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新闻上的女童案,都让我们疼痛,更希望用多元角度,关心被忽视的族群。女人迷以“性别、多元”切入生活为旨,期待为性别、差异创造发声空间。创立第五年,共同创办人玮轩与我们聊聊女人迷的起心动念。女人迷作为华人性别意识女力媒体,我们谈性别,因为我们期待温柔松绑父权违建,创造出自由平等的环境。如果不是现在,那会是什么时候?如果不是你我,那会是谁?(推荐你看:给自己五分钟,我们可以活在更好的世界

“我诉诸理论,因为我感到疼痛。作用于我身上的疼痛如此剧烈,让我举步维艰。我绝望地走到理论面前,试图理解,试图摸索作用于我周遭与我身上的伤。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有一天不再疼痛。我在理论里头,找到自我疗愈的位置。”— (女性主义学者, Bell Hooks, 1994)


图片:女人迷乐园外墙

这一两天,我相信有无数人不敢看新闻,我相信有无数人看了新闻就忍不住落泪,我相信大家在内心深处或许愤怒或许哀伤,我也属于不敢看新闻的那种人,我光看标题,心就痛了。但在心痛的同时,我更希望我们能多做一点什么。Bell Hooks 的这句话,是我研究所第一堂课的一句话,这句话,不仅在当时震撼我心,也成为我这一路推动女人迷的重要精神指标,到今天,看到随机杀童案的新闻,看到妇女救援基金会跟女人迷和脸红红合办的“拒绝复仇式性爱”活动和记者会,这句话也在我心里隆隆作响——我必须做点什么,才让这些疼痛离开。

创办女人迷,是我对这世界“有感”(emotion) 而产生的行动 (action)。创办女人迷,是因为我内心感到疼痛,我知道这世界还有好多声音不被理解不被听到,我知道这世界不该只有一种标准。性别(Gender)作为一种学科,作为一种专业,作为一种角度,它代表的是如何系统化、结构化的去理解发现世界权力动态关系。

透过性别的角度,我们才有机会解构(deconstruct)权力关系,我们才有机会听到各种多元(diversity) 那些“相对弱势非主流”声音,才有可能让当权者/当局者能更进一步处理潜在问题。当这个世界对“性别”漠然,所带来的问题,不仅牵涉“女人”或所谓非多数性别认同者,其实对性别漠然,会让大众忽略许多重要议题(如儿童安全, 亲密暴力, 或亲职辅助系统等配套机制设计)。

性别的问题,完全不是“女人”的问题,性别的问题,是“多元观点”的问题,是你是否对于所谓“他者”(the other)能够理解、包容、倾听、进而对话,是承认这个世界不是也不应该仅被一种特定“主流”(mainstream)思想主导。(延伸阅读:

性别的问题,就是人对于“整体社会环境”的认知问题,性别的问题,其实是每一个人的问题。

这五年,我们一直默默在做,但我知道,女人迷还要做的,还能做的,还有更多更多。首先,就是,希望有更多更多更多既得利益者,能重视性别的问题,让更多人培养性别意识,进而可以促进性别意识生态圈的发展。杀童案的背后,除了那些眼泪,除了那些对死刑的讨论,我在意我们可不可以去关心那些母亲的需要跟选择?

性侵案件的背后,除了法律的设计,我在意什么时候哪些受暴的女人女孩不要再觉得是自己的错?女性职场发展瓶颈的问题,我在意我们有没有办法给更多女孩们不同的角色楷模(role model)和真实启发。还有太多太多问题,还没被处理,还没被发现,还没被重视,还有太多太多问题,都让我内心疼痛不已,在意不已。

如果你在意民主,其实,你绝对会在意性别,而且你应该在意性别。

性别的问题,跟民主很像。民主是每个公民透过参与来实践对于国家社会的想像与期待;而性别,则是每个人透过与其他个体、文化符号(语言、影像、媒体媒介)、社会环境的各种面对与交易(encounter & transact )而实践。每个人都在透过各种对话,反应和暗示社会的权力结构想像。民主是在意“每个人”政治参与的“同质性”;性别,则是把“每个人”的“多元性”、“异质性”强调出来。(推荐阅读:

一个求同,一个存异。但也唯有求同存异,才能让我们的社会更接近我们所渴望的——稳定、平等而且自由。我们唯有先理解差异在哪里,才有可能设计出能保证同质性机会的系统制度,才有可能创造出自由平等的环境。

“真正的自由,是无所畏惧。”—— 翁山苏姬

五年前,创办女人迷,是因为因为看到太多人不自由,让我内心深处感到疼痛。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带给社会更多元的声音,我们希望能带来各种不同角度的思辨,女人迷希望能够带来的是 —— 自由。真正的自由,是不需要害怕,不需要害怕成为自己,不需要为了成为自己而抱歉。(延伸阅读:

我衷心希望,我们可以鼓励更多女人找寻自己的志业,更多妈妈无缝接轨的重回职场,更多妈妈可以当个自信的专职母亲而不觉得胆怯,更多女人不用担心升迁和薪水涨幅是否机会均等,更多女人不再被性暴力威胁,更多女人不用害怕说出被性暴力对待而能揪出更多恶行,更多女人可以坦荡荡的面试,不需害怕回答自己是否有结婚或生育计画而影响求职的结果,更多女人不需要担心自己三十五岁前还是单身,更多女人不需要面对“没人要”或“是你太挑”或“女生不需要这么优秀”的话语结构。更多女人和男人,可以面对自己的想望,而且能无所畏惧的成为自己的想望。(推荐阅读:

真正的自由,是无所畏惧。我期待,我们可以活在一个让母亲父亲不再畏惧,男孩女孩不再逃避的世界里。我们创办女人迷,是因为我们内心疼痛不已,我们想要解决那些无以名状而且巨大的问题。

我渴望你也感受到那些疼痛,让我们一起改变这个世界吧。(写写性别观察问卷:给自己五分钟,我们可以活在更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