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周六,共和党在四州举行初选。在已有的民调结果中,川普全部领先,可能继超级星期二后再次取得大胜。恐惧,让人们选择跟着川普走。跟着唐家婕的脚步来到川普竞选现场,狂热、焦虑、愤怒的现场,川普让我们看见什么样的美国?(同场加映:

摘要:从印第安那州开了12个小时卡车,只为了看川普一面的老矿工;带着抗议标语打断演讲,被川普逐出场外的大学社团;超出“采访栅栏”拍照,遭特勤人员锁喉、撂倒在地的摄影记者…在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领跑者川普的造势现场,发回的报导。


当川普念出 CNN“超级星期二”的共和党内初选最新民调领先,现场支持者疯狂欢呼(唐家婕/摄))

“川粉”——他们把川普推上前台

65岁的吉米背着吉他,悠悠唱起了乡村老歌《I Am a Man of Constant Sorrow》(我是个悲伤不变的男人)。歌词讲的是一个历尽沧桑、看破世俗的故事,“没有朋友可以依靠…我注定四处流浪,或许我会客死他乡。”

2月29日,为了看川普一面,吉米从印第安那州开了12个小时卡车,来到南弗吉尼亚州、以保守派着称的瑞德福大学。他说自己在不景气的矿业工作,有很多朋友这几年过得很惨,“夫妻俩人都失去工作,小孩在挨饿,奥巴马、希拉蕊都救不了我们。”

“川普是唯一可以帮忙我们的人,他不需要钱,而且他只说真话,不管这些话伤害了你、我,但至少他说实话。”听到是来自中国的媒体,吉米指着换上的红色衬衫与黑西装,站在的自己白色货车前,要记者拍张好照片,“中国会不会有适合我的工作?”

穿梭在川普的造势场合,会发现像吉米这样带着乡音、蓝领阶级、对中国与俄罗斯充满冷战时期想像的战后婴儿潮,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川普支持群体。

他们对川普充满狂热的理由近乎相同:强硬、坦白、说真话、自己出资选举、打败“邪恶”女人希拉蕊的唯一人选;他们焦虑的原因也几乎一致:工作被非法移民抢走、美国不再是世界老大、联邦政府的手越伸越长。(同场加映:


67岁的吉米佛格从印地安那州开了12小时的车来到南维吉尼亚州,只为了见到川普一面。(唐家婕/摄)

“人们很愤怒,受够了奥巴马的垃圾”65岁的泰勒自己做了支持川普的T恤,上面印着“开除那些智障”。他在现场叫卖,一件10美元,“你看,我多了新的工作,改变正在发生。”

泰勒带着牛仔帽,有着南方大叔的温暖笑容,他问候着来来往往的支持者,热心地指引方向。但谈到在墨西哥边境筑长城的计画,泰勒的用词瞬间变得理直气壮,“当然要盖!我们还要消灭那些人(非法移民),把他们的尸体送回去。” 他对来往的人们说着生动的故事,大意是克林顿卸任时,如何用卡车从白宫偷走了一堆昂贵的家俱,这样的政客如何不能令人信赖。(同场思考:

2001年克林顿离开白宫时,确实带走包括如沙发、电视等部分家俱及外宾赠品,总价值约30万美元。经媒体披露后、克林顿夫妇虽以“一切依法行事”做回应,并同意归还部分家俱及礼品。这件事成为共和党人抨击对手“腐败”的最佳利器。“这种偷东西的人(克林顿夫妇)该坐牢,怎么能选总统?”泰勒说。


65岁的泰勒自己印制了支持川普、“开除智障们”的T恤,一件十美元,在现场叫卖。(唐家婕/摄)

地产大亨、亿万富豪川普自从去年6月宣布参选以来,争议言行不断,但在共和党内民调却是不断攀升,从7月底取得领先的位置后,一直没有如政治评论家、学者所预估的“神话破灭”,还在今年3月刚落幕的“超级星期二”,拿下重要的胜利。

《华盛顿邮报》在去年12月底的民调就发现,川普的支持者以没上过大学、年收入5万美元以下的白人男性为最大宗。

在川普的造势现场,发现男女比例悬殊虽然不大,但受访的女性对川普的争议言论态度较为保留,也较难找到愿意称自己是川普“忠心支持者”的女性。

美国国家广播公司分析川普支持者的特性发现,超过九成渴望美国有个强大的领导者、87%支持美国暂时禁止穆斯林入境(全美民调为47%)、55%相信非法移民应该被驱逐(全美民调为27%)、超过五成认为美国此刻最关心的议题应该是工作、经济与恐怖份子。

“与其说我支援川普全部的言论,不如说我更反对民主党” 22岁的盖吉跟大学兄弟会的成员一起来到现场,他说大选已经进入“终极淘汰赛”,“我的目标就是不要让希拉蕊、桑德斯当总统。”

