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西班牙巴赛隆纳,他和他的公寓,交织亲密的生活,珍惜彼此的不同。作者于巴赛隆纳的短居漫游,让他深刻保有了温厚回忆。

Cover story  Stay Inn

撰文.摄影=陈小曼

毕业于建筑设计系,与夥伴创立食物摄影工作室 Sparko Studio 与八角寓所,出版《Nutty Project》 ;2015 年到米兰攻读食物设计硕士,现短居于巴塞隆纳。


图说:在家中,Iñigo 在窗前工作,Oriol 就在阳台捻花浇水。

2015年底,结束了在米兰的硕士课程以后,同学们各自开始了下一阶段的旅程――实习。我幸运地获得了很景仰的设计师青睐,便计画前往巴塞隆纳。在去年以前,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与拉丁语系产生连结;在义大利半年多,渐渐习惯了那如歌般的抑扬顿挫,接着又得到了这张通往未知的门票,前往一个文字语言不通且一个熟人也没有的地方,带着有点不真实、有点忐忑的心情,从维基百科开始搜寻古往今来的蛛丝马迹。(同场加映:

这一年在欧洲的旅行我多半预定独立的公寓,走访柏林、威尼斯、哥本哈根、伦敦、巴黎等等,习惯了自己晃荡在城市之中,自己采买煮食,自己度过安静的时光。唯独这次我突然心想,不仅是第一次造访西班牙,也将要待上起码数个月的时光,不如看看有没有适合的分租公寓吧,完全不谙西文的我,若要求救也有一扇门,生活上有个照料。

奇迹似的,在离工作室走路三分钟的地方,找到了一个评价极高、价格却实惠的公寓,去信询问长租的可能性,时值“很好赚”的圣诞假期,居然非常顺利地得到应允,带着不可思议的心情,就这么展开了一段旅程。

如何定义“好”呢?这间公寓,绝对不是我待过最“有型”的,或最“高级”的,但于我无疑是最好的。

屋主 Iñigo & Oriol,也成了我在巴塞隆纳最亲的朋友。

Iñigo是建筑师,工作室就在家中。Oriol 的工作是PR(公关),上礼拜才跟神级足球员梅西出席公关活动。听起来住处应该有华丽的排场,实则朴实舒适。既没有一张20万的椅子、也看不到堆积成山的名牌纸袋,家中角落放着的是 Iñigo 在市集挑回来的年轻艺术家作品,拿来听音乐的不是华丽的蓝芽B&O音响,而是已经超过10岁的 CD 音响,“Cozy(舒服)”――可能是最适切的形容词。

Iñigo & Oriol 是在一起12 年的伴侣,每天他们各自工作,中午 Oriol 会回家与 Iñigo一起午餐,彼此聆听烦恼,偶尔拌嘴,有时傍晚一起散步,假日计画旅行;Oriol 喜欢跳舞,Iñigo 则享受阅读。

他们个性如此不同,我问 Iñigo,你最喜欢 Oriol 什么呢?他浅浅地笑说,“有时候早上醒来,看到 Oriol 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放着玛丹娜的 CD 在客厅跳舞,那个时刻,永远都让我很开心。就因为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人,所以我很欣赏那样的他,也会希望他一直都是如此开心地跳舞。”(推荐阅读:

我与他们时常一起下厨吃饭,他们会问我“今天过得好吗?”认真的看着我,听我开心地说,或者崩溃地咒骂,再默默帮我倒一杯啤酒,甚至塞一颗巧克力给我。偶尔我们一起上街走走,假日去市集买很棒的面包或果酱;告诉我各种西班牙的食物知识。

更多时候我们就窝在客厅各个角落做着自己的事,Iñigo 让我随意翻阅他那成套的建筑书籍,告诉我在城市中哪些不是热门景点,但一定要去的地方,坐在那里一下,感受那个空间的灵性。(也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