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功夫《叶问3》,不只比拳脚、更比划感情。作者 Google 与我们分享《叶问3》的观后感与人生的况味。看甄子丹与熊黛林演绎隽永而内敛的爱,看拳拳都是人生的深度。(推荐阅读:

从第一集的日本空手道、第二集的西洋拳王,终于这次叶问打得不是外侮,而是为了自强,争一争何为咏春正宗。而这类的武术片,终于从打退外侮、自立自强的民族情节走出来,开始探讨一些武术背后的东西,剧情虽然简单,但以系列电影的角度来说,我认为收尾的很完美。

(以下有雷尽请慎入)

平心而论,论武背后的道之高低,我个人认为王家卫的一代宗师无人能出右,但甄子丹的叶问,却更直白贴近人心。

甄子丹所演出的叶问,应该是开近几年来咏春叶问系列电影的先河,记得当年第一集演出的时候,以精彩的武术动作,简单但有力的剧情,以及一个打十个的经典场面,迅速抓住众人目光。从李小龙开始,打退外侮一直是武术片里面经典的主题,它代表着我们民族意识的提升,“我们不是东亚病夫!”,大概是这一类片想要传达的最重要讯息。

但武功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纷争,就有高低。第二集的叶问演出了武林中的义,洪金宝与甄子丹惺惺相惜,洪拳与咏春的对决,大概是仅次于最后魔王战(?)最精彩的亮点。只是叶问二说武林的力道还是不够,最后还是不免牵扯到打倒洋鬼子的桥段。不同的是,东洋打完,这次打西洋。

只是功夫不是只有打架,重要的是武术背后的东西。叶问三这次试图讲武林背后的情。在身为一个武术宗师之前,叶问还是一个人,有家庭有情感。我很喜欢一代宗师里面的台词,叶问说:“我七岁学拳,四十以前没见过高山。到第一次碰到,发现原来最难越过的,却是生活。”

王家卫谈情,总是隐晦难言,令人遐想翩翩。但叶问三谈情、谈理、谈义,却依旧简单直白。叶问一身正气,言词铿锵,却又铁汉柔情。甄子丹的叶问其实并没有遵照史实,叶问的老婆张永成一生并没有来到香港,而叶问也未曾回过佛山。但熊黛林的角色,从花瓶、到配角,到最后成为这部片的灵魂。撇开情,武功就没有深度。没有爱,人生就不能算是完整。(推荐阅读:相信爱情,相信自己:爱情没有完美,只有完整

在张永成依偎在叶问身旁,说出:“我想再听一次你打木人的声音”,那一幕,叶问打桩的背影,令人鼻酸。

情以外,本集叶问要探讨的另外一个重要的东西,是传承。电影一代宗师里头有说:“习武最怕无师无对手,有师傅,才会知分寸,有对手,才能知高低。”,本集叶问总算遇上真正的对手了,另外一个咏春的高手,张天志。有趣的是,饰演张天志的张晋,其实就是一代宗师里面饰演形意拳的马三。古谚有云:“言必称三,手必成圈”,说得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习武之人必自谦。但马三不懂这个道理,一生成就有限,败于宫二手上。而叶问三当中,马三终于有机会挑战叶问了,一样的桀骜不驯。

张天志与叶问的咏春正宗之争,如同叶问对上另外一个影子,咏春对咏春,其实是在自我论道。叶问电影如同诉说习武的过程,从开始的自立自强,打倒对手。武术本是起源于技击,后来延伸出以武会友,懂分寸而知高低。最后回到面对自身,习武,其实是在证道。

那么说回来,何为正宗?先祖传艺于后世,所求为何?而武有正宗吗?道有正道吗?人从蛮荒而来,饮毛茹血,如同野兽。到某次意外,发现如何用火,人们才开启文明。而人们懂得用火之后,揉绳为芯,始知如何点灯。那么在此之前,世上无灯吗?是人们发明灯吗?

其实灯早就存在,只是人们不知道如何去点。一直到有人摸索出方法,才让灯传于后世。的确,武有正宗,道有正道。但并非人们所想的那样。所谓的正宗与正道,其实是指出如何到达目的的道路,是武术的基本拳理与方法。终点一直在那里,如同灯也是一直存在,路在那里,怎么走,小异而大同。因此武有正宗,但咏春并无,才有各门各派,千变而万化。

只是最终千拳归一路,所为不过传灯,而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