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民进党立委余宛如提出改善亲职环境提案遭酸,与 Selina 与老公阿忠划下结婚句点之后,他人的人生我们无从置喙,我们终究无法全盘明白他们的故事,但我们依然可以藉机想想自己的人生。我们期待着哪一天,女人无需为了渴望成为的样子抱歉;我们期待着哪一天,选择能够真正的更自由开阔。(同场加映:【性别你来说】你认为,目前台湾与亚洲的亲职环境够友善了吗?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可以不一样的那一个。”她说,抿抿嘴唇。

“婆媳问题、家庭分工、小孩子的学费、结婚后激情的消退、房价一直涨还有还不完的贷款等等,这些我都明白,以为只要有足够的沟通、那新的挑战,两个人一起努力,这些困难就可以克服。但真正走到今天,才发现再坚强,我们也只是沧海一粟。当一个女人选择进入家庭,等同于选择一种无限的牺牲。”她接着说,在场其他的女人,投以一种同理的眼神。

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吗?

 

我跟阿中决定要离婚了婚姻是需要两个人的努力我们坦诚面对彼此也坦诚面对自己我们都做得不够我没有扮演好一个贤妻的角色婚后的我依旧享受我的工作专注于我的事业也因此我忽略了经营婚姻与维持一个家需要相对的时间与付出我成...

Posted by 任家萱 Selina on Friday, 4 March 2016

 

不论是带孩子上立法院上班,还是 Selina 与阿中在镁光灯下的婚姻画下句点,我们都不得不去面对一个重要的问题:“什么是我们对婚姻的想像?”

有一次到护校演讲,我问大家说,如果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么为什么还要选择进入婚姻里?我记得有一次一个女孩举手说:“老师你很笨耶,虽然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如果不结婚的话,你连坟墓都没有!”然后全场哄堂大笑。

不过,年少的他们大概不知道,女人嫁过去之后,是不可以葬在自己家里的;他们大概也不知道,逢年过节虽然祭拜的是先生家里面的祖先,可是张罗饭菜的却是自己;他们更不会知道,一个女人要进入另外一个家庭,需要花多少的心力去调适。

换句话说,与其用“坟墓”两个字来概括婚后生活,不如去思考,当激情褪去之后,我们要面对的是什么?角色的转换、亲职与工作的平衡、上老下小的抚养⋯⋯虽然还没入土,但其实也累到吃土。(同场加映:

童话期待的破灭

在一次与熟龄女子们聚会的场合中,我又重新谈到了婚姻与坟墓这个问题。 “等到真正走进来,才发现‘靠!真的是坟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朋友 Lisa 说。

“唉,算了吧,结婚这么多年,我的棺材都已经买好了!”另一个朋友 Jean 搭腔。

“或许,应该这么说。身为一个女人,过了三十岁以后,你似乎只有有限的两种选择:进入家庭,或者维持单身,然后逢年过节就要忍受家人朋友奇怪的眼光。”Lisa 回应。(推荐阅读:

“其实结婚之后过年回家也没有比较好,第一年回去如果没有孩子,长辈还会客气地问你什么时候准备要生?第二年如果还没有,就会发现你妈在包包里面放了一包药,说她朋友的女儿吃这个很有效⋯⋯,生小孩明明是两个人的事,但生不出来的时候并不会怪男人的老二,而会怪你的肚子。”Grace 接着说,“而且生孩子还不够,重点是要生男的!”

从小反覆看着迪士尼卡通,睡前听过王子公主故事的妳,尽管经过许多年现实与情场的打击,心里还是相信自己的这段感情,跟别人的有所不同。

三个台湾婚姻的真相

但有些时候,我们真正该接受的是,自己的婚姻和别人恐怕没有太大的不同——下面是几个研究上发现,华人婚姻典型的现象:

1.结婚之后婚姻满意度会直线下滑,没小孩的时候是最快乐的时候,有了第一个孩子开始陷入地狱,可是当这个孩子进入青少年阶段,你就会发现先前的根本不算什么⋯⋯而当这个恶魔长大离家、甚至组新的家庭时,你却又开始会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人类真是一种矛盾的动物啊!

2.婚姻满意度不好的夫妻,通常孩子教养的状况也会很差,这是传说中的“溢出效应 Spillover Effect”。不过我们的婚姻有个更特别的地方,至少有一群人虽然夫妻相处还不错,但在教养小孩子方面有很大的冲突。

3.结婚之后,先生比预期做更少的家事,太太比预期做更多的家事。几乎所有的研究的发现,不论是教养小孩、家务的分担,妻子永远是家里面“难以逃离”的角色。关系不好的夫妻,丈夫会作比较少的家事、也比较少管教孩子——可是妻子还是要继续做这些事情。(同场加映:

女人的辛苦在于,不论是否选择进入家庭,都得去面对社会对你的期待。可是,在两性平权的今天,我们有没有可能给予婚姻与家庭,一个不同的想像?

可不可以选择不要结婚?可不可以选择结婚之后,不要有小孩?可不可以选择一个,不是以异性恋主流价值观组成的家庭?可不可以在这些选择之后,还可以有喘息的空间,而不是背负种种的压力与长辈的碎念?(同场加映:

给婚姻一点宽容的空间


图片来源:Selina 粉丝专页

面对 Selina 与阿中的选择,我们不是当事人,自然没有资格去评断他们的决定是好是坏。但如果回到自己身上,当我们愿意给婚姻一些宽容的空间,并不代表那些痛苦、压力与调整不需要出现,而是我们也终于有机会,去看到一些珍贵的东西。

就像我的朋友 Mandy,长年以来来为婆媳关系所苦,婆婆管教孩子的方式和她差异实在太大了,尤其妯娌之间又会互相酸来酸去,几次他都快被逼到忧郁复发的边缘。

可是前几天,她的小儿子生日,许了三个愿望:“第一个,我想要阿婆(奶奶)的手受伤可以赶快好;第二个,我想要妈妈可以不要这么辛苦工作跟做家事;第三个,我想要阿婆和妈妈都可以快乐。”结果他还没吹蜡烛,就弄得在场的两个女人都感动得哭了。

据说从那天之后,婆婆对 Mandy 客气了许多,Mandy 也才发现,在儿子心里面,她们两个都是很重要的人。

或许婚姻还有很多说不出的苦,或许女性在婚姻里面往往要承担更多预期以外的辛酸,但有时候,这些苦里面,也藏着一些研究上面测量不出来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