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拉·摩尔(Tara Mohr),“敢于成大器”全球女性领导力课程创办人,致力于增强女性的声音,赋予女性力量,以追求自己所冀求的人生。听听她谈为什么多数女人倾向避谈自己的工作成就?为何我们更倾向当个乖巧的好学生?在里头,或许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影子。(同场推荐:

我跟很多女孩子一样,成长过程都听过这样的话:“在学校拿好成绩,做事勤奋,以后你工作就会有好表现。”这种职场“功绩主义”的陈述是我这一代与后辈接收到的主要讯息,而讯息来源是我们的母亲与媒体。

问题是,它忽略了事业成功的其他关键因素,其中一个就是自我宣传──“让自己的工作成果被人看见。”

“有好表现就足够”的想法在学校强化、生根,因为在校表现良好并不需要自我宣传,只要完成很棒的作业,交给老师即可。学校里的女孩子不必经历成年女性的辛苦,不必担心成就太高会威胁同侪或不讨人喜欢、没女人味。

在学校,女孩子尽管作业与测验成绩亮眼,但同学不见得会知道。是的,在某些课堂上她们也须举手发言,但她们完全不必显露自己的学业成就或宣传自己。于是,学校完全契合女孩子的舒适圈──你可以表现突出而仍自谦。但进入职场时,我们却毫不熟悉“让自己的成就被人看见”这门艺术。跟在职场成功相比,女孩子想在学校表现杰出相对简单,因为她们不必违抗女性规范,不必付出自我宣传而不受人喜欢的代价。

许多女性在职场上延续了在校的行为:勤奋做事,交出好成绩。我们假设自己仍处于功绩主义的环境,有人会奖励我们。女性议题专家卡萝·弗勒林格写道:“症状包括:埋头苦干,交出卓越的工作成果,期待别人会注意到,最后在你头上放一顶皇冠。”

研究显示,男性会试图在职位面试与初谈薪资时证明自身能力,要求更高的薪水与头衔,而女性则要求较少,想藉由工作证明自己。女性多半是后来才慢慢发现自己的优秀并不会带来升职或加薪,因为好表现并未持续且充分地被那些组织中的猎才或职务决定者看见。(同场加映:

我们这才开始了解:“喔,在这个职场中,我必须表现良好,并且让对的人看见。”但学校并没有教我们怎么做。

转个念头,这样思考“自我宣传”

女性觉得自我宣传很困难,有几个原因。研究显示,女性自我宣传招致的社交成本太高,周遭的人(尤其是其他女性)会觉得她们不讨喜。然而研究也显示,完全不宣传自己的女性无法被认为是有才能的领导者。所以,要找到微妙的中间地带确实很困难。

第二,许多女性排斥自我宣传的想法。我常听到女性这样说:“自我宣传是老套的狗屁组织政治的一部分,我不想和它有牵连,不想玩这种游戏。”我认识的女性很少听到自我宣传这个词时会对自己说:“耶!我需要多做这件事。这听起来正符合我的风格,正是这个世界需要的,应该有更多人多做自我宣传!”对许多女性来说,自我宣传意味着自我膨胀、勉强而别扭的举动,以及拚命想受人注意。(同场思考:

第三个问题是,许多女性觉得自我宣传很“男性”,所以建议她们多多自我宣传,等于要她们“更男人一点”。针对这个问题,我的回应是:想像一个活力旺盛、叽哩呱啦的五岁小女孩,她刚做了一件让她超兴奋的事——或许是编了一首很喜欢的歌,或许是学会如何数到三十,或许是跟爸爸一起照顾的花园有花儿开了,让她觉得很自豪。她会怎么做呢?她会骄傲地谈论自己的成就,会想要让别人看到。她还没学会压抑自己,不去谈论自身成就,也不知道有人认为这种想分享的直觉是自私或不对的。

当然,你不可能用五岁小女孩的方式分享成就,但她会帮我们想起:跟别人分享自己的创作、想法和成功,并非男性专利,而是人人都有的自由权利。分享成就很愉快、有趣,我们都是乐于分享的,只是有一部分人后来被教导不能这么做。

以下提供三种思考“自我宣传”的方式,或许能让你感觉不那么低劣、不自在或不利他人,且更能符合你的价值观:

1.忘掉“自我宣传”,思考“可见度”

你的才华、成就与点子如何让你所在组织或领域中有影响力的人、决策者或目标群众看见?想着“可见度”时,你会发现这不只关乎自己,而是要让你的成果与点子供人运用。

2.把焦点放在“服务”上

问问自己:“我要怎么让目标群众、有影响力的人与决策者更能看见我的工作成果,好让我触及想服务的对象?”你讲述自己辛苦得来的经验或想法的TED 演讲或社论文章可以帮助别人;你在公司内部网路刊登文章,或是举办午餐研讨会讨论你的团队采取的创新过程,不仅可以提升你成就的可见度,也能让其他团队受益;分享你认为自己工作的医院可以如何改进流程,不但能展现你优异的思维,对你服务的病患也会产生正面影响。(同场推荐:

3.这是说出全部的实情。关于自己的成就,女性撒了很多小谎──节略型谎言。对很多女性来说,请她们想着这是“说出全部的实情”,而非自我宣传,应该有所帮助。你曾以下面任何一种方式“说谎”吗?

  • 总是把功劳归于团队其他成员,不承认自己扮演的角色。
  • 提及你计画里的不足之处,却避谈成功的地方。
  • 从不提起你额外花在某项计画上的工夫或下班时间。
  • 不强调过去的成就、学历和奖项,即使它们非常重要。
  • 合理化地贬低过去的成就、学历或奖项,例如说:“反正那个奖有点蠢。”“学位在这里不是那么重要。”“我在上一份工作被特别任命,是因为他们需要有人马上去补位置。”
  • 把“不在乎外在地位指标”的个人职涯选择,跟“贬低个人成就”混为一谈。例如,离开公司法领域,转换到社会公益单位服务,就不再提起自己曾是知名法律事务所合夥人的卓越成就;或者,个人艺术创作走向非商业化路线,就贬低作品曾刊登于大型杂志封面的事迹。

能自在面对“自我宣传”是件好事,因为想要取得专业上的成功,自我宣传非常重要。但我更感兴趣的是它的深层意义:直率谈论自身成就如何让女性认识自己的成就,并把那些成就整合进自我观感里。

换句话说,如果我们从未听过自己承认我们曾克服、创造、培育或完成些什么,如何知道自己拥有能力、长处和韧性?我们愿意谈论自己的什么、不愿意谈论什么,将如何影响我们的自我观感?(推荐给你:

 

活出你的力度!本文选自姊就是大器:10个完整练习,带妳活出女性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