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常德专文,走进爱情前的12堂课,第一堂先说分手,许多人以为分手就是爱情的死亡与结束,必然要痛彻心扉,死去活来,但对许常德来说,爱本是流动的,没有谁有义务要照顾你,没有谁有义务一定要爱你,若要谈分手,正港的爱情是分手时依然留有温柔。(同场加映:

妳爱他,他也爱妳时,那么轻易就一拍即合的事,就算那是爱情,那也是便宜的爱情。

那么,妳有想过妳最想要的爱情是什么呢?爱情的量要多少?会期待对方专一吗?还是妳并不在乎他专一,或是妳觉得两个人投入一点比较重要?妳会设定时限吗?比如在一起一年试试看?妳会在确定和对方交往的初始就讨论这些问题吗?

爱情来的时候,妳是先被他迷惑,才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妳一点都不了解,因为就算这个人是妳的老同事,也不代表妳知道他在爱情里的样子。但了解他并不是妳最在乎的事,妳更在乎的是去紧紧掌握他,爱情会让人患得患失,那味道不在时会如毒瘾发作般让妳恐惧从天堂返回人间,妳会忍不住想在最短的时间内确定跟他的关系,妳会追随前人的脚步去期待天长地久,虽然没有明确的方法,虽然只有不后悔的勇气。(同场加映:

很快的,妳会发现男女在感情的热点时间大不同,就像做爱,男生热衷进去以后结束以前的全力以赴,女生则期待进去以前和结束以后的温柔探索,这么大的阴错阳差,没有人告诉妳们应该怎么对应,所以妳们就会跟大家一样地抱怨和被抱怨。其实这是两个非常不同的两个人的接力赛跑,前戏和结尾后可以由女生来主导,中间则由男生来指挥,不能欣赏不同,当然就不能联手合作,久了,就变成改变不了对方的心灰意冷。

于是妳觉得他变淡了,这个局好像快玩完了,但事实是妳也淡了,妳只是被期待的永远给伤到了,不是因爱他却被他辜负伤到。妳们就是都淡了,才会对对方不耐烦。没有爱,就不会让,是期待的要不到,才不甘又心慌。

妳觉得妳在期待什么呢?是期待爱吗?还是,妳期待的是他为妳改掉妳看不顺眼的习性,期待他对妳忠贞和完全透明,期待他对妳的家人好,期待他能主动跟妳报告行程让妳安心,期待两人一起把家撑起来,期待他不带给妳其他亲戚的麻烦,期待他别在朋友前报妳的料,期待被他细腻地尊重。这些都是随着拥有他而来的期待,样样都难,样样都与爱无关,样样都不能不要。然后,执着就演变成不退让,于是妳会选择压抑,妳甚至会走向认命。

在没有交通规则辅助的旅途中,妳们采取自生自灭的方式前进,因为这是个没有退场机制的承诺,妳没有不爱了的选项,如果是妳说不爱了,对方第一个念头就是觉得妳爱上别人了,他不会认为是妳们感情干涸了,他只有把妳想成是不忠者,才能让自己不想放手的心有着力点。(同场加映:

不爱了,根本不需要理由,就像爱了,也没有理由一样。

让妳们不爱的原因太多了,比如他总是在妳的痛处上洒盐,比如他回到家就上网不说话,比如他老爱情绪化处理冲突,比如他会心软借钱给别人,比如他爱面子。妳说,为何不给彼此机会改?为何要轻言放弃?可以的,可以继续奋斗,但前提是对方要答应,连挽回的方式都要如此强硬,妳有什么胜算呢?

如果每一段爱情都是一趟旅行,旅行的时程有长有短,沿途的风景不断地变换,每一个情人都是一本秘密之书,引妳去探索,引妳去思考。不要在每一段感情的开始就立下一律不变的期望,有些人不适合久留,有些人总是风风雨雨,有些人根本是来要债的,有些人会让妳痛不欲生又永生难忘,既然人是那么多种,妳就该有弹性地为他量身订做最好的姿态,放手或持续,都有浪漫的灵魂。不是在一起到死的,满意度就比较高。(推荐阅读:

幸福是看品质,不是看占有。

热恋时,就算给对方生命的全部都没什么了不起,那时欲望是满分的,是不给比较难受。分手时,如果能先想想,谁都没有义务非得爱妳不可,谁也没有权力假装爱妳而留下来,爱一被规定给,就会变成讽刺。

尤其是妳拿妳曾经为这段情无关爱的其他付出来谈判时,妳除了毫无自信地催讨债务,妳能给出什么致胜的魅力?想要转败为胜,越要在分手时用尽同理心。想要分手后没有怨念,就要做个让人竖起大拇指的潇洒情人。

正港的爱情是放手时还有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