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七年级生的告白之后,我们对亲爱的五年级生说话,也对自己絮絮叨叨地说。作者简维萱写下“像我这样的八年级生”,看似生活无虞坐享资源的这一代,心理满怀着对于台湾现况的忧虑,如果我们再不用选票支持我们想要的未来,没人能替我们的将来负责。01/16 一起返乡投票吧。

像我这样的八年级生,出生在一个看似比较好的年代。我们有似是而非的民主,我们有接近正常的国家,我们的言论自由随风摇摆,我们有万能市场、指导生活的一切。

我们享有以前人的血浇出的树,比父母的童年拥有更多选择,却也面临到前所未有的困难——我们似乎不是、真的那么在乎我们现有的东西,而任由他人轻易夺走——比如海岸,比如假日,比如一栋老屋,比如对食物的信任,比如语言和历史课本,与被涂白的那些影子。(推荐阅读:“鬼岛”观察笔记:美食着称的台湾,超商里却买不到真牛奶

那些构成“我们之所以为我们”的事物、属于我们的将来,都正随着恶意的浮出而消失。

像我这样的八年级生,见证了民主的存在及其脆弱。政令往财团和资本家倾斜,轻易对有权力者放水;国会没有健全的骨骼,政府如神经肌肉萎缩的巨人,坐拥资源,却毫无方向地盲目行走。

但我们也同时尝试成为改变。我们见证太阳花开的三月,见证群众与宅乡婉的正义,见证网路如何串起更加开放平等的场景,让过去的努力不被白费而成为道路,追求一个更好的、得以一同共生的未来。(同场加映:五个让你发现台湾人比想像中坚强的时刻

而正因为未来的持续逼近,使得我们无论意愿、都需要表态。不去触碰政治的下场,就是被糟糕的人统治。

现在的我们早已看到,糟糕的人把持了一切。有人垄断了言说的权力,媒体倾颓,放送独断的意识形态;有人霸占历史的诠释,让该见光明成为一片空白;而我们自以为是的法治,离独裁没有多远,我们信已为真的民主,也时常为人掺水。

但我并不相信,这就是从前、所耿耿于怀的未来。

像我这样的八年级生,已经禁不起输掉更多的台湾,也再也没有人能像我们自己一样,珍重我们的将来。

如果未来某天,我们将悔不当初——

去投票吧!

我们现在就在这个当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