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旗下人工智慧公司 DeepMind 的人工智慧系统“AlphaGo”对战南韩棋王李世石,几十万人线上观战,第一场赛局结束,李世石投降。全体人类开始讨论科技与人性同时,女人迷创办人玮轩丢出大哉问:什么是“值得”全人类参与的公众议题?让我们用全新角度看这场赛事。(延伸阅读:

今天最热门的新闻莫过于 Google AI 人工智慧电脑大战南韩围棋高手李世石,许多人看好,很多人看衰,有人觉得是人类科技发展的极致表现之一,有人觉得是人类智慧历史衰亡的表征。

我倒是觉得有趣,从 Google 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许多人都好像开始理解围棋,好像人人都变成围棋大师,甚至到今天,大家认真看直播,认真看各种消息,围棋作为一个相对冷门的运动技艺比赛,围棋作为世界竞技比赛中的他者(the other)这么久,在这一天,终于成为世界的焦点。

这样的现象让我想到三件事,第一件事是何以曾经是小众甚至他者议题的围棋,搭上科技趋势(与西方话语脉络)后受全球瞩目?


(图片来源:截图至【全程影音】人机围棋世纪之战首役 AlphaGo胜李世石

电脑与人脑大战,非常重要,身为曾经代表台湾参加世界围棋比赛的我,我对这件事的关心跟紧张,绝对超越你的想像。但除了担心未来有一天电脑取代人脑的议题。同时我也关心为什么现在与过去,围棋界的女性选手比例远逊于男性?为什么围棋比赛的宣传总是强调“美女棋士”为号招?甚至我们如何观察整体亚洲围棋产业的发展,韩国是如何有意识有系统的发展“围棋产业”,曾经台湾的棋士非常强,但为什么现在世界最强围棋脑是在韩国?(同场加映:

于是我想提出第二个问题,什么事才是“值得”全人类参与的公众议题?

性别,被全球忽视的公众议题

为什么你会如此在意,电脑与人脑的围棋大战?而你却不一定在意,在全美国大学性暴力的比例高达25%,平均每四个大学女生就有一个可能被性侵犯;为什么你在意李世石竟然第一盘棋弃子投降,而你可能不在意全世界二十岁以下的少女,平均每十个人就有一个人被性暴力对待过;你甚至非常紧张五番赛之后,人脑是否真的已经被电脑超越,但你甚至可能完全没有线索,全世界有 35% 的女性,这一生曾经被性暴力对待过。

甚至然后你会说,“我没有不在意,我只是不知道。”新闻媒体或脸书社群分享刷屏的新闻就是那些,你非常无辜,你也觉得苦恼,你也的确试图想知道更多在意更多。然后新闻媒体用一种无奈的角度说:“我们也没办法,只有那些特定的新闻议题才会有人看,其他东西没人看。”然后社会大众与媒体传播者就不断地进行永远都没有结果的对话跟互相指责。

多元叙事的文化价值:让被限制者发声

这其实让我想起黑人演艺工作人员抗议奥斯卡太白 #Oscarsowhite,这跟为什么那些最大牌最 A 咖的女演员们要呼吁大家正视电影产业的女性比例一样,当一种产业当一种社会当一种文化,只有单一角度的时候,只有强势者说话的时候,它必然会只关注某一种特定角度,它必然只有一种叙事方式,它必然无法体现多元文化的价值与精神。(同场加映:

电脑与人脑的围棋大战,大家觉得这跟“众人”有关。
每 10 个人就有 3.5 人被强暴,大家觉得这跟“众人”无关,这是“个人”的事情。

没被强暴的人们会说这是因为那 3.5 个人的问题,就像已经成为菁英领导阶层的女性管理者,倾向刻意弱化自己的性别特色,不以女性管理者自居,害怕被贴上性别保护标签,却让剩下那百分之八十五,被隐形天花板限制住的女性感到是因为自己的无能、自己的不够努力、自己的不够会争取,感到是自己不够值得。(推荐阅读:

如何让被限制者真正发声?如何让社会中隐形的权力结构现身?如何让既得利益者发挥同理心去理解其他非当权者?我们以为那些与我们无关的事情,其实都有可能跟我们息息相关,我们都有可能是某种论述中的他者,我们都有可能成为非既得利益者的另外一群人,在强势议题之外,我期待,我们生为人能够更关心其他众人之事,更在意其他好像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不要想怎么赢,而想为什么输

第三个问题是,当 AlphaGo 真的赢了李世石第一盘棋之后,几乎所有工程师都疯狂,科技产业也都开始预测未来发展趋势,评论人类要如何面对智慧衰亡,或各种对人工智慧的辩论。当大家都在问 AphaGo 怎么赢的时候,其实我很想低语一声,这世界所有伟大的棋士通常毕生在追寻的答案都是 --- 我为什么输。(推荐你看:

电脑演算程式逻辑优化的超进化,让棋艺的完美精准性再度提高,但是人类的穷尽脑汁,人类的不断犯错,不也是我们之所以为人的特别可爱。我们是如此的不完美,却又如此的追求人类的极限。

围棋最迷人的地方,绝对不只是输赢胜败,而是我们能透过其棋见人,瞭解棋士如何面对压力,如何面对计算,如何在棋盘之间展现他的宇宙世界观。我们,许多大部分的人,穷尽一生都没有办法像电脑一样的聪明,许多事情都是如此的徒劳无功,但是我们还是会不断地尝试努力,就像创业一样,成功机率远低于 3%,我们还是这样做了。

一个新闻,让我想了好多好多。

比赛只有一天,人脑与电脑是永存的竞合关系(与问题),但我想,这世界永远有更多的事情值得我们去理解,值得我们去发现。许多议题,不知道,未发声,不代表未发生。我相信,每个人担心的始终是人的议题,我们关心人脑与电脑的赛局,因为它象征着人类未来生存发展。我也相信,我们必须关心人与性别的关系,譬如围棋界里的性别现象、世界上受暴的妇女、好莱坞平权争议和其他更多。

科技赢得了人脑,赢不了人性,我们会失误,我们也会从中大胆想像一个新的世界,理解,才是人最可爱之处。我们不完美,我们永远可以知道更多,抵抗更多,争取更多,赢得更多,我相信就因为我们是如此不完美,所以我们才如此的,不断地,为自己和为世界挺身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