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太阳的后裔》正热门,许多人反感这样的“韩剧热”,背后的意识为何?为什么我们会觉得看韩剧浪费时间,两小时更值得一场电影、美剧?关于韩剧刻板印象的讨论,就从多元生命故事说起,期待我们都能不只接受一种故事观点,放心去遇见更多生命剧本的可能。(推荐阅读:

最近许多人讨论“我们为什么喜欢看《太阳的后裔》”,高颜值男主角被评为少女轰炸机,女主角填满“新时代女人”想像同时,路上不乏男友们的抱怨:受不了女友最近疯韩剧、哈小鲜肉。

“你很堕落唉。”

我记得大学时候,同学知道我跟风一部热门韩剧后这样说,因为科系缘故平常总是聊剧本、场面调度、剪接、人生意义的我们,好像突然无法“回头”看那样的小情小爱了?或许他认为我的观影品味居然会从情有独钟的《颐和园》“下降”到韩剧。当时我不以为意,现在我开始想为什么韩剧身在主流市场却被划分为劣等品,接下来想用三个分享,讨论我们该如何迎接更多元的故事想像。(延伸阅读:

一、韩剧只为女人服务?

“爱看韩剧的女生”好像成为一种指责,示意这个女生把生活局部建立在“无关紧要的幻想”,甚至女孩们自嘲“脑粉”,大方地顺应了这个社会贴上的标签。韩剧一直被视为“为女人服务”,女人迷曾以〈〉讨论部分偶像剧里的性别刻板印象。不能说偶像剧都跳脱了“女人被拯救”的公式,但确实看见,近年来的韩剧表现让多元故事的能见度愈趋明显。

举例前阵子正夯的《乳酪陷阱》,不完美的男女主角细腻演绎人性的恶与脆弱;《请回答 1988》一系列青春纪事,谈市井小民的生活模样,也谈家人间的情感缺憾;来到《太阳的后裔》,女孩堂堂正正迷恋高颜值主角外,也看见了另一种爱情样态。

我相信当观众抱怨能不能别再让女主角车祸得绝症失忆嫁好门,编剧们也很努力走出制约爱情公式。至少现在许多女主角可以不只被外星人拯救,也可以主动解救自己;可以不苦守寒窑痴等爱情,选择专注工作追求成就。

与其说韩剧为女人服务,我更觉得所有故事都是为情感服务。回归到人们喜欢看戏,是在寻求一种满足与认同。故事是满足缺憾,我们应该理解的是为什么人们需要从“剧情”去建立认同。

反观思考,为什么《太阳的后裔》这样的故事可以满足主流市场、服务多数女性?或许正有一个缺憾是,女人渴望女主角“自主形象”。女人渴望不必为爱情牺牲工作,女人拥有强悍也能柔软。也或许是男男女女都看见了一个时代现象——不必信仰纯粹永恒的爱、更懂得放手,女人社经地位与男人相仿时,我们有更多人生志业的课题得面对。

二、单一故事的危险:尊重多元故事版本

第二件事,我想讨论为什么我们直观认为韩剧劣等于电影或是美剧?这样的污名是比较出来的,“韩剧”的品牌形象接近于爱情,时常落入过于简易解释人生的争辩,“电影、美剧”被视为有知识背景、更有益思考的阅读文本。所以我觉得这背后有一个意识形态是韩剧是相较不值得讨论的“小情小爱”。

我觉得看小众电影的我没有比较高尚,追韩剧的我没有比较无知,这两者都是我。如果公众领域只能讨论单一故事、一个人只愿意理解单面议题,那是危险的。

这让我想起 7-11 曾热门贩售的 49 元总裁系列,我曾经鄙夷看向走往那区的女孩;我也想起国中班上喜欢 BL 的女同学们,当男孩抢走他们掌心上的漫画、嘲笑他们是腐女时我默不吭声。身为“这样的女生”、不愿理解“其他故事”的我有比较优越吗?

这种“本位思考”是用自己的立场推挤他人的生存空间,知识会带来权力,权力会带来优越感,优越产生阶级。自古云国家大义先于儿女情长,对我来说是两个全然不同的讨论。爱是亲密,是时时刻刻,是一同面向世界。爱不必在知识面前变得拗口羞赧,它不应该放在天秤上被秤量孰轻孰重,如同我们无权定义哪个故事更有价值。(推荐你看:

三、少女觉醒不是女性主义的敌人

有人说韩剧是拍给一群无知少女,那我妈妈真的是很有少女心的人。大约从国小跟着妈妈一起看偶像剧,她从不抗拒我们从电视上认识爱情,甚至在男女主角接吻时妈妈会呼唤我学着点。然后她会一路剧透,告诉我故事会怎么发展。小时候觉得妈妈好神奇,现在知道是电视上的爱情故事常常太容易。

长大后谈了恋爱,知道爱并不容易,并不是所有女孩都是等待王子的公主,甚至作为一个公主不该是一件被谴责的事。许多人会以爱情为中心的韩剧恐怕打压了另一群不被看见的女人,那群女人的故事从来不被写在爱情剧本里。我期待这些女人的故事跃然纸上,被更多人看见,一如我们看见原来不在传统韩剧公式里的女主角形象,看见社会正义议题也被编剧填入对白,看见不单面向爱情、真实人生的心动心痛。(同场加映:

试着别把每段关系都简化成韩剧爱情想像,也不必抗拒亲密关系附带的依赖。“剧情”只是一种生活模式的参考选项,人生的剧本,没人能为我们腾上。回到《太阳的后裔》带来无数赞叹,很多婆妈姊妹说这部戏召唤了心里的少女,我觉得是非常棒的。少女对青春充满感激,少女是无惧的,少女还有勇气摔跤。

我希望看见更多女人,我希望能阅读到更多美好的故事,我相信每个故事都值得被尊重。

少女不是女性主义的敌人,我们都曾是少女,也可以永远是少女。我阅读女性主义,也还是要相信爱情。

这个世界上有为爱而活的千颂伊,就有为生存拚命的姜暮烟;有柔软细腻的洪雪,就有干练率性的池海秀。这些女人,都是与我们一同生存着女性形象。

终于我们不必只信仰一种爱情价值,被同样的理论驯化。无论你是红玫瑰还是白玫瑰,你都走过张爱玲那个年头了,没有人有权用文化阶序 [注1] 评比女人。无论你选择为爱收服,还是收服爱情,或者抛弃爱情。


[注1]文化阶序:自布尔迪厄(Bourdieu, P.)对品味和阶级的看法。 布尔迪厄认为除了经济和教育,文化/品味在阶级的形成和复制上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在文化层次上,阶级权力的运作在于强化主流阶级的文化品味与美学差异并赋予其正当性,同时藉由他们所拥有的权力资源将弱势阶级的文化贬低为粗俗没有品味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