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用 500 字写缱绻的单身心事。《奶酪陷阱》是一个不那么典型的爱情故事,学长刘正戴着与人为善的面具,非常腹黑;女主角洪雪不是误闯迷途的小绵羊,她试图用力理解刘正,不只期待爱情里美好的模样。我们终于在偶像剧里看见爱不只是一见钟情,爱是什么,爱是我用尽气力,即便疼痛,依然愿意去理解你。(同场加映:

好友 B 向我推荐韩剧《奶酪陷阱》,说里头男主角刘正学长非常腹黑眼神阴森小动作频频,女主角洪雪非典型不傻呼呼不只想等着被拯救,在第一集,女主角就看穿了学长的假面具。

他们的恋爱是从逃避彼此开始的,他们的暧昧隔着小心的距离,最后发现彼此其实相似,在不停的猜忌怀疑争吵以后,依然决定用力的去理解对方。

即便那看起来多麽痛,多麽困难,多麽不可思议。

当学长自言自语说,我并不奇怪啊那时候,我忽然了解爱的悲凉,理解从来不应该是这么轻易的事,但我们却轻而易举地把“理解”想像成“爱”的必带。彷佛我爱你,我一定能够无条件的全盘接受你,不费力气的理解你。

爱没有这么伟大,理解要用岁月来换,要用耐心来等,要用疼痛来拿,理解,只有爱从来不够。

爱从来不理所当然,爱不是无条件包容,我一直以来都这么相信,更多时候,爱包裹着名为“我是为你好”的尖锐的刺。在爱情社会化的过程,我们学会假装,只因为担心对方无法接受自己丑恶的一面。

如果,我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好人呢?如果我并不随时都善良;如果我并不是你原先想像的那样,那我还值得你去爱吗?这是我从来不敢问的问题。

洪雪眼见刘正复仇,但她不再想逃,她试着拥抱愤怒未平的他,说让我懂你,你不要再隐藏自己,我们不要再假扮爱情里的标准答案,别人不愿意看见你的不堪,我愿意。

去看见你不愿意看见的,去倾听你不愿意倾听的,那才是理解的开始。

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用力成为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