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ina 与阿中离婚,何以为自己“不够贤妻”致歉?这个道歉,背后隐藏了无数个女人肩上扛的重量——身在当代你要自主、要有自己的事业,还要兼顾家庭赋予你的功能期待。为什么身在家庭与身在职场老是两个对立面?身为女人,我们有没有空间,活得更理所当然。(推荐阅读:

夜晚看到 Selina 与阿中离婚的新闻,令人惊讶的是 Selina 的致歉:“我没有扮演好一个贤妻的角色,婚后的我,依旧享受我的工作,专注于我的事业,也因此我忽略了经营婚姻与维持一个家,需要相对的时间与付出,我成为了一个妻子,但是却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贤妻。”


(图片来源:Selina 粉丝专页

Selina 坦言自己热爱工作甚于爱情,在传统婚嫁价值里,这种不能依附着家庭活的女人,社会喊她们“不称职妻子”。

一个称职的妻子,不能太热爱工作,要相夫教子。相对近期新科立委余宛如带孩子进议会,一个称职的“女立委”,则要适时切割家庭。

很奇怪的是,民众对男性政治人物的想像是“先持家”才能“治国平天下”,所以我们观看竞选广告时,不难发现男性政治人物会搂着老婆现身。然而人们对女性的想像不然,女性一旦在政治领域出现“恋爱、婚姻”相关新闻,就会被视为“不专业”,遑论带着小孩上议会,更是有违职场伦理。(同场加映:(同场加映:))

无论是 Selina 对自己未尽妻职的道歉,还是前日洪慈庸携伴出游被媒体猎捕,或者余宛如上班带小孩,归结一个问题:社会既要女人的专业形象,又要女人的三从四德,可是这两者可以相提并论吗?

从“贤妻”来看,这本是为“孩子”与“丈夫”而生的字。古人有云,聪慧贤淑的女人自然能培育品学兼优的小孩,也能塑造清正廉明的丈夫。在女性能力逐渐被认同的当代,追求自我实践同时还得承担“家庭真可爱”的多数责任,显得为难。也让人怀疑,女人为什么总要依附婚姻缴械自主权?(推荐阅读:

除了面向家庭的责难,另一是社会恐惧已婚女性“不够给力”。

女人迷在去年的职场大调查中收集了739份问卷,填答显示69% 的女性认为目前在职场上相较于男性遇到较多的问题,42%的单身女性面临生活与工作不平衡的困扰,41%的已婚人曾遇到升迁加薪困难。进一步统计未婚女性薪资平均较已婚者高出1成。显示有些雇主认为已婚者需要投入家庭的时间较多,在工作方面的付出会不如单身者。

看来职场女性要面临的不仅是“母职”的责备,还有社会对“已婚女性”的刻板想像。女人被迫择一:你要嘛是个职场好手,要嘛就做个贤妻。

我真心希望,不要再有人因为要成为一个贤妻,将就自己;女人也无需为了前进职场,抛弃家庭。我真心希望,有一天我们都无须为渴望成为的样子道歉,无须为人生的志业道歉,无须为身为女人道歉。

Selina 离婚了,谁都不必心碎幻想这是一场真爱的破灭。“离婚”两个字,可以有其他生命意义,它是一次的挫折与伤痛;它可能成为一种标签和情感负债;它承认了相爱不是唯一解答;它说明永远很容易沦为爱的修辞。同时,它也说着成长的历练;它谈论爱情除了婚姻还有其他答案;它推翻婚姻教条规训女人服从的意义。

真心祝福 Selina 为彼此做了一个最善良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