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部韩剧《奶酪陷阱》引来广大讨论,男主角刘正在看似完美的性格底下,其实埋臧着非常深的亲密焦虑。作者心灵侦探讨论佛洛伊德的“超越快乐”法则与亲密关系议题,不安全型依附、焦虑型依附、逃避型依附,在依恋关系的分析里,寻找你自己恋爱的模样

我试读了一部分许皓宜心理师的新书《如果,爱能不寂寞》,里面谈及了一些关于亲密关系的议题。

书中所提及的概念,让我想到了佛洛伊德在1922年,所发表的《超越快乐原则(Beyond the Pleasure Principle)》一书,在这本书中,佛洛伊德提出了一个有趣的概念,过去的人们曾以为,我们追求的是快乐,但事实上,我们追求的其实是一种,让自己安心的习惯性行为。

佛洛依德观察了一个小孩子,他在母亲离去之后,不断的将一个线轴丢出去,再把线卷回来,直到母亲再次回到他的身边为止;这个孩子必须不断重复这样的行为,才能减低母亲离去时,所带来的分离焦虑。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原来,我们追求的不是快乐,而是一种习惯所带来的安全感?

大家应该多多少少都听过,或是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吧。每次在谈恋爱的时候,总是遇到类似的对象,要嘛就是对方很强势,要嘛就是对方很需要被照顾。总之,就是那种让你每次在结束关系时,都发誓不要再找到类似的对象了,但你总又会和相似的对象在一起。(推荐阅读:

精神分析学派就提出过一个类似的概念:“酗酒父亲的女儿,在长大之后又找到了一个酗酒的老公,为的是希望能够在这段关系中,修复当初未能修复的问题──她想藉由好好地跟一个酗酒的老公相处,来弥补自己当年无法跟酗酒父亲好好相处的遗憾,藉此证明她是能够和酗酒的人共处的。”

在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概念时,其实我是很讶异的,因为这样的概念,很违反我们的直觉,我们不是应该很讨厌那样的互动关系吗?为甚么又会在亲密关系当中,重现这样的关系呢?直到我有了亲身经历之后,我才发现我们不自觉当中重复类似的行为这件事情,是多么的深植于我们脑海中。

我曾经交过一任女友,我们的关系里面充满了不安,每次约会都会吵架,而对方对我的要求很多,也对很多事情嫉妒与吃醋。在这样的关系当中,实在很辛苦。后来,我和这个女生分手了,过了几个月之后,我和另一个女生在一起。在这段关系当中,对方很体贴我也很照顾我,不太会吃醋,也很乐意倾听我的故事;在我很累的时候,她不会要求我一定得陪着她,反而要我早点去休息、在我临时有事情没办法和对方见面时,她不会生气,反而能够体谅我。前一任女友所不能接受的事情,她都能够接受。

可是很奇怪的是,我感受不太到深爱的感觉,尽管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很自在,也觉得很感激她这样子对待我。后来,我开始会挑剔一些她不能给我的事情,例如她的穿着不够体面、她和我约好的事情却不能做到等等。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明明这就是我理想中的相处模式,但是当我得到的时候,反而嫌弃对方没办法给我的部分。

但是当我们有了一两次争执之后,我发现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我在争执过后的修复过程当中,得到了那种深爱的感受。”当时的我并没有多想什么,但是在分手之后,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这就是佛洛伊德所谓的“超越快乐原则”啊!

在过去,我总是不断地被喜欢的人拒绝,拒绝之后我又放不下,于是不断地重复想要接近对方,每次在痛哭之后,能够重新亲近对方,总会得到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受,反而更加迷恋对方;到了那一任一直争吵的女友,我总是在争执过后的和好当中,重新体验了一次那种失而复得的感受;到了对我很好的这任身上,我得不到那种修复后的欣慰了,反而觉得感情当中是不是少了什么,但是在我开始和对方起了争执之后,我反而觉得有一种宽慰的感受,尽管那是那么的椎心刺骨。

我不敢说佛洛伊德说对了一切,但是我觉得“超越快乐原则”,确实精确地点出了一些我所经历的事情。原来,有时候我们理智上知道怎么样是我们想要的,我们的过去,还是会影响我们谈感情的方式啊!

