全然顺服的虔诚活着,那已不是爱情,而是一种求救方式,是她唯一认知可以跟他人建立关系的方式。(推荐阅读:

不管对象是谁,只要关系不灭,她可以当土耳其浴女郎,感受自身对肉海的奉献、她可以跟刚死恋人的朋友恋爱,却是自己单方向的热恋,她上瘾于爱情这个奉献仪式,是因为爱情被宣传为能凌驾于人生的力量,包括对陌生人偶像光 GENJI,如在望夫崖等对方回信,因对方的无从拒绝,而延长了那未知性,但其中没有一种关系是足以让她确认而不感孤单的。

关于松子的前半生,有卧病在床的妹妹、心疼妹妹而眉头深锁的父亲,松子没事就拿鬼脸引父亲的注意,以及后来当国中音乐老师,化身为电影《真善美》中的老师,到后来色情歌舞女郎,她每一个阶段都像 Cosplay,呼应外在而变身,没人知道真实的松子是什么模样,她自己也不知道,不知人说的爱“自己”究竟是要爱什么来着?

从女生在童话中一切得来不费功夫的主角设定,到连续剧神话了爱情、大量偶像以“情人”之姿做秀,我们到底是信奉爱情?还是只要恋爱这形式?爱情被操作成是人生解药,饮鸩止渴喝到死,令人讨厌的松子,会不会你我之中也有她的教友?爱情成为寂寞的周边,在虚无年代里收留大批无名氏,以爱为名,行去我之实。

然而知道爱情被这样操弄的我们,心中都有一个“松子”,总是用力地打骂她:“不可以再这样丢人现眼了,给我收敛点!没有人会像妳这样爱人了啊!”这样说的我们,其实每个人都比松子哭得还大声。


◎延伸阅读

“这是我对人类最后的求爱。尽管,对于人类,我满怀怯惧,但却如何也无法对人类死心。于是,我依靠着“搞笑”这根细绳,维持住了对人类的一丝联系。”——太宰治

《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Memories of Matsuko)为二○○六年电影,改编自日本作家山田宗树的畅销小说,电影由中岛哲也编剧、执导。故事内容以一名担任国中老师的女性川尻松子为主角,以她的死亡为开场,由于家人已与她脱离关系,于是由外甥川尻笙清理姑姑的遗物,进而了解松子从小到大充满波折的人生,如何从老师变成杀人犯,并陈尸在河边公园中……,也因为姑姑的人生故事,让川尻笙重新思考自己人生的意义。此片获日本金像奖与亚洲电影大奖等多项大奖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