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韩反对党的国会议员为抗议政府提出的“反恐”法案,接力发动冗长发言战术,从 2/23 日到 2/29 日下午,时数超过115小时,创新世界纪录。让我们问自己一个问题:“究竟是人民的个人隐私、还是政府保护人民的行动优先?”〈反恐法〉将带来保护,还是新的伤害?(同场加映:

这阵子在台湾的我们,迎来二二八事件第六十九周年,许多民间或政府的纪念性活动中,纷纷向当年牺牲的烈士致意,哀悼失去并提醒现在的人们,万万别重蹈历史的覆辙。(相关阅读:228,你记得那些消失在历史里的人吗?

而在不远的南韩,有一群国会议员轮流在空无一人的议院中进行“冗长演讲”。他们的目的很简单:防止过半数的新世界党,也是目前总统朴槿惠所属的执政党,通过〈反恐法〉。

什么是〈反恐法〉?

〈反恐法〉,也有的媒体翻译为〈恐怖主义防治法〉,在2001年的911事件后首度在南韩被提出,但没有正式被通过。去年二月,该届国会中,新世界党国会议员李秉锡等提议制定“为保护国民和公共安全的反恐法”等七项反恐相关法案,除此之外尚无其他进展。而去年年末的巴黎恐攻事件,使得这个法案再度搬回台面、列入国会议程。总统朴槿惠表示,这个法案的目的在保护南韩人民不受恐怖活动威胁。(同场加映:

该法案将使韩国情报机构获得监控私人通讯的权力,某些行动甚至不需要法院搜捕令,包括取得威胁国家安全嫌疑者的电话通联纪录。

反对党所进行的“冗长演讲”

尽管总统大力支持,反对〈反恐法〉的国会议员们仍认为,这个法案将使国家情报院获得监视国民的生活的权力、危害南韩的民主。

为了阻止新世界党强行通过〈反恐法〉,反对党共同民主党及正义党的党员自2月23日起,开始轮流上台发言,在国会上展开南韩近五十年来首次出现的“冗长演讲”。(也许你会想看:故事:为了抗议政府侵害人权,南韩国会议员连续演讲10小时18分钟,这是她的结论

“冗长演讲”(filibuster,又称“冗长辩论”、“冗长发言”、香港称为“拉布”),狭义指议会中居于劣势的一小部分议员为了达到特定的政治目的,在取得发言权后以马拉松式演说,达到瘫痪议事、阻挠投票,逼使人数占优势的一方做出让步的议事策略。

个人权益与集体权益的权衡

这起事件和前阵子苹果公司总裁库克(Timothy Donald Cook)拒绝协助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解锁加州恐攻案枪手法鲁克(Syed Rizwan Farook)的 iphone 手机事件,尽管并不相似,却提出一个相同的问题:“究竟是人民的个人隐私、还是政府保护人民的行动优先?”

纵观历史,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给出答案。就像台湾曾发生二二八,人类史上不乏以为人民服务为名、行迫害之实的政府。但若加上其他的因素,譬如加州恐攻案的十四条人命、世界各地陆续传出令人心慌的恐怖攻击事件,便会让人不禁开始思考是否该重新拿捏两者的比例。

此刻,我们不妨回想一下,民主国家中,政府为何存在?

简单来说,政府是一块土地上生存的人们为了共同需要而组成的机构,以类似契约的方式保障人民的自然权利:这份契约便是所谓的民主,一个为了保障由个体权益所产生的集体权益,而立下的约定。

由此可见,政府的工作即为服务作为个体的人民,而非抽象的、代表集体权益的国家。

以我个人的浅见,〈反恐法〉带来的风险也许更胜于其所声称的保障:它可能使极权政权回归。乍听之下也许有些夸张,但细想便会发觉,当一个政权能掌控国民资料时,谁能保证它不会将其作为政治上的筹码、做出有利该政权但侵害他者的行动?为了防范可能发生的恐怖攻击而拿整个国家的人民自由作为筹码,岂不是本末倒置了。(同场加映:

当政权发展至极权会发生什么事,不用以历史,南韩的人民仅仅朝朝鲜半岛的北半边望去,便能略知一二。人们的自然权利不应以任何理由受到伤害,这不但是民主国家宪法所应彰显的价值,更该由为民所托的政府、议会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