我们系上的林以正教授,在谈论依附理论时,很喜欢用这样的例子描述焦虑型依附:

女: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男:.........(苦恼了很久).......我真的想不到耶
女:其实是我骗你的啦,我只是想知道你会不会乱掰骗我而已。

女:你为什么喜欢我?
男:因为你长得很漂亮呀!
女:所以我老了之后,你就不喜欢我了吗?

如你们所见的,焦虑型依附会不断地用这些试探的方式,来确定这段关系是安全的,就如同依附理论的大师 John Bowlby 所描述的,依附是一套演化所内建在婴儿身上的系统,为的是要确保自己是能够安全地生活在世界上的,这套理论后来被 Shaver 和 Hazan 等人,沿用到了成人恋爱的研究当中:我们期望我们的伴侣,在我们需要时是可得到的(available)、敏感的(sensitive)、支持的(supportive),如此一来,让我们能够应付压力情境、维持自尊、情绪稳定、建立相互满意的关系[2]。

但是,由于焦虑依附者在内心想接近对方的同时,他们又意识到了可能会被对方拒绝[3],因此他们会变得很矛盾,于是焦虑依附者会透过不断测试对方的方式,来确保伴侣是可得到的、对自己需求敏感的、支持自己的。Bowlby 的理论就和佛洛伊德所说的“超越快乐原则”一般,阐释了人们何以不断地透过重复性的行为,来寻找一种安全感,但是这样的行为,有时候反而让我们离快乐越来越远。(同场加映:

那我们有没有可能超越“超越快乐原则”,透过健康的方式,重新找回爱情当中的安全感呢?那么,我们或许可以先想想,不安全型依附的人身上,到底出现了什么事情?焦虑型依附的人,他们认为自己是不够好的,别人是比较好的,所以当他们渴求别人爱自己的同时,又担心被别人拒绝,所以他们会变得很矛盾;逃避型依附的人,则会觉得这个世界是很危险的,别人是不好的,所以他们宁可和他人保持距离,不愿意和他人发展长期的亲密关系。(推荐阅读:

但是,他们对于自己或他人所抱持的负向信念,也让他们难以相信长久的爱情会降临在自己身上,进而不断重复着悲剧的上演,焦虑型依附的人不断在爱情里充满矛盾,不断测试对方终至自己被抛弃,然后验证了自己是不值得被爱的这件事情;逃避型依附的人,则是打从心底不愿意相信别人,不愿意和对方太亲近,于是,即使自己的伴侣对自己释出善意,逃避型依附的人依然认为那只是虚假的,于是逃避型依附的人不断的寻找新对象,但却从来没有真正认定过对方是值得长久交往的;“交往的开始,就是失去的开始”,或许是不安全型依附者最好的写照了吧。

那么,要怎么超越这样的依附型态呢?其实,所有的谘商理论,都会告诉你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我觉察,透过看到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把本来没有意识到的模式带到意识当中,让我们更了解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皓宜老师的书《如果,爱能不寂寞》也是如此,透过一段又一段的故事,让我们从故事当中看到了某一部分的自己,然后领悟到了自己过去都用什么样的模式在谈恋爱,进而有机会修改自己谈恋爱的方式。也许,我们在下一次的互动当中,又不小心陷入了过去的循环模式当中,但是提醒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将有助于我们能够渐渐地不再被过去所习惯的模式带走,也让我们更有机会走向自己想要的爱情。

或许你会觉得我写得好像很简单,但是真正做起来却是很困难的,怎么能够一语带过呢?我也常常会想这个问题,但后来想想,每一个人的情况的不一样,又该如何为每个人量身订做一篇文章呢?心理谘商就得花去好几次谘商的时间,才能渐渐了解当事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很难透过一篇文章,为每位读者量身订做适合的方式了。(同场加映:

不过,我想真正重要的是,在读过了这些文章、这些书籍之后,每一个人体悟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过去没能看到的事情?是不是能够一次又一次的提醒自己,慢慢得让自己不再为过去所束缚呢?

这是一条很漫长的路,但却也是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

当你开始瞭解自己,就是接近幸福,更多分享都在《如果,爱能不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