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替你盘点 Herstory!撕下标签经常代表着疼痛的过程,但即便疼痛,我们仍应保有随时对现况,对世界提问的自由。自主抛弃家,抛弃女演员的身份想像,米丝莉纳选择流浪,活成现代的波西米亚。她说“有一种自由永远无法被夺走,那就是不断对世界提问的自由”。(同场加映:胜力女子生存手札,做个随时将生活抛弃的女人

 


 (图片来源:The sun daily

 

“有一种自由永远无法被夺走,那就是不断对世界提问的自由”——米丝莉纳(社会运动家、女权主义者、以及马来西亚政府认证的人民公敌)​

 

 

 

米丝莉纳(Mislina Mustaffa)曾经是马来西亚得过奖的女演员,拍过不少电影。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其实有点难把她的过去和现在的她联想在一起。现在的米丝莉纳顶着一头嬉皮风格的长辫子,肤色在野外的洗炼下变得黝黑,她随性地坐在地板上,亲切地和每个人打招呼,好似随时准备好把自己的情感和故事交付给我们这群陌生人。

米丝莉纳已经在外流浪三年,大多数的夜晚,她都在海边那个自己搭的帐篷里度过,她称自己是“选择性的无家可归 choose to be homeless”。为什么选择这样的生活?一切可以从她还是女星的那段日子说起。当时的米丝莉纳有自己的事业,也有自己的房子,但她每天回到家以后并不觉得快乐,在那8年当中,工作压力与房贷使她觉得自己成了房子的奴隶,快要不能呼吸。

米丝莉纳开始问自己:“工作是在贩卖你的时间,而时间就是你的生命,你觉得你的生命值多少钱?”“听说女人有80%的时间都在做家务,如果我没有家,那80%的时间我在做什么?”。于是她逃跑了,从别人给她贴上的各种标签里逃跑,从不快乐的生活里逃跑。米丝莉纳几乎把所有积蓄都捐给了慈善机构,头几个月的流浪生活,她都睡在马来西亚独立广场占领行动的现场。(同场加映:

对于社运,米丝莉纳有一套自己的看法:“世界上的意见太多了,我们不需要意见,我们需要行动,我们永远要找到新的方式去质问当权者。我常常觉得这些行动没用,但我知道如果我什么都不做会更没用。”

米丝莉纳在占领独立广场的那段时间也曾被亲戚冷嘲热讽,她回答那位亲戚:“如果你的小孩在未来享受任何现在没有的权利,记住,那是我冒着生命危险为他争取来的。”

“社会行动是一个日渐累积的过程,这些过程都可以启发下一代做出改变,也许现在无法立即改变什么,但是我们必留下足迹,让下一代在改变时有迹可循”米丝莉纳这么相信着。

占领行动结束后,米丝莉纳选了一个自己喜欢的海滩,搭起帐棚,带着四件衣服、一条狗、一台相机与一台笔电,正式展开自己想要的生活,同时也在网路上纪录着自己的改变,希望可以鼓励更多人藉由和她一起体验露宿野外,摆脱标签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人们一旦被贴上标签,就会想尽办法去符合这些形象。例如女人应该这样那样,其实没有一样是真的。”米丝莉纳说道。

在一个61%的人口是伊斯兰教徒的国家,米丝莉纳的存在等于公然挑战政府与宗教的威信。她既不是谁的女儿,也不是谁的妻子,人们似乎很难接受一个女人就只是存在那里。马来西亚政府曾公开在报纸上谴责她,网路上许多人寄过威胁信给她,米丝莉纳这才发现,原来要为别人争取权利与自由,她必须要先牺牲自己的权利与自由。

在露宿海滩的日子里,米丝莉纳曾经被性骚扰,也曾经要天天抱着武器才能入睡。但最令她失望的是这几年来,她尝试用自己的行动让马来西亚女性摆脱婚姻与家庭的束缚,却从来没有一个马来西亚女性来拜访过她。(同场思考:

大多时间,米丝莉纳在吊床上阅读写作,并且招呼各个路过她帐篷外的新朋友。很多背包客会留下来过夜听她分享这个 "Choose to be homeless" 计画,所以米丝莉纳并不孤单。能自己独立在野外完成各种事情,还有认识新朋友就是最令她开心的事情了。

三年多的流浪生活让米丝莉纳认清自己是一个混乱的个体,有各种欲望与脆弱,在自身的各种形象间挣扎。但她并不害怕承认自己的混乱,也不急着定义自己,她认为现在的自己更像是一种无性别的状态,只是灵魂住在女人的身体里。她也知道改变这个社会不是一蹴可几,但她相信开放的社会来自开放的个体,她会继续进行这个计画,鼓励所有人,尤其是女性,面对真实的自己。(推荐阅读:


(照片由 mislina 本人提供)


(照片由 mislina 本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