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玛华森在 2014 #HeForShe 演讲中问道:“如果不是我,那会是谁?如果不是现在,那会是什么时候?”以性别洞察世界,不会是唯一选择,但必须是其一途径。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第一篇,我们由艾玛华森谈起。写在#HeForShe 后、女权阅读俱乐部,艾玛华森更进一步深入与各女性主义学者交流对话。(推荐你看:

Emma Watson 成立女权阅读俱乐部后,宣布息影一年。她声称这一年将花更多时间进修自己、专研女性主义阅读。2月24日她在伦敦艾曼纽中心访问女性主义作者 Gloria Steinem(葛洛利雅.史坦能),Gloria Steinem 的着作《My Life on the Road 》也同为 Emma Watson 女权阅读俱乐部的第一个阅读文本

两位皆为性别平权领域举足轻重的发声人,在访谈过程中,两人一度聊到《哈利波特》中的妙丽角色。Emma Watson 说以“妙丽”成名让她在“自我认同”挣扎许久:“我曾花很长的时间尝试让自己不像妙丽,现在我接受这件事,我就是像妙丽啊,无需否认。”

日前 Emma Watson 与《Feminism is for Everybody》作者 Bell Hooks 对谈时也分享她与妙丽曾经的矛盾:“大家很喜欢拿我跟妙丽比较,觉得我们两个很像,但我以前不这么认为,常常会在心里觉得我一点都不像妙丽,我喜欢时尚、我比较酷⋯⋯等等。但后来发现确实我和她有很多共通点,所以就放弃挣扎了。”

Emma Watson 日前在《Porter》专访中说自己已从少女妙丽角色,蜕变出来的“最真实的自我”。Emma Watson 不等于妙丽,但妙丽曾经是她活着的一部分。(推荐阅读:

Emma Watson 接着讨论对“自我认同”的转变。她曾经讨厌自己的粗眉,说道流行文化塑造女人“该有的样子”让人非常不安。

Gloria Steinem 回应:“女人的身体是容器而非装饰品,我们该庆祝身体有不同的样态、大小、形状,我们身上的疤痕、皱痕与缺陷都是美丽的,它让我们可以是谁。我希望每个女人今晚回家可以照镜子,对着镜子说大喊:天啊,真他妈的好极了!”

女人的身体是容器,乘载孕育了浩瀚力量。

Gloria Steinem 一席话,开辟了女人的望向自己的视野。今年 81 岁的 Gloria Steinem,几乎通过了所有第二波女性主义的战斗。在法律还不允许悔婚、堕胎时,她都做过了一遍。至今,她还在跟体制战斗。

Gloria Steinem 与 Emma Watson ,一个引领60年代后期和70年代早期妇女解放运动,一个带领男人一同走入这场平权运动。不论流派,开启共同对话,这天,我们看见了女性主义携手点亮的光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