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故事的人,坦白讲》系列连载,我们为你精挑细选与性别相关的故事。上一回,这一回讨厌自己性器官的他,从小被唤作“不男不女的东方不败”,他用肉身向世界提问,我是谁,我爱谁,对你而言那么重要吗?(同场推荐:

文 ─ 王锦华 Photo ─ 赖智扬

以前,同学都叫我“东方不败”,不是说我长得像林青霞,是骂我不男不女。我到底是男是女?这问题我也想了很多年。

从小,别人看我是“男孩”,但国中时,我爱上一个男同学,和他在一起,我觉得自己是他的“女朋友”。直到第一次勃起,我开始讨厌自己的性器官,觉得它是个累赘,好想割掉。(推荐阅读:

高中时,我爱上学姐,是一见钟情的那种喜欢。在一起半年,我就向她坦承我想变性,她叫我去看精神科,我做心理谘商七年,确定自己是有变性欲的双性恋者。

那时,我们都太年轻了吧,为了爱,我们都忽视我想变性的念头,交往九年后还是结婚了。但婚后半年,她就劈腿,爱上一个“真正的”男人。我去她外遇对象家里,要接她回家,她边走边哭,频频回头;看她那么痛苦,我舍不得,只好调头,把她交给他。离去时,换我边走边哭。

我答应离婚,离婚后没多久,我去动了变性手术,那是二○○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属于我的“自由日”。手术后这几年,我陆续交过三个男朋友。

刚开始谈恋爱,是因为好奇,想试试看以一个“女人”的身份恋爱的感觉;后来,则是因为习惯,习惯身边有个伴。结束上一段不适合的恋情后,我已经空窗一年半了。虽然还是渴望有爱,但我不强求,我养了两只猫,一样有陪伴和照顾的感觉。

我曾是男是女,也爱过女人男人,我发现:不论男女,人们往往因为好奇或寂寞而爱,这不该是爱的理由,难怪最后觉得错爱一场。回想起来,我真正爱过的是我前妻吧,那种爱,不需要理由。(推荐给你:


※本文内容授权自《时报文化》,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书名:有故事的人,坦白讲。——那些爱与勇气的人生启示
作者∶《壹周刊》人物组
本书集结自《壹周刊》多年来最受读者欢迎、屡屡创造百万点击的专栏“坦白讲”。每则仅五、六百字,却精准刻画亲情、爱情与人生诸般苦乐,触动你我内心最幽微的角落。以精炼而冷静自持之笔法,细细捡拾生命与情感的碎片,充满敬意地为每一个受苦或迷惘的灵魂写下生命的祕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