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延伸阅读:


(图片来源:空气人形)

世界 或许是
所有他者的总合
然而
我们彼此
对于自身这份重要的匮缺
毫无自觉
也未曾被告知
原来 我们是这样被播散的种子
总是冷淡的距离
  
然而有时
再难忍却也能维持住的关系
就这样
世界被巧妙的构筑了
何故?
  
花盛开着
近身一看
便发现像马蝇这样他者的存在
在光线的缠绕中飞舞着
  
曾几何时 我也
成为谁的马蝇吧?
  
曾几何时 你也是
得以完满我的那微风吧?

——节录至 〈生命は〉吉野弘

// 好喜欢这首诗,分享给亲爱的你。生命的本质,其一是匮乏。谢谢曾偶遇的微风。

依旧日常,生活
摘掉几片情感的枯叶
让日子开出茂盛的花
或修禅,裁剪去各种阴影的枝桠
那时,我们对坐,相望
会不会成为雨露,均霑
法喜充满?

而命运常常携着我们散步
在抵达和
未抵达的地方
一步一步,自然
就会走到了回家的方向

——日常,辛金顺

天空持续燃放着
无声的花火
我们停步
牵着手
于彼大泽
和一只鹿对望
良久

有鹿
有鹿哀愁
食野之百合

—— 有鹿 ,许悔之

企图以散大的瞳孔寻找
穿过森林深处的晨曦
我如中箭的蟒蛇曲折前行
透彻,悟了,无悔
一生没有一刻像现在
再多的生死爱恨
如何天荒地老的书写
也无法填满
唯有放下与宽恕
才能以海的容量
承载整座森林:
你我宿命的重量

——节录至 走过挪威森林/莫非

我想跟妳说的话,都是蜂蜜
是每个辛勤的蜜蜂
顺延着轨道
从太阳系
从日常生活里
妳的口袋
妳开开合合的心
妳手边刚停下的工作
便利贴,黄色的向日葵
我贴近妳,
我是妳真正的花粉
我爱妳
妳是花瓣上的脉
颜色通过都经由妳

妳想说的,我都听见了
妳猜不到的,我都帮妳想好了
都在泡好的阳光里
蛋黄都跟我说了
黄色的柠檬和黄色的芥末也跟我说了
那一刻,妳是琴声
太阳系来的蜂群,或是向日葵
妳是那样的音符,一朵
又一朵在我耳边盛开
妳是那样告诉我的,妳所有想说的话
让那些属于温暖的黄色通通都知晓
妳想说的,月亮当然知道
都泡在阳光里了
都泡在下午,都泡在黄色的夏天
  
我们都听见了,那些想说的
都是太阳系外出产的蜂蜜
蜜蜂都在银河采蜜
我们吃下煮熟的蛋黄
黄色的午后和黄色的后院
黄色的跳绳黄色的秋千
黄色的头发小女孩的
我们透过装着蜂蜜的玻璃罐看着太阳
妳的眼睛是太阳般的蜂蜜
我们是蜜蜂,我们穿上黄黑条纹
我们毛绒绒,像黄色小鸭

——庄东桥〈让那些属于温暖的黄色通通都知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