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不知道第几次从这样的房间里醒来,宿醉的头疼却仍然与灰蒙的清晨一起袭击我充满血丝的眼睛,我只能无语等待意识的苏醒。

眼前横着一段起伏的背脊,像山峦一样绵延到视线的尽头。透过床单感受到他的呼吸,突然觉得这个人与我之间隔了千重山般的距离。眼前这具几小时前与我一夜云雨的躯体,在几分钟后就要醒来,走回他的世界。

而我清楚明白,他的世界,我不在里面。这个夜晚终究会褪色成梦境,他也有一天会把我忘记。

在天亮之后

随着时代的改变,女权的提升,女孩们不再于性与爱中扮演被动的角色,她们变得在爱情的萌生与追求里,渐渐能掌握更多,变得更有控制感(MacGregor & Cavallo, 2011; 曾郁纯 & 杨幸真, 2010)。可能有些女孩到夜店寻一段露水姻缘,燃烧寂寞之前,是这么以为的。

以为自己可以坦荡地把性与爱干净地分开,享受肉欲没有负担

以为能够单纯地从汗水与叫声中获得快感,填补那空虚的心扉

以为这是一场公平的交换,各取所需,各尽其职,然后挥手潇洒地离开

可是,研究发现事实并非如此。

Durham University 的 Anne Campbell (2008) 针对3,363位有一夜情经验的参与者进行调查,在一夜激情之后,女人比男人感受到更多负面、不舒服的感觉。

“发现我几乎是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突然会变得很讨厌自己。”

“我到这里来多少是为了忘记过去,忘记那个烂人,忘记所有的不愉快。可是醒来以后,一股沉重的罪恶感却向我涌过来。”

Campbell 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虽然在那一夜之后,彼此都会有正面与负面的感受,可是不论前一夜多么的疯狂与激情,这些女孩在梦醒之后,通常会有一种“被用过”(Used) 的感觉。这样的感觉让她们觉得不再被需要,不再被重视,前一晚所追求的那种安全与浪漫,在这一瞬间就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无止尽的懊悔与难堪,还得担心会不会怀孕、感染性病。(推荐阅读:你没想像过的女人心酸!“我需要避孕药,因为...”

男人则恰恰相反。结束了一晚的缠绵,男人们通常会擦擦嘴巴觉得很满足,觉得对自己更有自信,好像整个人又重新活了起来。

肚子里的小孩是谁的?

为什么会差这么多?为什么同样享受性福,男人总是既得利益者,女人却要独自承受这一夜的代价?演化心理学家会告诉你,这是因为雄性和雌性在性行为基本动机上,就存在很大的不同。

根据亲代投资理论(parental investment theory),男人的目标是为了繁衍更多的子嗣,女人的目标则是找到一个安全的归属,一个能终生依靠的对象(Buss, 1998; Buss & Schmitt, 1993)。

这样的基本动机,塑造了两性在择偶,性交,甚至是忌妒行为上的一些差异:

 男性的精子形成周期很短,而且一泻千里,每秒数十万上下,在乱枪打鸟的情况下,倾向短期、以量取胜的性关系,对于性交的对象也比较不挑剔。这就是为什么征信社总是不乏抓猴的 case,而太太看到狐狸精的时候,有时还会纳闷地问自己:她真的有比我好吗?我家死鬼什么时候眼光变得这么差?(同场加映:在爱里保持专一,需要一些努力

 女性的卵子对来说就显得稀少而珍贵了起来,倾向长期,有承诺感,有未来,以质取胜的关系,于是她们总是会再三比较,和姊妹淘讨论,为的是能找到一个值得的男人。

 女人永远不会怀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但是男性永远没100%把握,她怀得究竟是不是自己的骨肉。这样的不确定感,使得男性对于性的不忠更为嫉妒;相反地,女性需要担心对方是否依然爱自己,因为这份爱是一种指标,一种对方是否还会继续陪伴,支持,扶养自己的指标(Brand, Markey, Mills, & Hodges, 2007; Buss et al., 1999; Rydell, McConnell, & Bringle, 2004)。

 对于男生来说,放弃一颗健康的卵子的损失比起表白失败更为严重,所以一般来说男性总是扮演主动追求的角色。女性则恰恰相反,根据“物以稀为贵原则”(the scarcity principle)主动表白除了让对方觉得妳很“廉价”之外,无形之中你也把为数有限的珍贵卵子轻易奉献出去了。于是,女性比较常扮演等待,挑选,与矜持的角色(Finkel & Eastwick, 2009)。

根据上述几个演化上的理由,我们不难发现,一夜情的本质就是有利于男性而不利于女性,无怪乎一夜后的清晨,女人们的眼泪常常不争气地滑下枕。

真的是这样吗?可是,世界上也存在着一些性欲比较强的人(Lu, 2009),难道对她们来说,醒来之后也得历经一番折磨?

