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是给大人与小孩的童话,他在 1943 年,就用最浅白的语言诉说最繁复的当代情绪,直到现在依然是许多人反覆翻阅的经典。听听马欣谈小王子,她觉得看小王子的人内心都有特别孤独的地方,知道自己即将要长大了,将要跟“自己”告别,小王子像是最后的反叛,把不愿妥协的自己都寄托在里面。(同场加映:

 

能留住“小王子”的注定是孤独的人,因为他颠覆了这世界的价目准则。我们这商业幻术时代森森罗网,唯一捕捉不了只有人思考的自由。但爱思考的在这世界上却会是孤独的人,而孤独正是小王子的本质,“小王子”哪是大人与小孩的对照,他是扎扎实实大人铁血的抉择。(推荐给你:

小王子那天出现在我附近。一如往常,他看了一下星空,没说什么就走了。

这样的日子稀松平常。正如你也看过的他,他不会太听闻你说话,但还是会问你问题。

“你们为何总是要排队,要一起前往哪里?”

我不知道,于是试着远离排队的方向,往别的地方走看看,嗯,其实也可以走。等我回头时,他们还在排队,发现有人花了一辈子在排队,有些人再看到他时已经老了。(同场思考:

“你们在排什么呢?”那人遂问前方的人,每个人答案都不太一样,但却都在排同一条队,“听说前面有好东西。”他们说。

“你们为何很少一起看天空与星星?”小王子问我。

于是我看天空的时间,比看人时还专心。

“你们有试过哪一堂课,可以集体好好思考,不说话吗?”

于是曾用心选了几堂课,老师在讲教条时,我偷时间自学别的。然后长大了,小王子还是会不时出现,他始终是我隐形的好朋友。因为思考了,所以会孤独,孤独了才有可能自由,我看着他,受了他的影响。

他当然不管我的独白,他还在观察。他发现我们这里有更多收集星星的商人,“跟我星球上的面包树一样快蔓延开来了。”

需要掌声的的礼帽男士则大批移居到网路上,那里的人们掌声如雷,四处响起,“有些人忙到帽子几乎没时间再戴上了。”小王子说。

“你们每个人都低着头,是自己活在萤幕里面吗?”他探头问。没有,这次我真的低下了头。

自从认识小王子这隐形的朋友,便知道自己是孤独的,但这没甚么不好。

“试着闭上眼睛,再张开来,还是哪里都不在吗?”小时候曾认真这样想过,老师与父母规定我的去处,是否是“真的我”在的地方?还是另一个我正在神游?是否有办法逃脱?(同场加映:

《小王子》电影里的小女孩有意识以来,就在扮演妈妈跟老师要的角色。那“自己”躲在哪里去了?

“我可以出来了吗?”那个不知道叫什么的“自己”这样怯声问着?但周围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人回答过他。

他的主人每天按着母亲的计画表过生活、研读功课,学校同学被要求齐头并进,人人都是老师的乖学生。

“我可以出来了吗?”日子久了,彷佛有人在柜子里问,闷压压的声音,却要经过一个遥远的通道,声音像被吸走了一样,他主人还是没听到,因为眼前课本的演算式太复杂了。

电影中演算着人们呼吸的空调、饮食的加工、灰冷的长廊、工整的社区、闲置的生活用品以过度鲜艳的颜色杂放在另一角,窗外的景色像个挂画一样,有路人经过时,才知道它会移动的。有些“自己”发现他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再出来了。(推荐阅读:

那另外一些呢?那个可能会被压抑的“自己”醒得早,在摇篮中看着母亲凝视窗外的神色,存档着父亲总张罗什么的背影,细看着他们装鬼脸逗你笑。再长大点,你会听着街角每天下午的摊贩叫卖声,知道这声音过后,通常天色就要暗了,那段时间,大约只有几分钟,世界像等待什么一样特别安静。

