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伴关系”会不会影响女人谈恋爱。真正痛苦时,与前男友联络或许会更好?听听两性专家邓惠文与心理学家如何分析女人的性爱课题。(推荐你看:我要的不是只有床伴关系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朋友最近「不小心」和前男友上床了,而且感觉还很美好。

“还是应该跟他发生关系就好,不谈情?”
“你甘心从恋人降格成炮友?”我问。

“可是我们发生关系的时候,都会去吃一顿很好的晚餐…然后才会…。”
“这不代表你们不是炮友,顶多只是‘很有交情’…。倘若你可以作到性爱分离,那当然另当别论,可是依照你现在的心理状况,真的适合吗?”

虽然性解放在七○年代时已经得到应有的关注,身为现代女性,我们还可能有其他选择吗?

失恋后创伤

两性专家邓惠文说,从谘商的个案中发现,与前男友发生亲密关系有两种现象:“最常见的是,仍然对对方抱持某种希望,但两人之间有些共识谈不拢,像是结婚或稳定关系等,所以想分手,但在感情上并没有做一个完整的处理。另一种是,与现任的亲密伴侣之间有障碍,于是保持与别人亲密关系的部分,让自己不要完全地投入。无论哪一种情况,都代表着安全感的缺乏,一种是对前男友的,另一种是对现任男友的不安心。”

正因为这样的纠结,所以连身经百战的现代豪放女指标─《欲望城市》莎曼珊都曾说过:“千万别跟前男友上床。”跟前男友发生关系似乎已成为现代女性的禁忌。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结,让人很难纯然以“性爱的愉悦”为藉口带过。

不过,最近美国亚利桑那大学心理研究所 Ashley Mason 博士指出,“如果你长时间无法克服分手的伤痛(六个月以上),那么与前伴侣发生性关系,或许有助于你的心理感受。至少,在关系的满足感─爱情与性中,得到其中一项,更让你的行为与感受一致。不过,这绝对不是长久的治愈之计。”

这项研究也恰好与邓惠文医师的看法相同:“在自己非常脆弱、糟糕的状态下,在旧人处寻求温暖的确是一个方法。但我认为这只是一个过渡期,不宜超过三到六个月,根据经验,半年是极限了。这不是真正的花蜜,拖久只会让你很难往前走。现在的女性都会说要性自主,性本来就不是与伴侣关系绑在一起的,但站在心理医生的立场,真正拥抱这个性念的女性很少。通常是与旧人的亲密关系中,继续维持一些爱情的温度。”(推荐你看:

设定自我标准

其实,分手后性爱百分之百关乎女性心态,倘若能调适到适合的状态,那么单身的你,想追寻自己想要的,又有何不可。

这可不是鼓励你与前男友再度发生性爱,而是仔细评估利与弊:你或许能追寻身体上的愉悦、让失恋的伤痛不会太纠结、保持良好的状态。但也要同时知道,在这段时间里,或许你会错失遇见其他对象的可能性。你要瞭解自己不是为了逃避情感,要能够在失恋之后,接受恋情不再的失落。也像是邓惠文医师所说的:“把自己下沉到比较真实的谷底,明瞭到旧的感情已经不再了,重新成长找到新的花蜜。”

至于适合与前男友发生关系的状态是什么?应该是你真心拥抱性爱(当然是安全性行为),不局限只与前男友发生关系或约会,就算只与他发生关系,也绝对不把这件事情当作复合的筹码(如果你想复合,我们可不建议成为他的床伴);大方拥抱自己的性需求,勇于继续探索性爱的奥妙,不因情感上的空窗,让性爱成为救赎或筹码。(延伸阅读:【床伴日记】害怕失去,尽管从未拥有

这其中也有陷阱,邓惠文医师表示:“现代女性很迷惘,似乎有很多可行性,如果你选择性解放、自由、不被传统绑住,那么,跟无数的前男友发生关系都无所谓。但前提是,你要问自己:‘我真的生活得很好吗?我要的是自由,还是在逃避些什么?’ ”

通常,与前男友发生关系,都是关乎于失恋、或心灵的失落。在这种情况下,你必须知道,当下只是一个过程。你可以自由选择如何度过这段过程,可以把这个阶段当成一场“性爱的长假”,或是一段“旧情未了”的过渡期,但千万千万,别把真感情给赔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