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布莉拉森以《不存在的房间》荣获第88藉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后,让我们更进一步看进电影所谈的“房间”,那个房间,是父权以暴力囚禁女人的场域,也是我们为自己伤痛设下的牢。汪绮谈《不存在的房间》,温柔拆解裘依与杰克的伤。(贴心提醒以下有雷,建议先存下连结,看完电影后再阅读唷!)(推荐你看:) 

这是一部荣获最佳改编剧本奖我觉得当之无愧的电影。我个人最喜欢的画面就是前半一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房间里,妈妈和 Jack 一起生活、一起对着外头的外星人大叫、一起做运动、一起做蛋壳蛇,因为房间那么小,有些镜头甚至困窘的无法拍到什么全景,那种被压迫的绝望感只要看到妈妈的那种压抑的表情便可以理解。而杰克童贞又充满不可思议的诗意的内心独白,却让一部明明是被强奸、被囚禁长达七年的黑暗之旅,硬生生变成像是一部成长的疗伤电影。

其实无所谓在任何地方、来自于谁的基因,被充满爱意和呵护而长大的孩子总是会长成他该长成的样子。由 Jacob Trambley 所饰演的 Jack 简直是从天堂不小心跌倒掉下来扶持年少母亲的天使,虽然他的天真有一部分来自于无知,Jack 不能理解世界的广阔,因此对重燃想要出去欲望的母亲大吼:“我才不相信妳的臭世界!我恨你!”

想来看到这里大家都可以感觉到妈妈那种痛楚和绝望,但是最后仍然为了母亲一试,这里真的要和 Jacob Trambley 致敬,他演技已经不是自然,而是充满灵魂。我和一起去看的编剧朋友在电影结束都在讨论他们是不是把小孩真丢进那个房间里养个五年之类的(当然不可能也不可以!),我后来想想,如果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没有年龄限制的话,Leonardo DiCaprio 可能又会⋯⋯。(同场加映:恭喜李奥纳多拿下第一座奥斯卡最佳男主角!


(呃,当然就算没有Jacob Trambley,皮卡丘也可能还是会...)

在 Jack 挣脱了包覆自己的地毯、趴在卡车里第一次看向天空的那个瞬间,就像我想起我第一次看到万花筒里的世界,那么震撼、惊叹又不知所措。

我特别喜欢 Jack 对于老尼克的评价细节,他说妈妈是真的,电视里的人是假的,老尼克...也许是一半一半。这个不知道从房间的角落冒出来的男人,对于 Jack 来说到底算是魔术师、创世神,因为这种暧昧在 Jack 偷走出衣橱而被老尼克发现立刻转变为危险,但在那之前的暧昧却是刺激的、让知情的观众担心他的安危的,但这里的细节就跟老鼠一样,也让 Jack 有机会相信外面的世界是存在的。

接着两人终于从被囚禁的七年里逃了出来,但房间虽然不再不存在。但却一直存在在两人心里,妈妈的父亲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女儿惨遭强奸囚禁还为此生子,怪罪母亲教导自己要帮助别人害自己去救老尼克那不存在的狗、而惨遭绑架,翻开高中的回忆录,曾经的朋友平安长大自己却失去了七年的青春。

接受采访时被尖锐的询问为何不将 Jack 在幼儿时期让老尼克带去医院、而是将孩子留在自己身边(这里强烈谴责这种行为,任何人都无权对他人的苦难置啄,特别是他已经是既定事实了)。发现自己就算不在其他人、甚至父母也过得很好,以至于说出伤害母亲的话。

否定自己孩子的爸爸老尼克,最后终于支撑不住试图自杀,身为母亲的妈妈因为现实不符合自己预期而崩溃,但适应力良好的 Jack 却慢慢丰满了羽翼长大起来。这时候被保护的人逐渐从 Jack 变成了妈妈,从妈妈的坏牙变成了 Jack 的头发,当 Jack 对帮他剪头发的外婆说出“外婆?”“嗯?”“我爱你”的时候我真的哭得不能自己,那就是 Jack 将情感连结除了妈妈以外,也连结到另一个人身上的时刻。(推荐阅读:

而这就是我们人类之所以可以一次又一次撑过许多难关的原因,不是吗?

还有另一个我对于这部片子的对白映像很深的地方是,在妈妈回来以后,两个人坐在床上,妈妈说自己不是一个好妈妈,Jack 想了想说是啊,但是你就是妈妈啊。

有些人因为 Jack 逃脱的如此轻易、帮助他的女警如此机智而感到不那么喜欢,但我必须说,小说和电影毕竟是两回事情,导演必须要取舍自己想要呈现的重点是什么。对我来说,这部电影的重点在于妈妈和 Jack 他们如何从伤害里走出来,而且该惊悚的地方我觉得也够惊悚了。

主观来说,我还是很喜欢这样的处理的。另外这部电影也稍微能嗅出一点女权的味道来,老尼克作为男性强暴囚禁者的自私和变态。一个值班女警立刻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而另一个男警则对此极为迟钝、甚至做出荒腔走板的判断。原本和母亲外婆离婚、相对外婆男朋友、更为强势父权的外公无法认同 Jack,以及一直温柔陪伴外婆、对于 Jack 也充满体谅知心的外婆男友。当然还有就是 Jack 本身也是拥有一头像是女孩、并且他说这是他的力量来源的棕色长发。

最后的结尾,两个人一起走到曾经囚禁母亲、对于 Jack 却是总是有着妈妈陪伴的房间,Jack 对于除了天窗以外完全不像自己生活过的那个地方突然说出了“没有关门房间就不算是房间了。”妈妈不知所措的说:“你希望关上吗?”Jack 又说:“不,不用了。”他摸过每样还在那里的东西道别:“妈妈,跟房间说再见。”

妈妈就站在门口,嘴里无声地说出“Bye,Room。”也点出了自己将会从精神上离开这个囚禁他七年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