不幸地是这个答案是肯定的。

下一页,女人天生就比较“玩不起”?

从事多年性与爱研究的学者 Townsend 与 Wasserman (2011) 发现,不论是性思想多开放的女孩,还是脱离不了上述四点特色。纵使她们可能有很多的伴侣,但是越多的伴侣并不会让她们变得更“玩得起”,相反地,还会让她们在每个云雨后的早上思索,试探,推敲,对方是否有可能再约,或发展成长期关系。

谁该当踩煞车的人

也因为这样,在男人亿万精虫充脑之时,女性总是得掌握住说“不要”的权利(DeLamater & MacCorquodale, 1979)。正所谓自古红颜多薄命,向来英雄总色情,研究一致地发现男性的性欲是“远”大于女性的(Baumeister, Catanese, & Vohs, 2001; Meston & Buss, 2007),如果不适时地挑选阻止,这段性爱的滥觞终会在睁开眼睛之后成为内心一道浅浅又微微发炎的伤。

看起来,各项研究发现都将矛头指向同一个方向:如果你是男人,那么就尽情纵欲吧!因为男性可以从越多的幸伴侣,越频繁的一夜情中获得纯粹的快感和满足;不过如果妳是女性,纵使你在夜店情场翻滚多年,也应该洁身自爱一点,因为当你的性伴侣增加,罪恶感、负面情绪与自我怀疑也会跟着增加。

--而且,我们的社会,尤其是东方社会,在性方面总是双重标准:能开各种锁的钥匙是万能钥匙,可是能被很多钥匙打开的锁,却是一具烂锁(Fugère, Escoto, Cousins, Riggs, & Haerich, 2008)。(同场加映:我们应该诚实面对“性”

这样不是很不公平吗?

演化的盲点

“其实我才不相信什么亲代投资理论咧!你可以摸着良心想想,如果今天你的女朋友跟你说她怀孕了,你究竟是会兴高采烈地拍手跳舞,再找下一个人拓展你的繁衍圈,还是会一边擦汗一边想:要怎么说服她把孩子拿掉?”某次聚餐,一为身经百战的学长如此说道。

的确,男人们也并非无敌铁金刚,在鱼水欢愉之后,他们要担心的事情可能更多(Tiegs, Perrin, Kaly, & Heesacker, 2007)--担心对方会不会怀孕、自己该不该负责、又是否真的有能力能够负责?

所以,演化论并没有说对全部。

虽然女性在天亮以后,感到更多的懊悔与失落,但是佛罗里达大学的 Tiegs 等人(2007)却发现,男性更容易觉得每一次的性行为都充满着风险与损失:担心因此会破坏与伴侣间的关系、担心会让伴侣发现自己有另外的情人、担心及病会传染到自己身上。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不是说在一夜激情醒来后,男人只会记得昨夜的爽,女人却得默默舔着可能的伤吗?

问题就出在:男人比起女人更常进行不安全的性行为,比较不喜欢做预防措施(傅丽安, 赵运植, & 李思贤, 2008)。台湾一项调查发现,63%的男人有过性经验,在这些人当中,过去保险套使用频率为“每次都用”以及“常常使用”者只有33%,而且,四成的人有一夜情与性交易的经验(李思贤 & 赵运植, 2003)。

于是,男人们只好抱着忐忑的心,迎接每个一夜情深的清晨。

那一夜的开始

民国一百年的最后几个周末,似乎承载着各种超重的堕落与寂寞。

究竟是什么,让旷男怨女们愿意涉这么大的险,承担忐忑与罪恶,贪婪地汲取肉欲上的满足?又是什么,会让你想带走眼前的他或她,以旅馆的钥匙开启一场未知的探索与惊奇?

