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你觉得人生充满压力,似乎总是为了别人的期待,决定自己的人生方向,你很想打破这样的循环,却又心里觉得害怕,怎么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海苔熊援引荣格心理学,谈人格面具,在众多人格面具之下,真的有所谓的“真正的自己”吗?(同场加映:14 部更了解心理治疗与谘商的电影片单

“这个世界充满裂缝。我们自小便活在上一代的‘期盼’底下,大人们定下游戏规则,希望小孩乖乖的一直遵从。努力读书,努力工作,建立家庭,生儿育女,赚钱养家,平平安安地渡过一生。你可以有梦想,就是成为医生、律师或生意人。能赚钱,就是成功;甘心平庸,就是贡献。也许你不认同,但他们说:‘这都是为了你好。’他们也曾活在梦中,只是以为你发着同样的梦他们渴求繁华和安定,却忽略贫穷的悲鸣他们深爱着金钱与权力,你却更在乎自由和公义。裂缝一直都在,它要吞噬年轻人的梦。少年呀,明明知道这不是你所追求,跑吧,不要让人生充满遗憾。终有一天,人生的规则会被你改变。”——鸡蛋蒸肉饼(GDJB)。《逃亡吧,少年呀!》。

前几天收到 Her 这个新品牌音乐宣传的试听带,文宣里面的这段话,打动了我心里面的一些什么。如果我们一直戴着面具过生活、如果我们一直活在别人的期待、如果人生的意义是由别人所决定,那么自己究竟还可以做些什么?

心里的四种面具:真的存在一个“原本的你”吗?

“这不像你呀,你平常不是这样子的!”

“你把我吓坏了,怎么变成这样?”

你是否有听过朋友跟你说过类似的话?当那个平时幽默开朗、总是逗大家笑得花枝乱颤的你突然暴怒、忧郁、陷入情绪漩涡、不想讲话、或者做出跟以往不一样的行为的时候,是不是有些朋友就会用这些话来标签你?而且在很多时候,你自己也吓到了,因为那的确不像是“原本的你”。

可是,真的存在一个“原本的你”吗?从荣格心理学的角度来看,人格面具其实是一种自己也认同的假面具。一般来说,有几种常见的人格面具(其实有很多种,这里只列举几种):

1.制服或角色的面具

医生、护士、邮差、警察、消防员、公司的职员、学校的老师、打扫的清洁人员等等,我们每天的学习或工作都有一个特定的角色,而在这个角色里面,我们也会被期待表现出特定的行为。即使回到家之后,丈夫、妻子、父母、小孩,也都有“该有的样子”。这些“自己必须有的样子”或是“别人希望我有的样子”,都是人格面具的一部分。

2.家庭期待的面具

有些人,一直无法变成那个“很有成就的自己”,就把孩子当成他们的“延长”,认为出人头地是他们该有的样子。也有些人,一直把自己看成父母的延长,一路唯唯诺诺的跟随着父母的期望读书到出社会,才发现这根本不是自己要的[1]。

还有些人,一辈子都在逃亡,不想要被框在父母口中的的“某种样子”里面,他们以为逃跑就是一种独立,最后才发现根本没有自己“真正想变成的模样”,只是“为了对抗而对抗”。

有一天他们会发现,口中那个“恨不得赶快消失的人”,其实同时也是自己很爱的人,也终于发现,否认的背面不是恨,而是爱。

3.成人的面具

我们常常会说一个人长不大、会说他不是跟男人,只是个男孩、会说一个人不够成熟、想事情不够周全,其实就是心里面拥有一个“成人应该有的样子”的面具。为了要和大家一起生活,通常我们都可以发展出这样的面具,但我们也可以看到某些人,不想负起责任、想要无忧无虑的过日子、这种人在荣格心理学里面称为“永恒少年”或是“彼得潘症候群”[2]。

不过,有些人之所以可以一直“长不大”,表示他总是有办法找到照顾他的人。换句话说,如果你总是爱上不负责任的“男孩”,你该思考的不是为什么自己总是遇到软烂男,而是自己是否母爱多到满出来,让这些男孩可以在你身旁存活下来。(同场加映:


图片取自About Her[Alomar1] 专辑

4. 心里面的女孩

或许你早就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面都住着一个女孩,一个想被呵护、关爱、好好捧在心里面的一个女孩。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真正住在我们心里的并不是女孩,而是“Her”。有些时候,我们需要走到很远的路,再回头看看自己,这样的一个转身,才可以看见内在的那个“Her”。

对于男人来说,这个 Her 是他心里面母亲的印象(anima);对于女人来说,这个 Her 可能代表内心的一个小勇敢,一个对于理性、温和、尊重和公平的期待(animus)*。

而那些还没有办法看见或面对内心另外一个部分的自己的人,无法接纳心中那份温柔或坚强的自己的人,可能会携带着“是个男人就该要有男子气概”或是“女人绝对不可以被男人支配”的顽固面具,不论是对自己或感情,都少了一点宽容。可能会在不同段的关系当中反覆摆荡,或者跟一个人在一起,但总是觉得有点不公平,因为对方和自己想像中“应该”的样子并不一样[3]。

可是,真的有一个“应该”的样子吗?

成为自己的小小花国国王

“我们必须徒手描绘,静物的阴影。”——王榆钧 ,《白描》。

指出这些原型或面具,并不是要我们把它摘下来,而是要我们留一些时间,和自己说说话。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块不愿意接触的自己,就像是静物的阴影,当我们愿意停下来好好的描绘它,或许它并没有想像中那么可怕。

“地球上的人们 每天每天 有一点不太快乐 
等待谁出现 
南瓜马车玻璃鞋 你还在等吗 童话的情节 
每个人都是公主 现实的世界 每个人也是国王 ”——23号半,《小小花国国王》

有一天你会发现,那些你想像中的幸福并不是靠某一个人出现来圆满的。那些你所等待的童话情节,可能永远只存在你的想像里面。那些你的恐惧和期待,其实都是你自身的一体两面。你也会发现,快乐可以是自找的。因为不论世界如何变迁,不论其他人的期待如何更迭,你是唯一可以统治“自己”这个国度的人。(同场加映:

为了自己,快乐地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