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开始,女人迷以遍地开花的方式深植性别议题,除了线上的性别观察栏目之外,线下我们也开展两场系列讲座。分别为作者施舜翔开设的性别理论与文化研究的十二堂课,以及周芷萱黄星桦携手发起的性别读书会,细谈台湾大脉络之下的性别与独立议题。讲堂与读书会,我们选择阅读,选择聆听,是为了可以走得更远。(因应场地租借情况,5/8 与 5/22 休息两次,6/5 再次见面!)

“在女性主义和台独看似发生了一些碰撞,但其实也不是什么真的冲突之下,我们打算开始做性别X台独读书会这件事情。女性主义和国族主义作为外来的理论,纵使多年来本土学者努力本土化,但对运动者而言,有些时候还是感到现况和理论需要接合。所以我们选择读书,那是为了在运动的路上走得更远。”——发起人周芷萱

“我从小就是一个不太适应“男生”这个性别角色的人,我曾为此感到旁徨和孤单,是女性主义救了我,它让我知道有小鸡鸡的人不是非得要活成某一种“阳刚”样子。于是从高中开始,我便尝试用女性主义的角度反思世界上的所有问题。台独的思路中,也有许多这种“事情不是非得这样”的强烈动能。例如华语文学并不必然代表政权意义上的“中国”;而台湾历史也不必然要视为中国史的一个组成部分。我是带着这样的眼光认识台独的。最近芷萱动念要发起“性别X台独”读书会,我便不揣浅陋地参与了读书会的构想,考量到我们彼此的关怀和限制,最终生出了这个‘台湾脉络下的性别与独立’读书会。”——发起人黄星桦

性别与政治议题相互关联,用性别观点再看台湾的历史与政治脉络,透过双周一次读书会的形式,邀请我们广泛地读,邀请我们跨越同温层地沟通,导读人汇聚不同看法与意见,让理论陪伴我们去走更长远的路。每周议题与书单请见下方。

3/13 读书会前情提要:女性主义

要从性别的观点阅读台湾脉络,必须要有女性主义的基本知识。女性主义理论当然无法完全解释台湾近代以来的女性经验,各个时代性别压迫的样貌也不可能相同,但观看任何一段历史,我们都需要一套思考工具,否则不过是资料的堆积。《性别打结》尝试从社会结构的角度,提供了一个思考“父权体制”的工具。

阅读:亚伦.强森,《性别打结》(2008),成令方等译。群学。

3/27 读书会前情提要:国族/民族主义

要从民族/国族的观点阅读台湾脉络,也不能没有民族主义的基本知识。

阅读:班纳迪克.安德森,《想像的共同体》(2010),吴睿人译。时报。

4/10 女性主义和国族/民族主义的紧张关系

民族/族裔抵抗运动有时会采用“强调族裔本源”或“彰显男子气概”的方式来抵抗政治霸权,但这个想像却与传统的性别分工和刻板印象合流,因此造成反抗运动和女性主义之间的紧张。

另一个女性主义和国族/民族主义可能冲突的地方是,部分女性主义流派认为性别宰制是比族群宰制更根本、更深层的压迫来源,因此迫切处理的议题,应该是作为“全球现象”的资本主义兴起与现代性的介入,对弱势性别所造成的压迫,而非民族主义运动。

阅读:

吉见俊哉,〈占领军“美国”〉,《亲美与反美:战后日本的政治无意识》(2013),邱振瑞译。群学。

鲁丝.史瓦兹.柯望,〈家庭中的工业革命〉,杨佳羚译,收录于《科技渴望性别》(2004)。群学。

张敬珏,〈女战士对抗太平洋中国佬:华裔美国批评家非得选择女性主义或英雄主义吗? 〉,《中外文学》21卷9期(1993年2月),张琼慧译。 

恩格斯,〈家庭、私有财产和国家的起源〉,收录于《女性主义经典》(1999)。女书。

4/24 从性别观点看台湾脉络

本书从日治战争期一路谈到战后中华民国接管。女人在台湾社会的巨大历史变动中,如何被动员、被牺牲、被利用。也顺道由不同的角度看这段台湾史。

阅读:竹中信子,《日治台湾生活史:日本女人在台湾(昭和篇下)》(2009),熊凯弟译。时报。

5/8 从国族观点看台湾脉络

从日治时代一路讲到战后台湾的语言和文学问题,谈论民族文学、语言和历史的建构问题。应可以帮助我们对台湾的文学和语言主体发展脉络有深刻的了解。


阅读:萧阿勤,《重构台湾:当代民族主义的文化政治》(2012)。联经。

5/22 性别与国族交织的台湾历史

民主转型的过程中,二二八事件成为了重塑台湾历史记忆的重要叙事。然而女性却往往在这段叙事当中缺席,或是被发配到边缘的位置。如何可能让女性的叙事重新加入?(同场加映:


阅读:陈香君,《纪念之外》(2014),周灵芝、项幼榕译。典藏。

6/5 性别/独立运动者的多重难题

虽然整个研究是针对美国的黑人民权运动,但是里面谈到了运动者的多重难题。有女性主义意识的参与者如何面对族群运动中的性别问题?可以藉此反思台湾的现象。(同场推荐:


阅读:道格.麦亚当,《自由之夏》(2011),黄克先译。群学。

6/19 本土运动者的奋斗过程(讲座)

(内容与讲者准备中)

7/3 女性主义和独立运动是否可能合作?

萨依德的《东方主义》是揭露文化帝国主义的经典之作。但甘乃迪指出,萨依德在批判帝国主义对他者的“消音”时,却彻底忽略了女性的声音。究竟女性主义和民族抵抗运动是否可能在“抵抗霸权”这个意义上合作呢?

阅读:瓦勒瑞.甘乃迪,《认识萨依德:一个批判的导论》(2003),邱彦彬译。麦田。

Herr, Ranjoo Seodu,〈“国族的女性主义”可能吗?〉 Hypatia 18: 3 (Autumn, 2003). 135-160.

海蒂.哈特曼,〈马克思主义和女性主义不快乐的婚姻:导向更进步的结合〉,范情译,收录于《女性主义经典》(1999)。女书。

【以性别观点体察生活!邀你加入读书会】

用性别思维重读政治,若有意愿参与读书会,请填写此表单,成员将会另行个别通知,每双周的星期日晚上女人迷乐园,六点到九点,不见不散。发起人已用信件通知读书会成员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