对于男性来说,主要是承受不住对方美貌的诱惑(Meston & Buss, 2007)、为了那种欢愉的感觉(Hill, 2002; Hill & Preston, 1996)、确认自己的地位、自信与权力(Buss & Schmitt, 1993; Meston & Buss, 2007)、尝试不同的性爱关系等等(Schmitt & Int Sexuality Description, 2003; Schmitt, Shackleford, Duntley, Tooke, & Buss, 2001)。

对于女性来说,主要是感受到被爱与被重视的感觉,对方给予一段深情的承诺(Carroll, Volk, & Hyde, 1985)、也可能是一个吻就决定了一切(Christianson, Johansson, Emmelin, & Westman, 2003)。

当然,还有一种情形是,为了不辜负他所传达的亲昵与体贴、巩固这段关系或维持和谐--尽管她们是被迫,不情愿地解开衣带,但他们相信,或许透过这样的方式,可以让对方对自己的感情延续下去(Impett & Peplau, 2002)。

下一页,那一夜是一时激情,还是一往情深

横在我们之间的身体

去年的最后几天,我收到了一封朋友从多伦多的来信。信笺的封面画了一只遥望远方的麋鹿伫立于参差的白霭松林,那背影好似加拿大北境十二月的雪,同时肩负着时间的沉重与空间的阻陌。

“从我喜欢他的第一天开始,似乎就注定了这场等待不会停止。我像是一朵固执的金线菊,默默地燃烧原先就太过短暂的花龄,希冀能换取多一点,多一点他驻足我身边的时间。直到花龄终于随泪眼变成花零、直到羽化成零散一地的落英,才终于心甘情愿。

谢谢你这些年一直没有放弃我,虽然我总是不听话,哈哈(然后她在这边画一张吐舌头的涂鸦)。新的一年,我想我可以试着、试着重新过只属于我自己的人生。希望还不算太晚。Happy New Year!”

这个为身边的男人奉献身体的她,五年以来,多少个意识模糊的夜晚与清醒过份的清晨,多少次的下定决心,多少次的痛彻心扉,多少回我从地球的这一端用牙签抵着惺忪的睡眼劝她离开,她依然无法放手,让自己困在自茧的牢笼。(推荐阅读:不爱了,就不该再勉强了

我一边赞叹她如简媜般洗练的文字,一边庆幸她终于走出他的魔掌,或者说,走出自己设下的魔障。也或者,是她终于愿意诚实地面对自己的身体,自己的感觉。

阿拉伯文学家纪伯伦曾说:“横在你的睡眠和清醒之间的距离才是最大的距离,横在你的行为和你的欲望之间的空间才是最大的空间”。

我们都曾经历过,在余温褪去大梦初醒的清晨过后,床边的他或她自鼻息地送过来的无声沉默。就着这沉默,我们感受到的可能是一种安全,一种满足,一种罪恶,或是一种担忧。

在褪去衣衫之前,冲昏头的欲望可能阻挡我们去思考,思考在天亮以后,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来迎接我们。可是,我们永远有权利与义务,保护自己的身体,也保护身边所爱的人。

多年前,在布满凝重空气的房间,她紧握着棉被,睁着鞋猫剑客一般的眼睛跟我说的那段话,到现在还记得相当清楚。

“可能对你来说,脱下裤子并不是很难的事,甚至有时候,你连想都来不及想就已经全身脱个精光。可是你可能不知道,一个女人要在一个男人面前一丝不挂地站着,是需要多大的勇气与信任。唯有在她们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以后会好好地善待她,相信今天并不是最后一次的见面,相信自己不会在今夜以后就被丢弃在一边,才愿意解开内衣的绊扣--尽管很多时候,连她们自己也不确定,这样的相信是否合理,又或者只是自己一相情愿的期许。”

即使是在跨越世界末日的这一年,我们可能还是无力跨越睡眠和清醒的距离、行为和欲望的空间。即使我们在天雷勾引地火的那一夜,还没有足够的智慧去分辨,究竟是一时激情,还是一往情深。

即使,我们并不总是能带给所爱的人幸福。

不过,在终于好像又多长了一岁的今天,或许我们可以试着感谢那些曾经如此信任你的人、谢谢她陪你走过的路,虽然随着这一些岁月,他们的影子好像又淡了一些。

而这次留下来的这一些些,远比以前流下的那一些,更为精炼、更为纯粹。

 

 

原来对于爱情,我们都不明白

〉〉你今天想错了吗?爱情里的八个思考短路
〉〉制造爱:历年来关于性与爱的心理学研究
〉〉是谁先说我爱你

〉〉更多的海苔熊【爱情研究室】

 


注解:

[1] 如果对这方面的研究有兴趣,欢迎参阅Journal of Sex Research,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或Sex Roles等期刊。

[2] 感谢几一为历尽铅华的朋友分享篇首的经历,为行文故经些许改写;同时也感谢多伦多的朋友同意将信件内容修改后转摘。

[3] 所有实验数据结果包括性别差异,均仅描述平均值,尚须注意个别差异。

 

参考文献:来源

图片来源:来源

 

 

对这篇文章有什么想法?欢迎留言与我们分享!▼