“为什么要1%的富人交税,去养那些不工作的穷人?” 盖吉的说法得到兄弟们的认同。

"TRUMP TRUMP TRUMP TRUMP TRUMP…."吼叫声响起,雄厚而低沈,像狼群相互示警的低鸣。


22岁的盖吉跟兄弟会的成员一起来支持川普,“与其说我支持他的言论,不如说我更反对民主党”(唐家婕/摄)


盖吉他自己做了“盖城墙,川普2016”的标语,在支持群众里高举着。(唐家婕/摄)

反对者——“我们的到来都是因为恐惧”


23岁的凯特琳做了标语在川普的造势场边抗议,她写着“拒绝川普,捍卫美国梦比筑墙更重要” 唐家婕/摄

听着上千位川普支持者的吼叫,23岁的凯特琳在一旁举着标语,眉头深锁。“川普对移民、对妇女、对穆斯林、对难民的言论,是带着很多恨、种族歧视在里头的。”她对新浪国际说,“他的一言一行都让我担心,他分裂了让美国伟大的包容精神、人群开始撕裂、针锋相对。”

“我相信他们(川普支持者)都被误导了。”凯特琳说。

“是恐惧,有很多很多的恐惧,让人们跟着川普走。”一旁,26岁的大学助理教授布莱恩突然插话,“川普反复地跟群众说,政府要夺走你的枪、移民要夺你的工作、外国要夺美国的国家尊严,LGBT 要让社会不正常……,这些说法能很能引起对现状不满的美国人共鸣,但却是酝酿仇恨的温床。”(推荐阅读:


布莱恩与太太听着川普的演讲,一边摇头,“那些话是酝酿仇恨的温床”。(唐家婕/摄)


体育馆内只能容纳3000人,进不了场的群众,在场外盯着转播萤幕(唐家婕/摄)

在川普的选举活动现场,也不乏这样布莱恩这样“隐性的”反对者。这群人的特征是身上没有抗议标语,但也绝对不会贴上“让美国伟大”、“支持拥枪”、“川普2016”的贴纸。而且当支持群众在欢呼,这群人隐身在人群里,默默地摇头。

“我来现场是想看看,川普到底有什么吸引力?支持他这些激进言论的美国人到底是谁?”布莱恩感叹,他们的到来也是因为恐惧,恐惧这个他不再熟悉的国家。

奎尼匹克大学的民调发现,尽管川普在共和党内的声势一马当先,但当受访对象为全数美国人时,对川普当选总统有五成的人表示“羞愧”,仅23%表示“光荣”。

川普——享受混乱的批评者


(Andrew Harnik/ AP) 瑞德福大学体育馆里的舞台上,系着淡粉色领带的川普,噘着薄薄的嘴唇俯视着。

“谁没有工作?举手让我看看。”川普问群众。 “喔天啊,这么多手,我看到的是这么多被荒废的才华。”他接着说,“我们要这样做,把工作从墨西哥、中国抢回来。我当上总统,苹果的商品不会再是中国制造,我保证是美国制造。”

“我们还要盖一道大高墙、又大又高的墙、要盖得很漂亮,让墨西哥自己出钱。”

川普的演讲基本就是把所有人都骂了一轮,骂非法移民、恐怖份子、批希拉蕊是个不该被允许参选的人、再以人身攻击的言语批评党内对手鲁比欧是“很会流汗的小马可”、骂奥巴马医改是悲剧、骂80%的媒体都是烂的….。

川普有几个惯用的词语不断重复:大、好、巨大、超级大、烂、恶心、垃圾…,他骂得越低俗,反应越热烈;用语越简单,观众越陷入一片狂热的欢呼。


(Roanoke Time)

但在演讲进行约20分钟后,场内的不同角落,开始出现示威者的叫吼声。一个突然拿出墨西哥国旗的大学女孩,高喊保护移民;另一边三四十位以黑人为主的年轻人,接着喊着:“Black lif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前排也有两位中年白人女子,对川普喊着“不要脸”;媒体区里,《时代杂志》的记者为了拍摄示威者而超越界线,被特勤人员锁喉撂倒在地,引起被管控的记者们一阵同声愤慨。

场内场外都是骚动,演讲因此中断了十几分钟。

“麻烦,麻烦,全都是麻烦,”川普摇头,“把他们赶出去!”这句话他连说了好多次,包含一次用麦克风呛了示威者,“你是墨西哥来的吗?”

状况排除、示威者全赶出场后,川普微笑着对群众说,“我的选举场子真好玩,你们说对不对?”


抗议者爬上体育馆场的顶楼,与支持者相互叫嚣(唐家婕/摄)

群众再一次带来“TRUMP TRUMP TRUMP TRUMP”的吼声,社交网站上翻云覆雨的川普讨论串再一次展开,即时新闻推播着又一场骚乱中进行的川普集会。 媒体区里,随团老记者静静望着,这种混乱从他随团以来场场可见,只有“抗议规模越来越大、情况越难越失控。”

“小心了,这就是川普选上以后,美国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