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周六日吴奇隆与刘诗诗的峇里岛婚礼,你彷佛也在脸书上全程参与了。这场婚礼上有个不时被拿出来嚼舌根的名字——马雅舒,新闻上塑造她为婚姻的叛逃者,你又怎么看待这一段名为“错误的过去”?(延伸阅读:

四爷若曦大喜前前后后,脸书一度被洗版,彷佛全台湾人民都飞到峇里岛参加了这场“真爱婚礼”。


(图片来源:来源

所有人都在关注幸福画面时,一则大陆网媒文章〈吴奇隆刘诗诗大婚最伤心的女人是她〉提到:“粉丝都疯狂的呐喊刘诗诗是最幸福的,嫁给四爷吴奇隆绝对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但是曾经嫁给过的女人呢?她是不是还会有这样的感慨?一定不会有的!也许这个伤心的女人你是知道,她就是吴奇隆的前妻马雅舒!”

婚礼当日,她以前妻身份上了微博热搜关键字,马雅舒这个名字跟随丑闻被丢上了吴奇隆与刘诗诗的婚礼红毯上。

吴奇隆致词“曾埋怨老天对自己不好,但是我现在知道,老天把最好的留给我。”一句也让人捕风捉影到了马雅舒头上。媒体清算“前妻”之罪。第一罪状、炫富:指马雅舒曾在节目上炫耀 5.31克拉钻戒;第二罪状、贪财:数落离婚后女方要大笔赡养费;第三罪状、花心:指马雅舒劈腿外国男友。

我不禁想,在一场真爱婚礼里,我们是否需要“错的人”来佐证,彰显这段关系的“正确与绝对”,以及意外被拖进婚礼周边被媒体贩卖的“马雅舒”,这个象征“错的关系”的名字,背后是否框架了婚姻的关系流动。(推荐你看:

正典妻子的为难:做一个值得被认真对待的女人?

让我好奇的并不是真相,而是媒体与网友共同操作的“真爱”想像。

“挥别错的,终于遇到对的”
“谢谢马雅舒成全刘诗诗。”
“如果离婚了,多梦幻的婚礼都是一场空,婚礼是一天,人生是一辈子....想想之前的前妻吧!”

我们恭喜吴奇隆同时,把错误归咎在那个活该的女人。此时成为众矢之的前妻,背后藏着的念头仍是一个不合乎理想的妻子、不在婚嫁期待下守妇道的女人形象,以及离婚等于失败的人生。

结婚不是为了离婚,但也绝对不会是为了不幸。感情有外人看不清的错综复杂,如何归类分明的对错。

是谁让女人在婚姻里步步为营?世上无数个前妻,拖曳比男人更沈重的包袱。就像新闻用“伟大男人”表扬修杰楷娶了贾静雯,就像媒体以爱慕虚荣、劈腿异国恋的指责将马雅舒推向“一个没那么值得认真对待的女人”。(同场加映:

相较之下,这些特质很少用来指向生理男性,我们不会说一个女人嫁给离婚男子很伟大,男性劈腿比女性劈腿更容易被原谅(或许可以看向千夫所指的伊能静)。社会鞭挞我们做一个“正典妻子”,一旦女人的欲望流溢出闺房、一旦她逾矩温良恭俭让,就会被编列入冷宫。

真爱的绝对契约:婚姻里步履维艰的人们

所谓的真爱,在这场高雅白净的婚礼里对比着昔日“劈腿负心”的马雅舒。所有人恭喜吴奇隆终于要得到真爱同时,马雅舒像是一个万恶却必要的存在。就像一部戏里总要有坏人,才显得“主角”得来幸福的结局多不容易。(推荐你看:


(图片来源:来源

我们在看别人的婚礼,就像在看一部八点档,拍手叫好,自行设定了此刻的主角。当事人都不愿再多提的过去,我们轻易归纳一句那是一段“错的”关系。

什么是对的婚姻?或许我们都很期待,第一次下注,就能赌对整局。可是我们都可能第一次结婚,第一次学会爱他人的生命,第一次活这个人生,失误、犯错、后悔,都应该能被原谅,甚至能被祝福。我没结过婚,很难想像婚姻里的柴米油盐,但倒是很喜欢《非诚勿扰》里一句话“婚姻怎么选都是错的,长久的婚姻就是将错就错。”

我们向往一段关系,或许不真是海岛婚礼、 5.31克拉钻戒,而是最俗气的,有个人理解你,安安静静地走。

看这场真爱婚礼,我心里又对婚姻多了几分惧怕,婚姻好像一种从属契约,一旦我们交换戒指,就表示愿意抛弃自由意志。我们以婚嫁为单一路径盼望“成为最幸福的女人”,要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成为一个优秀的丈夫、妻子,做一个讨好的女婿媳妇,我们会剪去参差不齐的过去,缝合一段名为真爱的婚礼。(延伸阅读:在还没有把握幸福之前,我们不结婚好吗?

正因为婚姻在人们的眼中必须完美,所以婚姻里的人,才步履维艰。

江湖上,一笑不能泯恩仇。难的不是交过一手的过客,而是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