像跟这神奇的一刻交换秘密一样,我们会对自己的孤独心照不宣。

到童年时,就会慎重地藏起自己敏感的那一面,怕人把那个“自己”给揪了出来。什么是讨喜的,什么是符合多数人喜欢的,研究一下,多多少少都可以配合。那是保留“小王子”的方法,闭上嘴巴,把“他”收在脑袋里的一个密室,那里叫“b612”,是某些敏感小孩们的共同秘密,心知暗暗知道有一天或许得从“b612”逃脱。(同场加映:

大概青春期前就有这样的预感,我跟这社会将会是互动频繁的陌生人。

毕竟这世界愈来愈像是商人营造的幻象世界,早在圣修伯里创作出《小王子》的时候,它就开始是这样子。房子是为了身为高价品而产生,不是为了居住、满街衣服满满如山,衬得人心个个赤条条、高楼都往天走,一起升起,只有人会降下。

广告大幅的空泛,呼召着人小小的欲望星火,大小招牌吸纳了更多空泛。人这单位一直在缩小,头角峥嵘,争颗头出笼子的机会,咕咕鸡鸣,抢点坪数、多些肉汤。把真的变成假的,就可以增值,这世界是由魔术师在掌控,买到的都不是本相。“重要的事情,眼睛看不见。”小王子说,可惜我们眼睛贪食,吃得火眼金睛。

于是我们的孤独,是我们投的反对票。

转眼间,我们的居住地就跟小王子的星球一样小,但他说了天上有星星,鸟群一飞,拉着他哪里都可以去。于是敏感的人们钻进了“b612”,去寻一些真实。

“b612”其实就是一个独处的空间,他有他爱的玫瑰,但玫瑰并不擅长与他沟通,我们身边都有这样的人,珍惜他,但言语不见得能传达,那独处是实实在在的每一刻,偶尔造访一些别的星球,也只是见识了,无法融入。

但跟狐狸不同,它是天地万物的象征,与它们就没有语言沟通的问题,你被万物豢养多年,陪伴它们,关系可能分离、或迁徙,但麦浪、草、树都不会离开,你被天地万物豢养着。

而你在其中的独处,就会随着那些“自然”的律动,会成为沉思,因为动植物有其沉思,人不尽然懂。(推荐给你:

狐狸给了他一个机会自由,等于告诉了我们一个自由的方法。只有思想是制造幻象的商业世界无法捕捉的。

今天小王子又出现在我身边,两人没说什么,挺好的,我忍不住:“你早知道吧?我们有天会没星星可看。”这时我彷佛看到圣.修伯里,他说:“那去运用你的想像力去看星星。”

“你多么寂寞,才会产生一个小王子?”我问修伯里。“不就跟你一样寂寞吗?”这世界的价目,的确全然错开了我心头的价值,“小王子”只是个选择,跟是大人或小孩并没有关系,而是你我在这虚构世界里,能或敢拥有多少真实?孤独其实是甜酿味的,让人松散在里面,解构了外界的密密麻麻、规矩方圆,那就是小王子的自由啊,在众人面前是醉的狠狠清醒,那狠劲千锤百炼,这不是童书,是孤独人永传的星火,“b612”是个代码,带我们前往沉思者的天堂。

◎延伸阅读

一九九〇年代,我们曾经很天真的相信,马上就能获得自由,但自由需要自由人,而我们现在还没有自由人。──亚历塞维奇

《小王子》(The Little Prince)为二○一五年的跨国制作动画电影,改编自法国作家安东尼.圣修伯里的同名畅销小说。小说出版后,多次改编成动画及电影。二○一五年的动画电影由《功夫熊猫》导演马克.奥斯朋执导。此动画分为法语及英语两种版本。电影故事从成长于普通家庭的小女孩带出,母亲对她抱予极大期望,希望她能出人头地,由于母亲忙碌,她多半一人独处。某日当她在念书时,一张绘有图画并附有文字的图画随风飘在她的书桌上,图上画的是《小王子》的故事内容。因这张画及老人所说的故事,她踏进了小王子的奇幻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